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证明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几百名家长和孩子的目光一集凝聚我,几乎是屏住呼吸了。我竭力抑制住自己颤抖的手,逐个发完了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轮到特等奖了,看得出,家长和学生都焦急而热切地期盼着。拭目以待的他们伸长了脖子,抿了嘴唇,那神情,仿佛我是威严的审判官。   “别紧张,这又不是给你们的前途判刑!”为了缓和大家的气氛,我特地幽默地抛出一句,试图使他们的精神放松一点。大家停止了哄笑,我略略停顿了一下,开始一字一句念:“马——思——梦”。台下顿时鸦雀无声!紧接着,大家热烈的掌声如潮水般灌进我的耳膜。   我扫视了台下周围,寻觅着这个特等奖的获得者。   一个腼腆、满脸通红,个子又很低的女生,怯怯地从人群中涌出。她留着短发,脸蛋圆圆的,清澈的眼睛扑闪扑闪。她没有丝毫的笑容,也没有异常的兴奋,就那么极其平静地,一步一步走过来。   我震惊于她脸上的表情。身后,是大家的叽叽喳喳声:她的家长怎么不出场?她是谁家的孩子?   这个快毕业的初中生走到我身边,非常尊敬地,腰弯到90度,深深地给我鞠了三个躬。我笑了,笑她比别的学生多鞠出的两个躬。在我还来不及细问她的家长时,一刹那间,她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思梦同学,希望你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我将证书,奖学金,一支笔和一个日记本郑重其事递给她,满怀信心对她说了这么两句话。   她颤颤巍巍接过这些东西,伸出双手摩挲了好久。即刻又站直身子,庄重地对我行了个注目礼!   “噢,对了,思梦同学,请问你的父母在现场吗?能不能让他们上来给大家讲几句话?”我忙不迭地补上一句。   “他们有事不能来,以后有机会吧!”她想也不想,就这样毫不犹豫地回绝我!   “那,好吧,祝你成功!”我无可奈何地摇头,目送着她娇小的身影离去。   事情发生在一个星期后。那天晚上,教导处给我打电话,说是特等奖的班主任想见我。问我能不能挤出一点时间?这太好不过了,趁机可以了解那个孩子,毕竟这么好的机会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垂青的。   这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师范生,约莫三十出头。他一开口就叫我老师,并说他曾是我的学生。   “接替我的工作了啊,那就好!”我一边摘下眼镜,一边给他倒水沏茶。   “老师,您别客气。今个来主要说说那个特等奖……”他似有难言之隐,吞吞吐吐说不利索。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我几分诧异。   “您还是取消那个特等奖的资格吧?那不是我们班的同学写的……”他低头凝思着,窘迫的几乎不敢看我一眼。   “那是为什么?总是有原因吧,是不是抄袭?”以往遇到这种情况,除了抄袭没有别的理由。   “许是抄袭吧!总之您取消参赛资格就是了!”他说着就从桌子的纸袋里取出证书奖学金和笔本,原封不动,完整无损地递到我手里。   “取消?开什么玩笑!你不是不知道咱们的规矩,奖发了,奖学金拿了,名扬了,你说怎么个取消法?”要不是他是我的学生,我真想美美收拾他一顿!   “问清楚那个孩子,她究竟什么意图?噢,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学生!事前为什么不先通知我一声?”我重重地把这些东西摔在桌子上,点燃一根烟。   “我没有想到这篇得特等奖啊!反正那孩子不要,你说现在怎么办?”他又垂下无力的头。   我都被他气糊涂了,他还有理得不行。“怎么?‘白’得了她还不要?”我忽地想不明白。   “是的,她坚决不要。我一再问她,是不是抄袭?她不但掩面哭泣,还用沉默来抗拒……”   “这样吧,去家访那个孩子的父母,看看他们是不是为奖学金而来?”我心平气和下来,看能不能做补救措施:“证件我暂时压着,等你了解清楚了再向上面汇报。”   “我带了她三年,他们家是不富裕,但也似乎不缺这点钱。”他倒是一五一十说:“他爸爸在外地上班,一年回来不了几次,她妈妈经常让我好好教育她。她学习很不错,但作文写的一般,这次不知怎么回事,我问了百遍,就是问不出个所以然!”   “她是个心态端正的孩子吗?”我问。   “嗯!她平时各方面表现良好”。他回答。   “明天带她来,”我捻灭了烟头:“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你忙你的!”   “万分感谢老师!”他站起来,临出门前,不忘握紧了我的手。   特等奖不要,又不像是抄袭的……还不道明真正的缘由。这是谁家的孩子,真笨真傻!得了就得了,也没有人知道底细啊,干嘛不学会撒谎?马上中考了,你都十六岁了,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还要人教吗?要知道,有多少孩子争都争不来呢!……半个晚上,我都在费尽心力琢磨这件事情。   午饭过后,我的学生准时带着他的学生进了办公室。不过这孩子和那天完全判若两人,当我问到是否属于抄袭时?她不屑一顾且嗤之以鼻看着我,还理直气壮地说这篇文章绝非抄袭!从没有受过这等羞辱的我也火冒三丈了,一再逼问她,不是抄袭是什么?柔而不弱的她竟然大声顶撞我,说那是她的妈妈写的!   那一刻,我更为震惊!因为昨夜,她的班主任说她的母亲不过是个下地的文盲妇女。这怎么可能替孩子写作文呢?   “你确定是你妈妈写的吗?莫不是你的妈妈为了得奖而骗了你?”我试图得出最确切的答案,不得不这样问。   “特等奖仅仅八百元,值得我妈替我作弊吗?我妈再怎么着,名声还不至于低贱到这种地步!你们也太小看人了!”那孩子愤怒的象头受伤的狮子。她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就转身离去,并“咣当”一声拉上了办公室的门。留下了呆如木鸡的老师,以及她老师的老师!   我屈尊的实在有点下不来台。就把恶气发在我的学生身上:“看看,看看现在的孩子,年少轻狂!说我们小看人?她写不了作文就别写,她妈几斤几两哪,再怎么着也轮不到她替孩子写!”   我的学生听我发完一通牢骚,尴尬地呆站了约有一刻钟,便苦笑着悻悻地走了。   下午,我刚迈出学校的门槛,门卫老头相跟出来,说有个女人找我。我一眼便认出,她是那个学生的母亲。她先是声明她的身份,而后极有修养地说她替孩子向我道歉。弄得我反倒有点拘谨。   “我承认,这一切是我的错。我不该替孩子写,更不该让孩子上台领奖。”她诚恳地道出肺腑之言,令我的气不得不消了许多。   “但您应该相信,我绝对不是故意,也没有必要抄袭,只是没有料到那篇能获奖。首先我要感谢您给了我和我孩子这么高的机会和荣誉,其次我要替孩子替天下所有的家长谢谢你这个权威专家的公正评判和裁决。”她说完,也和她女儿一样,并当着门卫的面,腰弯到90度,给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说真的,我有点难堪,也感觉自己受之不起。我在绞尽脑汁想着,怎样才能将这件事处理的更为妥当?   “能说说你替孩子写的真正原因吗?”我忍不住这样发问。   “你想知道?”她有点惊奇。   “是的,必须知道!不然我没法向上面和下面交代。”我说。   “很简单,那是我冲刺中考的一道作文题。父亲那年病倒,母亲的身体累垮,为了挑起家庭的重担,我不得不含泪将空白卷交了上去。那道题是我今生的遗憾,就是因为那道题,我比别人多转了几十道弯,且脱了鞋都追不上。那道题也是我的心伤,也是因为那道题,我的人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本应学业有成去城市发展,而今却背着太阳下地……。日后若是遇到写作文的机会,我就一概不放过,直至写到今天。”   她十分优雅,又笑意盈盈,且轻描淡写对我解释一番。   “你……你……。”我结巴着说不出一句话,也不知该说什么?但在这一刻,我感觉我的肩头好似卸下了千斤重担。   “我如此地写,只是为了证明,我不比别人差;也只是为了证明,是我念不起书而不是我考不上!”她坚定从容地说。   病毒性脑炎与癫痫的区别郑州什么地方治疗原发性癫痫病好口吐白沫是什么病哈尔滨靠谱的羊角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