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天涯】朱颜错系列之 花殇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中考作文
一 背叛      前世,她是白衣胜雪的杜若花妖,修行千年,终得一朝与心爱的人结成百年之好,并育有两个双生女儿,女儿如蝶般翩翩美丽。   “别跑,别跑,你们俩个慢一点跑!”   她着一袭白衣立于百花之间,长发披肩,明眸皓齿。此时正在轻声招呼两个女儿。两个小不点像两只小蝴蝶,一个身穿紫色衣裙,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穿梭在花朵之中,煞是好看。   “你们两个休息一下吧,娘也有点累了,嫣儿,带妹妹下去午睡!”杜喏溪吩咐女儿,这时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孩停下脚步,走过去牵起还欲跑的粉色衣裙女孩的手,然后对她们的娘亲行了个礼。   “娘,那我带妹妹下去休息了,您也休息一会吧。”   杜喏溪冲她们俩个宠溺的笑着:“好,去吧。”   看着两个女儿渐渐走远,杜喏溪嘴角带着轻笑,这两个调皮可爱的小家伙,像两个小花精灵一样。一晃女儿已经五岁,她与天威已经成婚六年有余,一想起夫君,喏溪的脸上又多了一丝甜蜜。   当年还是穷小子的天威,现在已经是天水国数一数二的大英雄,因为与天水国君同姓,加上他功绩突出,国君特加封他为信王,并特赐府邸与财宝予他。如果不是喏溪,就算天威有几百年的修行,怕是现在也做不到这个位置,天水国的国君也让他几分。   一想到这里,杜喏溪不由得转身朝着天威的书房走去,已有几日未见夫君了,也不知他在忙什么。   刚走到门口,守门的侍卫便拦住了杜喏溪的去路:“夫人,王爷有令,没有他的吩咐不允许任何人入内。”   喏溪眉头皱了下:“连我都不可以吗?”   “不好意思,夫人,小人也是奉命行事,请夫人原谅。”侍卫低下头,小声地说。   这时候从天威的书房里隐约传来几声女子的轻笑,听起来既软腻又魅惑,喏溪一听脑袋嗡的一声,这声音听起来这样的耳熟,是珊儿,她怎么会在天威的房里。而且这调笑、打闹的声音明明是爱人之间才应有的。   喏溪一把推开身前的侍卫,推门而入,屋内的笑声戛然而止,坐在天威膝头的红衣女子与天威同时转头看向闯入的喏溪,脸上有一瞬的惊慌,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喏溪走上前去,一扬手,巴掌马上就要落在红衣女子的腮上时,天威的大手却一下子把她的手腕制住。   “杜喏溪,你要做什么,珊儿她现在可是本王的新欢,肚子里还怀着本王的骨肉呢!”天威眸光似箭,射向杜喏溪。   “呵呵,新欢,王爷不是曾经发誓,你的恩爱只许我一人吗?怎么这么几年,就又另有了新欢?”喏溪眸光清冷,语带嘲讽。   “还有你,杜珊儿,你我非亲生姐妹,我却一直拿你当亲妹妹看待,并且还救你一命,你为何要这样报复于我?”喏溪看向红衣女子,眼里有一抹疼痛划过。   未等喏溪反应过来,天威已旋即来到喏溪身边:“杜喏溪,你少废话,今日之事你也看见,我也与你摊牌了,你仗着有千年的修行,嫁给我后,每天像个仙女一样对我不冷不热。我承认之前我对你是有千万种的喜爱,可是我现在是谁,堂堂一个天水国的王爷,每天还要看你的冷脸色吗?喜欢我的女人多的是,你看珊儿多么的善解人意,对本王热情似火。你若识趣,就回去乖乖的做你的王妃去。”   喏溪抬眼望着这个曾经许诺爱她一生的男人,怎么突然间会变成这般模样,是权力嘛,还是欲望,会让一个人变化如此之大。   “我杜喏溪曾经发过誓,绝不会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今日如若你选这个石榴花妖为妻,那么我会带上我的一双女儿,远离此地,如若不然,你就把她赶走,看在一双女儿面上,我还可以考虑留下来。”喏溪痛苦难当,老天竟然与她开这样大的玩笑,在她以为她无比幸福的时候。   “那你想得可是太美了,想走吗”没等喏溪说完,杜珊儿已使出一股妖气,直奔喏溪面门而来,喏溪沉浸在悲伤之中,并未防备。眼睛受到重创,顿时失去知觉,眼前变得漆黑一片。   这时天威也不落后,对着杜喏溪的穴位点去。喏溪在没有防备之下,连受两个最疼最爱之人的袭击,受伤了吗,怕是心里的伤更重一些吧!   她从来没想过,一个亲如姐妹,一个是枕边良人,一朝都变成如此歹毒之人。竟要置她于死地,她死又何妨,可是那一对如花的女儿要怎么办。   千年寒潭边,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拖着一个看似很重的物体,边走边左右张望着。到了岸边,他们把袋口解开,看见杜喏溪躺在里面,不禁相视一笑。   “我以为千年的杜若花妖,是何等的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尔尔。”那红衣女子,妩媚得冲着对面的魁梧男子笑道。   杜喏溪意识清楚却口不能言,谁又知她心中苦楚,为了给天威生育那两个可爱的女儿,她已经耗损了大半的真气,还有什么千年道行。她的付出从来都没有想让她爱的人知道,只希望他能如爱她一般的对她倾心呵护就好,不成想……   天威此时脸上带笑,对杜喏溪完全没有疼惜与情意:“杜喏溪,这么多年,我终于可以不要在你的庇癫痫病的治疗和预防手段有哪些护下生活了,想我天威原就应该是大富大贵之人,修行尚浅又怎样,是神是妖是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扬眉吐气了。”   “王爷,咱们动作快点吧,一会有外人来了就不好了。”杜珊儿撒娇地催促天威。   “好,那么现在,杜喏溪,就让为夫再送你一程。”说着,他与杜珊儿合力把杜喏溪抬到潭边,两个人一用力,杜喏溪就轻飘飘的像一抹空气一样飞向了潭底,杜喏溪从没有想过自己修行千年,却遇人不淑,看不清别人的真实面目,如今落得今天这个结果。   是要被淹死了吗,这冰冷的水,刺的人骨头发疼,死并不觉得遗憾,只是可怜了我那一双漂亮的女儿,喏溪这样想着,如果再给我重生机会,我定要看透人心,不再受奸人残害,嫣儿、媛儿,娘走了,对不起 ,对不起…………      二 重生      天元237年,雪国雪藏山上。   满山遍野白茫茫一片,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在与一只小兔子追逐嬉戏,小兔子似乎知道女孩并不能抓到它一样,跑得慢吞吞的,扭着胖胖的小屁股故意的逗小女孩追 ,眼看要追上的时候,却怎么也抓不到它,总是被它轻易的逃脱。   “小美,你好讨厌,不和你玩了,你竟然耍我。”小女孩嘟起小小的红唇,大大的眼睛里写满失望。   被叫做小美的小兔子晃悠着肥肥的小屁股,走到小女孩脚边,用胖胖的小脸蹭着小女孩的靴子,表示它的和解与认错。   “呵呵,被我捉到了,被我捉到了,呵呵……”小美看到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女孩,满眼哀怨的低下头去,伏在女孩的怀里。   “千雪,不好好在屋里呆着,又跑出来胡闹。”一个威严的声音响在耳畔,接着一个鹤发白须的老者出现在小女孩跟前。   “师傅,徒儿错了,这就回去。”千雪恋恋不舍的放下小美,偷偷看了一眼师傅,小跑着回到屋里。   这是一间整洁却不失温馨的小屋,全部是木制结构,为了保暖,木板中间还覆着一层厚厚的柴草,屋子虽小,但是炊具餐具一应俱全。卧室有两间,一间小一点的是杜千雪住,另一间是师傅与师兄两个人住。   千雪从生下来起,就只记得师傅严厉的面孔和师兄那张瘦不拉叽的小脸。   长到五岁,师傅不知从哪里弄来一面铜镜子和一把梳子,教千雪梳头。她这才知道自己长的什么模样,小小的脸宠,大大的眼睛,右颊上还有一小块类似花朵的胎记。   这个类似花朵的说法还是师兄告诉她的,别看他只比她大四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找岁,有事没事他就会像个小大人一样的教千雪,还会指使她干这干那,条件是做完这些事后,他可以讲一两件千雪不知道的事情做为报酬。   千雪对师兄要求做的事是有求必应,因为她太想知道除了雪藏山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样了,在这个山上,终年下雪,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能和她玩一会的小动物,就是师傅和师兄了,真无聊。   师兄说:“那一年我和师傅下山去接你的时候,我看到许多高头大马,华丽的马车,还有穿着漂亮衣服的人。最美的就是我看到了一个大大的花园,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花朵,美极了。旁边还有绿树,小河。反正有一大堆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师兄总是边说着,边用他干瘦的手臂挥舞着做着夸张的动作。   千雪每次都听得入神,那是些什么东西呢,和平时她所见到的白雪不同。是不是和梦里的景像一样,可是梦里大大的花园只是转瞬即逝,剩下的就是自己被两个人抬着扔在了一个深潭里,水好冷,然后她总是能在睡梦中惊醒过来,出一身的冷汗。   那个梦已经出现了很多次。那个被扔下深潭的女人是她吗,她长得很美,而且已经成年,那两个人又是谁,那样的狠心,毫不留情把她扔下去。难道这是师兄给她讲的故事里她的前世?   唉,不想了,赶紧背诗吧,这是师傅留给她的,一会师傅和师兄打猎回来,如果背不完,将会被罚不能吃饭的。千雪把纷烦的思绪赶紧拉回来,回到现实中。   千雪边嘴里叨念着诗,心里边忿忿不平,师傅好偏心,可以教师兄武功,还可以带他去打猎,可是她就是天天背诗、念诗,烦死了。   “幸好,有小动物陪我”千雪开心道。她从小就喜欢跟小动物说话,时间长了,森林中的小动物似乎也能听懂她的话一样。   这让千雪少了许多寂寞,她实在呆得无聊时,可以找小动物去说说话,连它们可爱的名字,都是她给它们起的呢。   千雪边想着背诵着,渐渐的有些困倦了,小脑袋搭在手臂上,昏昏欲睡,马上就要进入梦乡的时候。   忽然听见外面有很大的嘈杂的声音,千雪猛的从椅子上坐直身子,侧耳听着。平时雪藏山上很少有人来的,因为终年积雪,不识路的人如果走进来很容易迷失了方向。   会是谁呢,千雪趴在窗子上偷偷的向外张望,是无良师兄说的强盗来了吧!这个臭师兄,方齐,千雪在心里又骂了他好几遍,这样吓唬她。   现在可是她一个人啊,师傅和师兄去打猎了,要真是强盗怎么办。千雪一想到这里,赶紧拿了椅子、桌子把门堵起来,然后从墙上把师傅一直不舍得用的那把宝贝猎枪拿下来。这一连气的动作,累得她气都喘不匀了。等她再回到窗子前侧耳再听,嘈杂声已经没有了。   难道那些大嗓门的人没有走到院子里吗?千雪张大了眼睛,又扫视了几圈院子里,还往更远处望了一会,确认只有皑皑的白雪,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   “唉,这些个臭强盗,让本小姐白忙了一阵。”千雪边报怨着,边收拾刚才摆下的东西。   然后走到小院里,她要视察一圈到底有没有“敌情”,正当她走到院子门口,正要打开院门,刚迈出一只左脚,右脚却一下子被人拽住了,她颤颤的回过头,结果被吓得哇的一声喊出来……      三 不速之客      只见一个人躺在雪地上,身体已经陷到了深深的雪里,“救我,救救我!”那个人闭合着惨白的嘴唇,艰难地说着。一张苍白的脸映入千雪的眼帘。   千雪从惊吓中很快缓过神来,她感应到这个人对她并没有恶意,而且他似乎受伤了,直觉告诉她,这个人需要她的帮助。   她使劲的把他从雪里拖出来。   “哇,好沉啊!”虽然这个人看上去也就是一个十几岁的样子,可是他的体重对于杜千雪来说,还癫痫病人的寿命长的吗是太重了。   她把他弄回去,找了一些原来给小动物包扎用的布条,给他做包扎,他伤在了腿部,流了很多的血。   等杜千雪拍拍手弄停当之后,才看到那个少年闪着一双狭长黑白分明的眼眸在盯着她看。   “给你包好了,也不谢谢我,还盯着我看什么?”千雪嘟着小嘴,有一丝不屑。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没有搭她的腔,低沉微哑着嗓子问道。   “杜千雪,呵呵,记住了吗!”千雪说着,咯咯的笑起来,这少年比师兄要好看许多,但样子却有点傻傻的。   “你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吗,你们那里有没有花朵,我好想去看一看啊!”杜千雪说着,有点感伤,低下眼睑,小脸上闪过一丝忧郁。   “你答应我,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见过我,我就答应你,有机会一定带你去外面看一看。也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少年郑重其事的说道。   “好啊,那咱们一言为定。可是……可是你走了以后,到时你还会记得我吗,我又怎样去找你呢?”杜千雪闪动着大大的眼睛,天真的问道。   “这个玉佩你收好,不要被别人发现。”说着,少年从身上取下一块椭圆形的紫色玉佩,放在千雪的手中。千雪正在细细的看那块玉佩,雕龙的玉佩上刻着一个“乾”字,精致圆润。   然后还没等她端详完,少年已经拖着伤腿一瘸一拐的走入了风雪中……      四 下山      七年后,雪国国都汴京。   一个绝美身姿的女子,着一身白衣,面覆白纱,与一身着黑衣瘦弱挺拔身材的男子一前一后的走入一家客栈。   “小二,安排两间上房,再炒几个清淡的小菜端上来。”瘦弱精干的男子说。 共 1005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