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昨日立秋_1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昨日立秋!   然而,这座被赋予魔性的都市,却一点点都嗅不到秋的味道。依然是伏暑酷热,天空被阳光晒得几乎褪去了湛蓝,一点点退向灰白的边际;天空中大片大片的云朵,一个个倦怠地打着卷儿,一任风儿轻轻推滚到这儿,推滚到那儿。这倦意也传染给了地面的人们。瞧,公交站亭候车的人们,或站着,或蹲着,或坐在路牙上,眼神有意无意地瞄着瞅着云朵儿,便呵欠连天起来,便抬抬手擦去眼角挤出的困倦的泪水,顺便拭去脸上,脖上,颈上的汗,眉头紧皱着左右张望,翘首期盼着那能够带来清凉,带来远方的公交车。      一   一处小商业街区的路边。午间吃饭的人们还在熙熙攘攘地穿梭往来,有附近写字楼的,有对面公立医院的,有来逛街购物的,还有很多放了假,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四处觅食嬉闹的学生。热情的日头怕是也喜爱这热烈的繁华,便把人间灼烧得更加酷热。   路边的一处树窝里,一个矮矮胖胖的大妈正在收拾东西。她是来此卖玉米的,听旁边的电瓶车管理员介绍,大妈是天刚亮不久,就来坐在这里卖玉米的,玉米是她家里自己种,自己摘的,是她自己蹬自行车,从二十公里外的,乡下的家里,运来这里卖的。据说这个树窝也是要抢占的,因为这个位置城管会不经意,而且附近过往街道的人们,都会路过这里。大妈就指望着这人群中的“多看一眼”来售卖自己的玉米呢。   此刻,那处树窝里栽种的,瘦嫩的小树已无法用自己单薄的枝叶为大妈遮挡浓情的阳光,大妈也半蹲起身子,开始收拾面前的玉米摊。说是玉米摊,其实就是一块塑料白布铺在地上,几个绿皮的玉米摆在其中。到了这个点儿,那些晨起时还嫩绿绿的叶子,也早已被日头折磨得枯了,黄了起来。大妈紧着把玉米都装回到手边的扁竹筐里,再把围在脖子上的半湿的毛巾取下来,盖在玉米上,又捡起塑料布,用力抖一抖,再认真地折好,放在篮子里。这才慢慢地,用力地舒展下腰身,不时地把手伸到后腰处,轻轻捶打着。   大妈想要迈开步子走出去,又几次不舍地站停下来,四下里张望,希冀着能再偶遇人群中那有缘的“多看一眼”,再多卖出去几个玉米。然而,行色匆匆的人们都藏在太阳伞下,藏在遮阳帽里,藏在低垂的眼神下。大妈终于无奈,终于放弃,终于臂上挎着竹筐,慢悠悠地,摇晃晃地走进了阳光里,走到了自行车停放处,把竹筐绑扎在车后架上,却又似没了力气蹬车一般,只慢慢地推着前行去了。   电瓶车管理员的眼里满是怜悯,也忍不住伸长脖子去张望大妈的背影,感慨着大妈中午一个菜饼的简陋午餐,感慨着农人的辛劳和不易,感慨着如此的辛苦和不易,却无法换得足够的收益和收获的满足。   忍不住,心仿佛也被这阳光灼得刺痛起来。      二   必胜客的门里挤出了一群白衣少年,正一边走,一边大声地聊着天。他们个个都是高挑的身材,白净的模样,戴着大大的耳机,背着大大的双肩包,聊着不知道什么的话题,手里捧着没有吃完的披萨,没有喝完的,大听的饮料。连路旁的人们都不住投来艳羡的目光,那是对青春的艳羡,对朝气的艳羡,对自己不再拥有的艳羡。   少年们同时并排站在了站台边,洪然有力,仿佛城墙般的力量,竟让人们纷纷避让几分。   他们依旧大声地聊着什么,你争我抢地聊着,又不住地探头张望,张望着自己要乘坐的公交有没有驶来。只几分钟的工夫,少年们显然已经沉不住气了,他们不耐烦地抬头看看天,又赶紧眯缝起眼睛,揉揉那瞬间被刺痛的眼,再挥挥流下的汗,便开始大声地嚷嚷起来,夹杂着充满江湖味道的言词,又掏出手机,划来划去几下,便有出租车疾驰而来,少年们便依依告别着,分别钻进了不同的出租车。车子扬长而去,留下了阳光里苦苦等车的路人们,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抱小孩的,拎着药的,都是那样的瞠目结舌,又是那样的无可奈何。或许,都想要感叹些什么?至少,都有些触动了心底那些脆弱的神经吧?      三   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只跳动起两句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的,哪朝哪代,贫富之差,都是世人不可逃避的落差。然而,比贫富落差更可怕的,该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吧!   远去的白衣少年们,我无法指责什么,我只想赶紧回家,去跟我家的白衣少年好好聊聊,聊聊所谓惜福,聊聊所谓关爱,聊聊苍生不易,对的,更应该聊聊一个词,那便是责任!少年之责任,于己,于家,于国之责任!   万万不愿,下一次,路边苦苦等车的身影里,有我;而潇洒扬手,潇洒离去的身影里,有我家的白衣少年! 湖北颠痫病军海医院武汉看羊角风好的正规医院黑龙江最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在哪癫痫病的早期症状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