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锅柴饺子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哲理散文

   每到周末的清晨我都会早早的起床去楼下吃早点。难得休息一天,也很想伸个懒腰再继续睡上一个回笼觉。不过也没法子,谁让我惦记着门口那家安庆早点铺里的煎饺和热豆浆呢。要是去的晚了饺子没了豆浆也凉了,凑合吃点拌面再喝杯温豆浆的话,我的肠胃也就要跟着抗议了。因为是老家人开的店,虽然在异地他乡却还有那么些家乡的味道。这家店我去的次数不算多,老板的儿子倒是认识我。因为我到了店里就会要上六个煎饺两个煎包再强调来一碗热的豆浆。每次去都点同样的东西,没有哪回是少要一个饺子或是多要一个包子的。这样固定吃法的“怪人”怕是独有我一个了吧。所以只要我一出现在门口,往煎饺子的洋铁炉旁一站定,他就会说“老板,六个煎饺两个煎包再加一碗热豆浆是吧。”这时我什么都不用讲了,只是微笑着点点头找个空位坐下,小伙子就会拿个小铁盆给我送上煎饺和煎包,他的媳妇就会给我盛上一大碗加了白糖的热腾腾的豆浆。再弄两个小碟放上咸菜和老陈醋,就这样美美的吃起来。

   我从小爱吃煎饺,在我们那煎饺叫锅柴饺子。同样的洋铁炉里烧的不是煤球而是柴火,但凡是柴火烧出来的食物总比煤或是天然气要好吃得多。所以也就只有山区还保留有烧柴火的传统。锅叫柴锅,鸡叫柴鸡,饺子也自然就叫锅柴饺子了。平底锅里厚厚的一层香油,煎上一锅锅柴饺子,用柴火的旺火来蒸。等饺子熟了,掀开锅盖,老远就闻到香味。锅柴饺子下面的壳煎的焦黄焦黄的,上面的皮蒸的水亮水亮的,里面的肉鲜嫩鲜嫩的,香油还滋滋的冒着泡……乡里人实在,做馅的肉一放就是一小坨,满满的撑的饺子皮都快裂开了,一锅香喷喷的饺子叫人见了就直流口水。

   有时候饺子还没出锅就有不少乡民在那排队了,出锅的时候排在前面的自不用说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排在后面的就只能凭运气看能拿到几个了,没了就只能继续排队等下一锅。要是急着赶路的就只好舔舔嘴巴,想象一下锅柴饺子的美味后匆匆的去坐那辆等候了许久的老乡的三轮车了。乡里人淳朴,也不兴插队,我们那唤插队叫插塞子,要是你这么做了别人瞧你的一个眼神都会受不住,乡里乡亲都认识,谁也不会为了这点吃的小事就坏了规矩败了人品。就连我赶时间先吃一份的理由也不会有人喊。乡里人一年四季谁不是忙忙碌碌的,谁不是天天在赶时间呢。跟头上的天赶时间,跟脚下的地赶时间,跟地里的庄稼赶时间,谁让咱农民是靠时间吃饭的呢。瞧,就这小小的锅柴饺子引出了这么多感慨,还真成了稀罕物呢。

   特别是在茶季的时候,街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街上的铺子和临街的小商贩做着各种各样的买卖,那时候街上大一点的车子是没法通行的,因为商贩们恨不得把摊子支到路中间去,叫他们全占了才好。那时我会从沈桥跟着父亲或母亲去晓天镇上卖茶,也就自然能吃上流了口水且念叨了许久的锅柴饺子了。 我去买饺子从来不用担心买不上,因为大人们去卖茶,我就拿着零钱候在煎饺子的锅灶旁,这锅没等到就等下一锅,反正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等轮到了的时候会用袋子先装上十几个锅柴饺子给大人带上,再拿十几个饺子放到海碗里,把老陈醋浇在饺子上,往碗里拨弄点咸菜,找个角落就这样香喷喷的吃起来。我们那锅柴饺子皮薄肉多,有现在早点摊的两个加起来的分量,而价钱只要两毛一个,比现在的价钱便宜一半还不止。那时嘴馋,一个饺子咬两口就没了。就这么咬上一口,饺子皮、饺子汁连同饺子壳一并到嘴里,再加上老陈醋的味道,别提有多香了。

   除了有要排队的饺子摊位外,也有不要排队的做的地道的煎饺店。那是远在百里之外的岳西县城。在岳西县天堂镇上有一条老街,叫剧团巷,剧团巷北出口有个岳西饭店。岳西饭店是岳西最早的国营饭店,饭店如今破旧了,也没了往日的辉煌。但岳西饭店后门口的煎饺铺却依旧红火。前几年在岳西学驾照的时候每天早上都会上那吃早点。饺子铺很大,里面两间屋子摆了十几张桌子,外面的空地上撑了个棚子,也摆了十几张桌子。煎饺子的锅灶就有七八个,所以只要不是中午到那里就不用担心吃不上锅柴饺子了。

   在这家店里吃锅柴饺子是不喝豆浆的,一般只喝稀饭。一叠的老式大海碗上面尽是些小缺口,说明用的年成不短了,不过碗洗的倒干净。稀饭自己盛,想喝多少喝多少,现在人的胃口这么小,这么大海碗喝上一碗也就够了。也有能喝上两碗的,那时因为店主腌制的水萝卜特别好吃,用青椒白萝卜一起腌制,用大的不锈钢盆子装起来,盛稀饭的时候装上一小碗,再叫上一碟锅柴饺子,边吃饺子边晒太阳,那感觉还真有那么点享受人生的小惬意呢。腌萝卜吃到嘴里嘎嘣脆,还带上点酸味,很是爽口。腌萝卜也是随便吃,吃完了自己再去盛,有了这种小菜,稀饭能喝上一大碗,锅柴饺子自然也就能吃上一大盘了,所说店主还是很会做生意的。县城里还有人从很远的河对岸专程跑到这里来吃早点。我想除了黄橙橙的锅柴饺子的诱惑之外,也有那么一部分是冲着白白脆脆的腌白萝卜而来的吧。

   甭管是舒城的晓天镇还是岳西的天堂镇,要是谁来我的家乡做客,第一个带他去吃的肯定是大别山的锅柴饺子了。

保定市最好的母猪疯医院癫娴董巧娥痊可杭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呢
上一篇:逝去的容颜
下一篇:记我深爱的某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