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难忘那乡村的小店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小说
这么多年了,我对记忆中的那个乡村小店依然是倍感亲切或者是十分温馨,饭店主人慈爱的面庞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嘴巴也会在某个暖暖的午后无端地泛起一种香香的味道。我耐不住诱惑,围上围裙,亲自下厨去做,凭着记忆选用同样的食料,但我使尽全身的招数,总是做不出那种美食的味道来。那种世间独一无二的味道,只能留在记忆中了!   老李饭店,在我眼中是个温暖的名字,岁月中和老李饭店的不解情缘,在我心底荡漾开来……   记得初次跟杨师傅跑车,线路是邯郸最东部的一个偏僻小镇,小镇毗邻山东,行程遥远,客流量大,用我们超长笨重的大通套车得下午才能到,那如同小火车般的大通套车,载客量是一般客车望尘莫及的。在正常情况下,年轻司机驾驶起大通套车速度和一般的小客车并驾齐驱。因此,大通套车那个年代堪称客车行业中的“大哥大”,它为交通事业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那天的行程很不顺畅,先是天上飘着雪花,风高路滑,人多超重;加上大通套车不停地在路上“闹情绪”,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车如蜗牛般缓慢行驶。幸亏杨师傅经验丰富,一个个小毛病被他手到病除。时间却一点点耗费在路途中,等到我们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已经是半下午时间。   冬季昼短夜长,五点来钟已经是日落西下,四周暮色渐合,远处村庄已经是万家灯火。站牌下早已空无一人。无奈,杨师傅只好驾驶空车返程。空车行驶起来畅快了许多,大通套车在乡村小路上绕绕弯弯,越跑天色越黑,车灯在漆黑的小路上射出去很远,路旁只有树木和我们相伴,飘扬的雪花为我们送行,我们眼前只有一条通天的路,有种云深不知处的感觉。   车开着开着,机器盖里突然冒起一股水蒸气。杨师傅忙停下车来:“不好,机器‘开锅’了!”“开锅”是车行驶中常遇到的毛病,它是因为发动机里严重缺水导致循环水温骤升,如不及时补充水源,冷却机器温度,就会寸步难行。   杨师傅拎着个铁水壶下了车,嘱咐我道:“小刘,你在车上等着,我去远处饭店找点水来。”说完,他跳下车去,消失在茫茫雪夜中。   我一个人待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车窗外雪花飞舞,白茫茫一片,远处漆黑一团,万籁俱寂。荒凉、幽静、孤寂。车,如同庞然大物横亘在小路中央,格外扎眼。杨师傅久去未归,我心中有种本能的恐惧感,脑海中一次次在想:万一有坏人上车怎么办?万一有人劫道怎么办?闭上眼睛,仿佛凶神恶煞的劫匪正挥着刺刀横在我的脖子上,我把自己蜷缩在车里座位上,护着怀中的票兜子,那里面有一天辛苦赚来的车票钱,我甚至在想:万一遇到劫道的,我会把票兜子的钱拱手给他,只是求他把一本本车票给我留下,还有,不要伤害我的性命,紧急时刻,保命要紧……   我正在胡思乱想中,车外响起一阵车铃声,我胆颤心惊地趴在车窗上一看,一位中年男子骑着自行车停在车跟前,车座后面坐着杨师傅。我紧提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杨师傅跳下车子,手里拎着一壶水,那个中年人也支好车子。俩人披着一身雪花,风尘仆仆从车门上来。中年人看到我,和蔼地问道:“害怕了吧?杨师傅也是,黑灯瞎火地把一个女孩丢在荒郊野外车上,出了事怎么办?”   杨师傅对我说道:“这是饭店的老李,他听说你一个人在车上等着,说什么也要用车子送我回来,说这样快些,要不他不放心你的。”   我感激地对老李说道:“谢谢您了!说真的,我还真的有点怕呢!”   老李哈哈笑了:“怎么样?老杨,我猜透了吧?”   看来老李和杨师傅是老相识了。他们俩人说笑中,把水壶里的水倒进发动机里。随着水哗哗进入机器中。我的心也快乐起来。在陌生的乡村能遇到这么一位善解人意的人,老李,在我心目中高大起来。   发动机加好水,杨师傅发动车,在轰鸣声中,车缓缓移动。老李对杨师傅说道:“走吧,去我小店吃点便饭吧!这个时候,你们一定饿坏了吧?”   我不好意思笑了。中午在车上吃的那点面包,早已在体内消化一空。此时我是饥渴交加,肠胃在哀嚎,巴不得有顿饭安慰下可怜的肠胃。   杨师傅爽快地说道:“好的,老李,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你得辛苦了!”   老李忙说道:“没事的,我的火还没封,你们为我们辛苦,我为你们辛苦,彼此彼此的。”   于是,杨师傅加足马力,车在空荡的小路上如同一匹脱缰的黑马,“马不停蹄”地奔向目的地。在望眼欲穿中,车总算来到了小饭店前。   小店位于国道和乡村道路的交叉口,面积不大,环境优雅,洁净卫生。因为是晚上,吃饭的客人寥寥无几。饭店小伙计操着浓厚的当地口音打着招呼:“你们来了啊,辛苦了,饿了吧?先去喝点茶水吧!”   小伙计把我们迎到饭店,擦拭好餐桌,端来一壶茶水,两个茶碗,用滚烫的茶水洗涮下,倒了,又重新倒上。   小伙计这个微妙的动作,让我顿时对他产生了好感。“不错,还挺讲卫生!”我赞叹道。小伙计腼腆地笑笑。在茶碗里注满茶水,虔诚地放在我们面前。淡淡的茶水在我眼前的茶碗里微微荡漾着,剔透的光芒仿若散漫开的花香,芬芳着一片温馨。喝一口,茶水温柔得像和煦的阳光,就像和风细雨,沁入心脾,我的心豁然开朗。   在小店明亮的灯光下,我才清楚地看清老李的模样,他五十出头样子,普通的庄稼人打扮,慈眉善目,面带憨笑,给人亲近感,   “老杨,还吃烩饼吧!有汤有面的,吃到肚里舒坦!”灶台边的老李边系着围裙边对杨师傅喊着。   “好嘞,就吃它了!”杨师傅爽快地答应着。   老李开始忙活在灶台边。   “小刘,等会儿尝尝李师傅做的烩饼,那个好吃,让你一吃一个不吭声!”杨师傅对我说道。我却不以为然,不过就是个烩饼吧!有什么稀罕的!   但我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来到灶台边,我倒想看看老李做的烩饼有什么特别之处。   只见老李手持一个硕大的饭勺,从盆中舀起一勺老汤,倒进坐在冒着旺盛火苗的锅里,又拿来葱姜蒜,切成细细的丝,放进锅里,随着老汤慢慢熬开,一股浓郁的肉香味氤氲在小饭店里。老李又拿来一块瘦肉,一小张海菜,切成细细的瘦肉丝,投进汤锅里……我真奇怪,老李那张宽大的男人手,怎么那么神奇,切成那么细细的丝来,他的刀下功夫实在令人佩服。   滚烫的老汤里上下浮动着肉丝和海菜,老李看火候到了,把两张饼横道切成长方形,叠在一起,一刀下去,大拇指宽的饼条纷纷而落,他抓起一把放进锅里,饭勺在锅里上下翻动,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又把煎好的豆腐块切成豆腐条,抓了一把青菜叶,一并放进锅里。老汤、饼、肉丝、海菜、豆腐条、青菜搅在一起做成一锅杂烩,满满一锅的食物在老汤里上下翻腾,临出锅时再放上韭黄、香菜、浇上小磨香油和腊八醋,红、黑、白、绿、黄,色、香、味俱全。可爱的香味引得我鼻子发痒,五颜六色的食物看得我垂涎欲滴。   老李动作娴熟,厨艺老练,在默默地操作着,一切是那么自然而然。我对老李佩服得五体投地。   老李把一锅的烩饼连汤带水,倒进两个大海碗里。小伙计忙过来端到我们的餐桌上,我拿起筷子,抄了一块饼,在嘴里咀嚼着,含含糊糊地说道:“好吃。”喝了一口汤:“好喝!”一脸痴迷。   老李开心地笑了:“好吃经常来吃吧!我欢迎你常来。”   我和杨师傅守着一碗热乎乎的烩饼,吃得津津有味,酣畅淋漓,各种食物像快乐的小鱼儿,随着筷子挑动,在大碗里游来钻去,引逗着我肚里的馋虫儿,一股脑往肚里浇灌。直吃得钵光碗净后,打着饱嗝,肚子滚瓜溜圆。   吃完饭,我嘴里还在回味烩饼的味道,一脸陶醉地感叹道:“这是我吃得最饱的一顿饭,也是最好吃的一顿美食。真正的美食在民间啊!”   有顾客哂笑:“你们打庙堂来得啊!”   我郑重其事地对他说道:“真的,城市里吃不到这样的烩饼味道。”   我和杨师傅准备和老李告别,老李把一个塑料壶递给杨师傅:“给你,备点水,防备路上再‘开锅’。”   杨师傅高兴接过来塑料壶:“还是您考虑的周到,这叫姜还是老的辣!”   “哈哈……”开心的笑声回荡在小店里。   果然在路上,应验了老李的话,车再次“开锅”,而老李那壶水,也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回到家里,我让娘按照老李的做法,尝试着给我做一顿烩饼,可每次娘做出来的烩饼却吃不到老李做出的那种味道。娘叹息道:“你啊!是在外面吃得嘴馋了!家里的饭吃不得了!”   是的,作为一个长途车乘务员,走南闯北,天南海北的美食吃过不少,农家饭也时有点缀,但真正让我口齿留香,回味不尽的饭菜只是老李的烩饼。他那烩饼的味道太有诱惑力了!让我至今向往不已。如今回想起来,也许是我们在旅途劳累和饥肠辘辘情况下,一顿普通的家常饭成了我口中的美食。我在今天饱食终日中,再也吃不出那种美味了!   在以后的岁月里,当大通套行驶在一望无际的乡间公路上,经过一个又一个岑寂而孤单村庄,一座又一座荒郊野岭,眼前的景物索然无趣之时;在路途迢迢,行程遥远,我疲惫不堪,饥困交加之际,司机师傅一句:“老李饭店马上就到了!”我立刻会精神大振,兴高采烈。老李饭店,已经成了我们路途中的方向标。它不是车站,却有客车停留;不是家,却有着家的温馨;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老李和他的饭店已经销声匿迹了。可我还在怀念老李的烩饼,怀念他的那个乡村小店。其实,我知道,我真正是怀念的是善良的老李,怀念的是那个岁月。   但有些事情,一旦动了想念,就意味着永远失去了。 四肢强直伴随尖叫是癫痫吗西安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国内最好的癫痫病医院郑州的癫痫病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