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怀念麦田里的荠菜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小说
摘要:当和煦的春风拂过大地,田野的麦苗透出耀眼的碧绿,我便开始怀念那美味的荠菜炒鸡蛋,那诱人的色彩裹着清香的味道,仿若生出千万个触角爬满每一个味蕾,令人久久回味;我更怀念儿时在麦田里挖荠菜时的蓝天、白云、麦田、伙伴…… 当和煦的春风拂过大地,田野的麦苗透出耀眼的碧绿,我便开始怀念那美味的荠菜炒鸡蛋,那诱人的色彩裹着清香的味道,仿若生出千万个触角爬满每一个味蕾,令人久久回味;我更怀念儿时在麦田里挖荠菜时的蓝天、白云、麦田、伙伴……   小时候,每次放学归来,都会呼朋唤友,拎着篮子,拿着小铲子,到麦田里挖荠菜、疯玩。那时的我们,仿佛飞在天空的小鸟、游在水里的小鱼,自由自在,幸福甜蜜,快乐无比!   那时的天格外蓝,蓝得像在水里洗过一样,干净、透明、澄澈,像一汪悬在空中的海;那时的云分外白,白得像新采摘的棉花,蓬松、柔软、洁白,像一群老态龙钟却又不失优雅的慢羊羊拖着肥胖的身子,迈着短的不能再短的腿,悠闲漫步;那时的空气干净的可用灵魂来呼吸。麦田一片碧绿,像一块超大的绿绒绒的地毯,充满诱惑,敞开绿色的怀抱迎接我们的到来,来不及多想,我们便一脚跌进去,和麦田滚抱在一起。一棵棵鲜嫩肥美的荠菜夹在绿油油的麦苗间,令我们欣喜若狂。   “哇,这里一棵!”“我也找到了!”“哇!这里也有!”   欢喜的声音惹得猴急的伙伴追随着呼喊的声音,忽而向东、忽而向西,瞪大眼睛,在麦田里逡巡。雀跃的身影像彩色的帆在绿浪间时隐时现,惊喜的尖叫声在春风中翻飞回荡。   小孩子,兴趣和耐心只那么一会儿。挖了半篮子的功夫,便玩耍起来。我们开始在松软的麦垄上挖坑,蹲着挖了一会儿,腿有些麻,干脆跪在地上挖,衣服上满是麦苗绿色的汁液和泥土的印痕。   坑挖好了,我们便把荠菜一把把放进去,再用手捧起挖出的土,一捧捧放进去,把荠菜埋起来。最后,用手轻轻抚平整,弄得和麦垄一般形状、一般高。接着,再去挖荠菜,再挖个坑,埋起来。对于这件事,我们循环往复,乐此不疲。谁去管是否弄脏了衣服还是头发,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总让我们陶醉其中,或许我们原本就是大地的孩子。   天快黑的时候,天空聚敛起明亮的光华,云朵追逐着落日,天空和云彩都被太阳染上一层金黄,原野慢慢安静下来。   我们放下铲子,开始收拢自己的劳动果实,那可是最最幸福的时刻。先是寻找,那份激动和欣喜,不亚于和小朋友捉迷藏,我们凭着记忆和辨认泥土的颜色来找寻目标,那新鲜的泥土,总逃不过我们的火眼金睛。小心扒开蓬松的土,待看到荠菜的影子,我们便带着探险家寻找到古董的惊喜和虔诚轻轻拂去泥土,让碧绿的荠菜完全展现在眼前,我们便欢喜地用双手扒出,抖掉泥土,一一放到篮子里。有时,我们也会像那健忘的松鼠,忘了埋的地点和究竟埋了几堆,所以,我们不得不在挖过的地方来回找寻。要是感觉找完了,忽然间又找到一堆,那份欣喜无语言表,仿佛那是意外的收获一般。   有时疯玩得过了头,挖的实在不多,羞于回家,我们便会找来些玉米秸悬撑在篮子腰间,然后把荠菜放上去,蓬蓬松松,猛一看,满满一篮。   其实,我们那是自欺欺人,妈妈一般不会责怪我们。回到家,妈妈把荠菜择拣一番,放在盆子里,洗净,绿油油的叶子,白生生的根,光是看着,就很喜人。   随着“嗞……”地一声,花生油的香味扑鼻而来,接着,又是更大的“嗞啦”声,葱花爆锅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接着,是红红的戳天椒被油炸过的呛鼻的香,伴着铲子的翻炒声,荠菜的清香在院子里飘荡,最后,翻炒声停止,随着铲子碰到盘子的脆响,这一伟大的工程结束。不敢闻了,不敢想了,绿绿的荠菜裹着黄白相间的鸡蛋,红红的辣椒点缀其间,色香味俱佳的美味每每让我拼命吞咽口水。距离吃饭那段时间的等待,简直是痛苦的煎熬。   春天里,荠菜香在每一个烟囱上方飘荡,整个村子都浸泡在这醉人的美味里。   那时候,麦子是不施农药的,甚至化肥都很少用,肥料一般都是自家猪圈、鸡鸭圈、羊圈里的圈肥,那荠菜也自然环保。   现今,庄稼从一开始播种,为防止种子被虫子咬,种前就要用农药拌匀;为了不让地里长杂草,还要打上除草剂;春已过,麦苗上一个个细小的红色斑点告诉人们,麦苗又长红蜘蛛了,于是,又开始打药。各种说不上名目的化肥更不必说。麦田里的荠菜自然是不敢吃的。即便是别的地里,又怎能逃脱农药化肥的干系?所以,不管怎么吃,也终究吃不出当年的味道。   很是怀念读高中时,四姐给我送荠菜炒鸡蛋的时光。   学校离家有15里路,每周回家一次,一包煎饼、一瓶咸菜便是我所有的食粮。繁重的学习压力,让整个高中生活也像我的饭食一般,单调乏味,能吃到美味的荠菜炒鸡蛋,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下课了,同学一声欢呼:“有人找你,好像是你姐姐来给你送饭来了!”我高兴地跑出教室,一眼就看到头发被风吹乱的四姐,黄黄的脸上露出少有的红晕,细密的汗珠沁满额头,满心欢喜地站在那里。车把上挂着一个提包。   15里路,骑自行车,就是为了给我送荠菜炒鸡蛋,那份香喷喷的爱至今都氤氲在心头,温暖、甜蜜。   如今,在麦田里挖荠菜已成为一种奢望,那份在麦田里挖荠菜的经历也成为一份埋藏心底的记忆,遥远、美好、难忘。荠菜炒鸡蛋的鲜美也只能飘荡在心间耳畔了……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黑龙江中亚癫痫医院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北京哪个医院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