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轻描】生命如此可爱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中考作文
生命,一息一脉的存在,如此可爱,又如此神秘。   眼睛忽闪忽闪,会笑,会说话,会蹦蹦跳跳,那是幼小的心灵对生命最懵懂的感知。   长大后,加深了对生命的了解。那些花儿树儿、山川水流、星儿月儿,如此妥贴地存在于世界,给予人类最温暖惬意的陪伴,美了你的眼,舒了你的心,暖了你的情。   这些生命,悄然地转过一轮又一轮,繁华又落寞,何尝不是生命流光溢彩的芳华所在?   大千世界,若没有这些生命的生生不息,若不曾用心领略过生命跌宕起伏的痕迹,又怎能感知空气中温暖的流淌和时光注入的内容?   静静凝思,才发现那些无处不在的寂静生命,总容易被人忽略。它们,如此安静,如此隐忍,又如此坚强,演绎着自己的故事,独自缤纷美丽。   它们,不为任何,只为自己的心,安守生命的轨迹。      [山峦]      山,或起伏延绵,或巍峨雄浑,或清朗俊秀。无论怎样千姿百态,放眼望去,总感觉是心旷神怡的好,让人视野开阔、神清目明。   面对眼前的群山,在近乎崇拜的仰望里,对这份肆意磅礴的生长油然而生一种敬畏。这一片山高地阔,从来都无欲无求,无论恰到好处的暖阳,或是横行霸道的风雨,于它们都是大自然的“恩宠”。时光辗转,大山在顺境中积聚和酝酿、在逆境中修炼和蛰伏,于是成就了一番有棱有角的气魄。   时常,面对着座座山峰望而却步。征服它,是每个人的期待,却并非每个人都能付诸行动,力不从心的尴尬只能是高山仰止。   山外的人,知道山里不朽的精彩、久远的故事、广为传说的神话,还有那不为人知的私秘。也许无法亲睹这山里有着怎样的绝代芳华,而当翩翩联想超脱了现实的桎梏,当思绪努力勾勒出一片理想化的境地,整个身心便融入了大山里,与之一同呼吸、一同经历、一同创造。   眼前,是无尽的清新和舒展的诱惑,蠢蠢欲动的心有了跃跃欲试的举动。怀揣忐忑迈进大山的怀抱,好似初生的双眼头一回接触这陌生的世界,满是新奇与兴奋。与其说山是生命大气磅礴的存在,不如说那是无数个细碎而又精彩的生命组合体。   山路,永远都是弯弯。九曲回肠的蜿蜒,坑坑洼洼的崎岖,阻挡不了攀登的脚步。于大山弯弯的心路,只要你用一颗至纯至简的心,去触摸它的存在、感知它的脉搏,便会发现途中千变万化的风景,或繁盛,或枯寂,或温暖,或萧瑟,或热闹,或凄清,生出许多生动和美丽,一切与你同在。   置身山间,嫩绿、翠绿、苍绿各种不同的绿温柔包围,浪漫的枫红在身边翩然若蝶,片片枯黄点缀于茂密的丛林,眉间眼底洒满了芳菲。于这样的情境里,你忘了尘世间所有的烦忧,也不再为斑斓心事而焦灼不安,这片空旷与自由安抚了那些不安的惆怅。原来,人生如此简单。原来,没有什么是不可放下。   欣喜着绿,钟情着枯黄,却酷爱那一抹枫红。当眼前的叶儿飘飘袅袅,总禁不住俯身,温柔地,心疼地,幽怨地,小心翼翼将其捧在掌心。用脉脉温情的视线,穿透她身上纵横交错的脉络,想要明白那片片凌乱的交织里延续着怎样黯然神伤的故事,而岁月留给它的又是怎样不动声色的暗涌?   那一条条一道道,是来路,亦是去路。只是,路途中的欢喜悲忧孰轻孰重,红尘中的繁华落寞可有尽头?小小的叶儿,大大的心思,独自于最深的红尘沉醉又超脱,曾幸福如花,亦曾寂静若禅。   草木有本心。偶有光秃的枝丫坚硬地划过心中的荒凉,有的旁逸斜出,有的刺破天空,有的腐朽地垂默。今日孤单脆弱的它们,也曾有葱绿柔软的时候,也曾有摩肩接踵的时候,也曾依依痴缠,也曾细雨呢喃。当风华谢尽,那一番盛景刻进了岁月的深处,辗转迂回的美丽,温暖了每一个冰冷的时分。   林中星罗棋布的小花,白的,红的,黄的,紫的,抢尽了季节的芳华,让人误以为是繁花锦簇的春夏。那花儿,虽是小小的一朵,却开得五颜六色密密挨挨,遍布于山间,仿若一场华美的盛典。它们,有的开在无人问津的路旁,你不忍采摘,害怕它们的孤单和枯萎;有的开在荆棘满布的山谷,却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清香阵阵扑鼻,开启你沉睡的心扉,让你眸间心底遐想联翩。   当你无比沉浸于这一场生命倾绽的盛宴,百鸟又来唱和,时而栖息,时而高飞,不知疲倦地来回穿梭于清幽的山谷,清脆悦耳的歌唱似是在欢迎大家的到来,又似在呼唤那一份翘首期盼的情缘,倾吐自己多情的心声。   这歌声,轻轻柔柔,婉转诗意,缠绵悱恻,力透心扉。这歌声,穿越时空,迎风而起,涉水而过。这歌声,古远又现代,明丽又忧伤,拨弄着波平如镜的心湖,曾嘎然而止的心弦再次轻轻荡起,那么近,又那么远。   岁月静好,山峦静默。这些毫不起眼的小生命,在自己小小的天地里静默一季又一季,吸取大自然之灵性与精华,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演绎着别有洞天的风景,赋予了大山刚柔并济的美丽,带给人们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石头]      人常说,鸡蛋碰石头。鸡蛋的自不量力足以衬出石头的坚不可摧。   石头,是儿时最好的玩具。小时候,经常与小伙伴们光着脚丫踩在溪边或是河床上,兴致勃勃地找寻那形态各异的“宝贝”,谁捡得最多,谁就得意洋洋地炫耀。而后,将大小均匀的石子凑在一块,玩起了抛石子的游戏。那时候的石子,不再是静若处子般任人摆布,而是动如脱兔般在手掌与空中灵活地玩转,让你目不暇接,心随之起起伏伏。   那时,小小的石子在孩子的眼里无比神奇和诱惑。于是,我们总喜欢与它们亲密接触,不是放在衣服口袋,便装在书包里,或是拽在掌心。有时,一心扑在地板上玩石子,玩得一身狼籍,脸上成了小花猫,手上黑得发亮,衣服失去了本真的颜色,惹父母好一顿打骂,仍爱不释手。更有甚者,有的怕精心挑选的“宝贝”一夜之间被老鼠叼走或是不翼而飞,索性揣在怀里睡觉,这样才睡得酣甜。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这是小时候就耳熟能详的歌曲。那时的我不会欣赏歌曲好听与否,唯这一句“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将我带入一份神秘而不解的思索里。石头会唱歌,它唱给谁听?为何我听不见?甚至会天真把石头贴至耳边,用十二分的专注去聆听,结果仍是不得其解。但在心里却滋长着一种情结:石头绝非我眼中的直观和简单,它们有故事。   只要一有机会走进山里或是田间地头,看到千姿百态高高低低错落分布的石头,埋藏的疑问会情不自禁地被翻出。面对这一翻神秘莫测,用手这里碰碰那里摸摸,眼睛东瞅瞅西看看,想要看出其中的端倪和坚硬背后潜藏的故事,想要听懂它心中飘出的歌声。   《红楼梦》为何又名石头记?曹雪芹的这本书,说的是一块顽石的故事,女娲补天剩下的一块顽石被丢弃在青埂峰下,后来身入红尘历经悲欢离合世态炎凉,一直到顽石归天。而这块顽石正是书中的主人公贾宝玉,他就是通灵宝玉幻化而成。神化般的书写意味深长,足见石头的灵性。   用温热的双手覆于它的身体,夏日的热辣与冬日的冰凉是最真切的感知。感受着它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静默,庄肃的容颜牵引着敬畏的眼神。想象着它经历了数载风雨飘摇的洗礼,风吹,日晒,雨淋,霜打,刻下岁月风华,成就了今日的模样。   曾到过崀山、三清山、武陵源、黄山等名山,裸露的石头有的巍峨高耸,有的柔和秀美,有的陡峭险峻,有的飞檐走壁,让游人惊叹连连,正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绝妙所在,也是岁月最丰厚的馈赠。   独爱,那一抹潮湿和清绿。雨后的石头,透着醉心的柔美与沁凉,干净得不染纤尘,被雨水浸润后的坚硬更加风情和饱满。此时的你,不妨与它来一场亲密接触,将脸贴近它的胸膛,感受着它微凉的体温和激动的心跳,你会感觉前世就是这块石头的化身,这样的遇见穿越了亘古的时空。   石缝中钻出的小片青苔,孤独清冷的存在,却让坚如磐石的心有了柔软的渴望。那绿,有点灰,有些颓败,透着苍老,是极易被世界遗忘的绿。可就是这绿,吸取了大地的精魂,与石头相偎相依相濡以沫,成了阴暗的角落中最温情的风景。这份相守,没有轰轰烈烈,却情真意切。   犹喜欢水中的石头,湿湿滑滑的感觉赋予了它们一份别样的柔情。水中的石头,没有了空气中尘埃的粉饰,没有了干燥的侵蚀,因了水波的微漾与澄澈,呈现出它本真的色彩,散着醉人的光泽。岁月的年轮在它们身上积淀成斑驳的花纹,一圈又一圈晕开层层的美丽,前世、今生、来世,一轮又一轮。   如今,石头更是五花八门。大理石、花岗石、滑石、水晶、玉石……琳琅满目立于华丽的橱窗内,或是被搬进家中营造一份温馨与浪漫,或是将其造成饰品装扮美丽的娇颜。石头,不再是被人弃之荒山野岭无人问津的存在,而是被邀进了千家万户,摇身一变成了人们不可或缺的喜爱。   貌不惊人的石头,给勇敢者以智慧,给勤奋者以收获,给懦弱者以坚强,给善良者以欢乐。   一个个石头,就象一轮又一轮永不落没的太阳,支撑起生命中所有的脆弱。      [土壤]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于艾青深情的书写里,我读到了他对土地的深切眷恋。   土地,这片让世人得以繁衍生息的人间天堂,以海纳百川的胸襟、有容乃大的气魄,承受着尘世间所有的残酷,创造着无尽奔腾的希望。   无论红土地,还是黑土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都是如此热爱和依恋。这片土地,在他们一生默默辛勤的的耕耘里变成了神奇的魔法棒,红的花,绿的叶,黄的果……满眼的诱惑,掀起心中漫天的欣喜。土地上的收获,没有让他们挥霍的可能,却足以让他们有自力更生养家糊口的自信。   我的外公,与土地的那份情结至死都缠绕着他。曾经,舅舅在考大学无果后想要入伍当兵跳出农门,可外公誓死不肯,硬是把去到报名参军现场的舅舅拽了回来,宁愿让舅舅对他生存怨恨,也丝毫不肯让步。后来,我们随父亲农转非,外公也几次三番做工作,说着“靠土地吃饭的日子踏实”之类的话,生怕我们脱离了土地会忍饥挨饿过日子。再后来,每次有事来到我家,也总是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回,从不会留夜,他说不习惯钢筋水泥的城市。   现在想来,与其说外公是在为儿女着想,不如说他是出于对那片土地的热爱,世代务农的他离不了土地温热的气息。   寸土寸金。记忆中,村民们时常为了土地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导致原本和睦的邻里反目成仇。也难怪,这土地上,可以建造他们温暖幸福的家园,可以生长出林林种种的希望,穿衣靠它,吃饭靠它,孩子上学靠它,治病靠它,除了它,再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谁舍得让自己吃亏?谁又能将作为衣食父母的土地大度地割让?   土地需要用心打理。每到春耕时分,家门前的稻田里注满了水,勤劳的乡民便开始扛着犁耙、牵着老黄牛下到沁凉的田地里,艰难地犁过一圈又一圈,田间被勾勒出规则的弧线形,极具艺术感。松完了地,又用耙将地整平,以便于插秧。插秧时节,一株株成了这块田地里最美的精灵,娇滴滴,绿油油,横竖都是齐齐整整,若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风吹过,漫天的柔层层叠叠,荡过眸中一浪又一浪的美丽。   儿时,最记忆犹新爷爷与父亲在地里的忙碌,刨土、播种、施肥、除草、收获,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虽然,他们从不肯要我去做这些,可耳濡目染的我也能了解其中的艰苦。无论烈日炎炎或是大雨淋漓,他们总在土地上忙碌,晴天松土、除草,雨天播种、栽植,充分利用老天的恩宠,耕种着生活的希望。   后来进了城,淡忘了自小与土地建立的情感。只是,每每步入乡间,便能在第一时间感知泥土的气息,清新、温润、咸湿,欲罢不能的久违感,叫人忍不住双眼晶莹,一种失而复得的渴望盖过多年的清寂。掬一捧泥土在手,零落的,稠密的,厚重的,温热的,象极了尘世旧梦的堆砌,古旧,却又陈香。   无疑,我爱这片土地。因了这片土地,我才得以自由自在地行走着、安然无恙地生活着。虽然,面对这片土地,柔弱无骨的我只能两手空空,无能为力地看它生长又凋零。可我知道,自己一直以一颗期许的心,渴望这片土地能永不干涸,永远被生命覆盖,灿烂一季又一季。   这片土地,也有干涸的时候。指尖宽的裂缝,纵横交织的沟壑,透着苍老的气息。此时,迈步在这片土地,会让你感觉到一种无比坚毅的平稳与踏实,大步流星,铿锵有力,从不拖泥带水,也不用担心会失足和沦陷。   土地,以它惯有的沉默渲泄着自己的悲愤,它的汹涌没人看得见,它的不安没人懂得,只是无畏地承受着生命所有的腐烂与新生。      [水流]      人常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我绝非智者,可因为天生的惰性与体力的欠缺,比起徜徉山间,我更乐于畅游水中。   初生婴儿的我,便和所有的孩童一般喜欢在水中浸泡。那份自在悠游的漂浮、微微的动荡、轻柔的拍打、暖暖的包围,会让哭闹中的我在瞬间安分下来,而后玩腻在水中恋恋不舍。 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更正规?郑州癫痫病哪所医院吉林专治儿童癫痫病哈尔滨癫痫医院口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