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翻脸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摘要:人性的弱点莫过于贪婪,当贪婪被聚焦时,人性会被重新拾起,潘大姐就是这样的人,她贪婪的形象被挪到烈火下烘烤…… 当习惯被时间灌醉,懒惰和贪婪就会在狭隘的心里野蛮的疯长。   ——题记      在脱贫攻坚的路上,我本以红心照明月,现实却将明月放沟渠。9月27日,我们工作队来到一户贫困农家,那破烂不堪的木屋让队员的心感到触目惊心。   见我来到她家破屋门前。噗噗!两声轻响,一条木凳子放在了我的面前,一个中年妇女眼泪婆娑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她用衣角认真地檫拭着凳子的面,板凳的面被他搽得铛亮铛亮的,那样子恭恭敬敬,显得非常感人又可怜。那时,我觉得挺对不住她,因为感觉她是一个很善良,很通人情的女人。作为一个驻村工作的干部,看到她家破烂不堪的木屋,那屋中央即将粉粹断裂的格檩,一直不安着。生怕一阵微风吹倒那摇摇欲坠的木屋,因为在脱贫攻坚的路上,保障每一户农家的生命安全、助力贫困农户发展生产就是我们的第一要务。在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首要前提下,群众的利益就是我们工作的中心。所以,她家也正是我们服务的对象。   每当阴雨的天气,我都会为她家捏一把汗。因为她家居住的房子不安全,更因为她可怜。   为了她家的安全,我决定向村委争取,争取给她家新建厨房、厕所等设施,以达到全面小康为首要任务。   她听到我们要为她家解决厨房、厕所问题,她当时心里是一阵阵欣喜若狂,嗖地一下从高高的凳子上跃身跳下来,双手紧紧地拽住我的手,全身倾覆在我的正面,嘴里不停地说道:“谢谢你呀!谢谢你呀!龚同志,谢谢你呀!我们的好同志。党的政策好哇!党的政策真的好哇!”边说还边流出了眼泪。看到她的样子,我也流出了感动的眼泪,但我顿了顿脚,两眼正色地告诉她:“其实,你应该感谢的是不是我,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党和政府,因为党和政府给了我一个太平的社会,给了我们一个和谐发展、包容的空间。你应该感谢我们驻村工作队和我们的魏局长,因为他为你们全家的生命安全一直在奔波劳碌的路上,无论是财力、物力,他都一如既往的支持着你们。还有一直在为你们默默奉献的驻村工作队各位队员,特别是即将退休的老队员宋大孃,她也毫无怨言地一直为你们家忙前忙后。看到你能感恩,这就对我们工作最纯净的回报,我们也因此感到满足。但是,我们言归正传,既然政府已经给你解决了厨房、厕所,并且你家也有别墅一样的安全住房(后来打听到旁边不远的一栋三层楼砖混房子就是他家的),那你家那栋危险的老木屋一定要拆除,这是原则!”   “龚同志,这个嘛,你放心,我们马上会拆除,只要你给我修建厨房和厕所的指标,我们马上,不!我们明天就拆除!这个你一定放一百个心!你放一百个心!我们不会拿她的往事,去怀疑她的本质。”   驻村工作队在魏局长的带领下,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问题,队员们的心情十分激动,没想到一直在村民嘴里描述的那个“三花脸”(方言,像变色龙一样善变的人,不讲信用),居然这么配合工作队,这完全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当时觉得农村工作也太轻松,根本就不像镇村干部所说的那么善变,那么难搞。下午,大家在食堂端起手中的温开水一阵干杯。   正在大家狼吞虎咽般吃得得劲之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热闹的场景,我顺手摸电话一看,来电显示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不由得心惊肉跳,赶紧接。听那声音很熟悉,对方电话一接通就质问我:“呃!呃!我说龚同志!你说你们为什么那么偏心呢?你看邻近的那家张同志都帮忙新修了新房子,还外带厨房、厕所;还有陈同志帮扶的那两家每次都得到500多块,还有院坝完完全全都是政府出钱给硬化的,你们到我家怎么就什么都没有了呢?还有那邻居家帮扶的李老师也每次来都是几百块几百块的拿钱、拿米面油什么的,我家怎么一样都没有得到呢?你们受习总书记的委派,来给我们搞帮扶,给我们解决问题,我家什么政府的优惠政策都没享受过,你们帮扶我的什么?你们简直是在乱搞!我要告你们!”她开始情绪激动了。“我对你们的工作相当不满意,我要告你们!我跟你说哈,这个事情搞不好,我家那破木屋是不会拆的!”她话说完,立马挂掉电话,根本不给我们一丝解释的机会。队员们听到这一通电话,大家才知道碰到了硬茬,连吃饭的心情也被打散了。经过一通商量,老徐建议打电话过去给她解释解释现在人居环境整治的相关政策和帮扶人要履行的职责。商量中,老冯建议还是亲自去她家解释为好。最终,确定由我先打电话向她解释。我随刚刚接通的电话打了过去,只听到电话里的那头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你说这都什么人啦,这是?宋大孃开始压抑不住心里的怒火,开始嚷嚷了。   这回,工作队决定由老冯和老徐带队,魏局就不去了,因为人熟了,她会变得更加得寸进尺的。老冯是即将离休的老干部,性情温和,睿智聪慧,善于打圆场。老徐则不同,他长得高颧骨,鼓圆眼,四方脸,面堂红,声音亮,说话铿锵有调、字正方圆。老徐同样是即将离休的老干部,工作经验丰富,做事干练得劲,说话义正言辞。这也是安排他们带队的主要原因。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我们马不停蹄赶到她家,我叩响了她家的门,但几次叩门都没有回应。我朝门缝里向里面看了又看,发现里面有一双眼睛从门缝一直关注着我们,似乎观察了我们好久。“潘大姐,潘大姐,快点开门,我们是驻村工作队的!”我喊了好久还是不见有开门的迹象,我们准备返回住处,当我们准备离开之时,门突然开了,潘大姐出现在我们眼前。一见到我们,她就说道:“哎呀,不好意思哦!我们刚刚睡着了,听娃儿在喊,才把我喊醒了。”我看了看她的眼睛,和我在门缝了看到的那双眼睛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老徐不喜欢客套,直接就正声厉色地讲到:“小潘同志,今天我们来的主要目的是因为你向我们驻村工作队反映你们邻居都有政府新建房子、厨房和厕所,以及帮扶干部每次都有给予几百元的帮助和拿米、油、面的相关问题。现在我给你宣传一下我们现在人居环境整治的相关政策和帮扶政策。”   “同志!……”潘大姐插话道。“你先听我讲!”老徐加重了语气,老徐继续讲道:“一、有安全住房的农户政府一律不再补助修建新房子;二、有安全厨房、厕所的的农户政府一律不再补助修建;三、鉴于你家没有安全厨房,但是有安全厕所,政府予以补助新建厨房,但不予补助新建厕所,在新建厨房之前必须先搬进安全住房后拆除你家那栋摇摇欲坠的破屋;四、你所反映的帮扶干部没有给予你任何帮助之事,我们也做了公正的调查,帮扶干部的职责是帮助你发展产业,但有些无法劳动的贫困户可以给予钱、粮、油等可以给予物资帮扶。根据你家的情况,你们全家有三个人是完全健康的劳动力,不再作为物资帮扶的考虑范围内。况且,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也就是10月8日帮扶你家的王同志给了你们300元钱;10月26日王同志又给你家200元,还送你们家一桶油;11月3日王同志为你们家规划产业,期间也拿了200元钱给你;11月24日王同志给你家送了茶苗3000棵茶苗,同时给了你家两袋米;12月16日王同志来看你家茶苗的长势情况给了你家公公200元,给了你家女儿100元;还有12月……”   “好了!同志,我错了,我没有说真话……”潘大姐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这样不好!相当不好!你伤透了帮扶干部王同志的心,同时也伤透了我们工作队的心,人家给予你家倾力相助,你却一味的不满足,还恶语相向?人要懂得感恩,要懂得感恩!你知道吗?你这样会带坏你的孩子,带坏周围的邻居,甚至会教坏你以后的孙子,人若是思想坏了,不按正道发展,就只会一辈子,或者说是世代贫困下去!”老冯紧接着这样对潘大姐说道。“你看本来我们还考虑多给你家老爷子一个安全,为你家解决个厕所,但你的做法让我们相当失望。我们只能按政策办事,取消为你家的新建厕所的指标!还有,你家必须马上把破木屋拆掉,不然新建厨房的优惠政策也兑现不了,请你不要一味的拿自己全家的生命安全来要挟政府!这样做你会后悔的。拆,我们明天就拆!潘大姐大声的说道。行!既然你同意明天就拆除破木屋,那我们就完善一个协议,就是明天拆除破木屋,我们兑现新建厕所的承诺。”   刷刷!两下就签了协议,我们一队人马完满收官。   回到住宿处,已经是深夜11点20分,大家在疲倦中准备安然入睡。   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婪的欲望又在熟睡的夜晚被晚风吹醒。我洗漱完毕,躺上僵硬的床铺上,准备美美的享受美梦的伺候,眼睛在迷迷糊糊中迷离着,电话又在不合时宜的场景中喧闹着。在黑夜中我朝铃声响起的地方摸了摸,手机被摔在了地上,潮湿的地板将手机的屏幕粘湿在一起,手触摸到那滑腻滑腻的感觉,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大喊大叫:“龚同志,龚同志!你们今天讲的那些条件我不接受,我绝对不接受!我警告你们:那房子我是不拆的!反正就是不拆,你再喊我拆房子,我要去县里面告你们,我要告你们!”那嚣张的声音倒不像是潘大姐,而是一个粗俗男人的声音。   过分!真过分!我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潘大姐她男人。那肯定是没得说的了。   我定了定神,镇定地说道:“你给我听好,若你自己不做出一点正常人的样子来,人家想拉你一把都不知你的手在哪里。今天我们去你家,你老婆很郑重的对我说的,她肯定地告诉我们,要拆除破木屋的,协议都是签了的,关键是为了你家的全家人的安全,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怎么就这么不讲信用呢?”   “龚同志,你听我说,你们那个协议算个鸟呀,哈哈!你们那个协议,早就被我灭了!灭了!哈哈!你要我配合工作,那好呀!你就得按我的套路来,这是就是交易,这是博弈,懂吗?”我当时听到这个电话我几乎是肺都气炸了!我们是在执行政策,还被他认为是我们在和他们交易?简直是无稽之谈,简直是荒唐至极!   这不属于自己的,又何必拼了命的去索取?我有些不赖烦了地说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现在天也晚了,你们也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们一早再来和你们详谈,你们在家里等候就好!”   我平和了下心情。电话未挂断,我已经睡着了……第二天,我发现我的手机屏幕被摔得粉碎。我的心那痛得,我才新买几天的手机就这样被毁了……   我们工作队召集了帮扶干部王同志、驻村第一书记、村委干部一同入户落实潘大姐的问题。经过大家的努力,最终落实:一是由潘大姐自己组织拆除破木屋;二是由村委给予潘大姐家新建厨房;要求是潘大姐一方拆除破木屋与村委新建厨房同时施工。第三天,两边同时开工,破木屋的屋顶慢慢被拆了一部分,厨房也开始慢慢升起。第五天,厨房完工,破木屋却只拆除一部分。这真是令我们失望…   晚上悄然来临,疲倦的工作队员们渐渐入睡,潘大姐又打电话吵醒了美梦中的我,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那么嚣张,那么凶狠!“龚同志,我跟你说,现在我那木房子不拆了,不拆也不碍着你什么事,你干嘛老盯着我!我又不欠你钱!真是的,简直是不通人情的家伙,死脑筋!老子现在就是不拆,要拆,那就得给我女儿解决个房子!”   我接到她的电话,我一横心,愤怒地回道:“潘大姐,我们考虑到你家的具体困难,我们帮你排忧解难,这理所当然!但是,你最近的表现不光是不思进取,更是贪得无厌!你简直像个翻脸的演员,说一套变一套。你看看你周围,哪家人像你这样出尔反尔,哪个像你这样信口齿黄?你自己说说看,哪个像你?你说!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你们全家的低保金给你发放了,你女儿的残疾人护理保障了,你家的厨房给你新建了,你家的庭院给你硬化了,你家的入户路给你硬化了,你说帮扶你家干部没给你物资帮扶,实际人家给你的物资(含钱、粮油)据我们统计不会低于3000块,你还要怎样?你还要怎样?你还要我们怎么样?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厉声问道。我告诉你,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你的孩子也会在你的教唆下失去朋友的,你儿子也快到娶媳妇的年纪了,如果周围的人听到你这样出尔反尔的性情,谁家女孩会向你们家靠近,你叫他们今后怎么生活?我真是替你家担心。拆!拆!你家的破木屋明天必须拆!现在没有条件可讲,这是对你负责,也是对你家人的安全负责!你女儿的事情,以及你家的其他困难,首先还得你们自己有发展的动力,这才是改变你家贫困的根本。   过了几天,那破木屋终于在摇摇欲坠中被拆得干干净净…      ——以此文致敬脱贫攻坚路上的战友 癫痫患者在饮食上有什么禁忌十堰治癫痫病专科的医院甘肃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佳木斯癫痫病医院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