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酒家】画心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微散文
破坏: 阅读:8016发表时间:2013-08-06 12:19:15

【酒家】画心(散文) 都说戏如人生,而我则言人生如戏。一部《画皮》,浮沉跌宕了几多人生,不是剪裁得当的段落,而是毕生吟唱的乐章,那些音符跋山涉水从远古洪荒逶迤而来,高低错落,或铿锵或缠绵,或轻柔或刚劲,交织在岁月里,回荡在灵魂处,生生不息。人人都是这舞台上的戏子,画的是皮,妆的是容,生的是情,葬的是心。
   看《画皮之真爱无悔》,窥破仙界、妖族、人间的一个谜。关于真爱,关于无悔,关于真爱无悔。
  
   石心至情——浮生
  
   这部电视剧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形象,居然是浮生。浮生,寒冰地狱里,他是一块万古不化的寒冰,着一身纯白;行走人间时,他如浓得化不开暗夜,穿一身纯黑,再没有人如他有着如此骨骼分明的黑与白。可就是这极致的黑白,在纷纷扰扰的缤纷炫迷里,竟浮现出别有根芽的高贵,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打动,叫做静默。
   浮生,本是一块石头,顽石修炼千年,飞升为仙,无情无爱无嗔无怒,寒冰地狱之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镇守万妖,保人间太平。遇到逆狐小唯之后,那颗以为不会有任何温度的石心,有了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喝茶,第一次吃饭,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微笑……无数的第一次交叠在一起,让他这颗冷傲的石头,感受了什么是人间,什么是温暖,什么是心疼,什么是爱。这个小狐狸,就那么突兀地闯进他的眼里,也闯进了他的心里。
   小唯的娘亲青夫人曾经叹息道,小唯迷恋红尘,千年执一个念,只不过是因为寂寞。她害怕寂寞,王生给过她一丝丝爱的温暖,所以她辗转尘世,只为寻他,与其说是寻爱,不如说是寻找一份不变的温暖。那么浮生呢,他又在寻找什么?为了追踪逃跑的小唯他离开了寒冰地狱,却在找到她之后,不忍看她现出原形,一次次将灵力输入她的体内,维系她的生命,难道真的是因为小唯和他之间的那个禁不起推敲的赌约么?如果是,只剩下嘴硬的小唯其实早就输了,如果不是,那又是为了什么?人妖殊途,那么仙妖之间,更是隔了三十三重天。
   千年之前,小唯把妖灵给了王生,自己便成了无心的妖。妖眼里的世界,一切都是灰白的,冰冷的,唯有人心是热的,是红的……她剜人心,不仅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人形,更多的应该是,对温暖的祈盼。
   浮生就那么沉默着,全心全意守护着小唯。小唯一次次地为了王英落泪、痛苦,他只能在一边看着,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小唯的痛苦他都尽收眼底,他的苦痛却只能深埋心底。小唯可以对王英说,王大哥,我喜欢你。王大哥,我要和你在一起。而他呢,他不能表达他的情意,他的怜惜,他的深爱,哪怕是一点点。
   小唯为了爱王英,付出了那么多,受过很多委屈,经历很多挣扎,她的悲喜,起码有人看到,有人听到,有人知道。可是浮生,永远只能远远地看着她,他的付出,他的委屈,他的挣扎,只能融进那支萧里,心音独奏在每一个暗夜里,没有谁知道,不必有谁知道。
   小唯不能回应他的付出,更不忍心他为她继续耗费灵力,她收起魅惑的媚笑,严肃地说,大人,回寒冰地狱去吧。他冷静地说,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站在那座小桥上,他对小唯说,你是妖,却放不下人。而我,最放不下的,是你。
   寒冰地狱之主,原来有着天上人间最醉人的温暖。
   血月之劫,小唯被吸进那道红光里,眼看着就要魂飞十堰治癫痫方法魄散,灰飞烟灭,浮生毫不犹豫地飞过去,拥住虚弱的小唯,为她做最后一件事,那就是用自己的身躯为她抵挡天劫,护她周全,甘愿自己堕入虚无。
   动人春色不须多,情到深处浓转淡。
   小唯是对的。当逃出寒冰地狱的万妖重新被浮生镇压,兵临城下的异族之主也对王英说,天朝有神灵庇护,我族臣服,愿世代交好,永不来犯的那一瞬间,小唯也顿悟了,终于肯面对自己真正的心意,她不愿做人,甘愿继续当妖。因为她终于明白,自己喜欢的人,并不是王英,而是身边那个不言不语的他。她把金凰心窍还给李静,让李静和王英珍惜身边的温暖,而她,选择陪伴浮生,在寒冰地狱里,共度千年万世。
   于是,最动人的一幕出现了:纯白的寒冰世界,眼神温柔的小唯心无旁骛地吹着那支玉箫,在一旁静静聆听的,是那颗石心。
  
   纯善至性——庞郎
  
   就像有白天就会有黑夜,有炎热就会有寒冷,有妖,自然就有捉妖师。庞郎,捉妖世家“庞氏家族”的第十三代传人,有点呆,有点傻,可就是这个可爱的傻子,渐渐走近,悄悄地走进彩雀的心里。这个身上流淌着捉妖师血液的男儿,以他的纯真善良、至澈至性,在“真爱无悔”的底色上浓墨重彩地涂了一笔属于他的炫丽,让人过目不忘。
   庞郎说,并不是所有的妖都是坏人。世人大多数是用眼睛去看,而他用的是心。皮相于他而言只是皮相。他爱上的不是美丽的彩雀,而是善良的彩雀。半人半妖的郑吉利用他师姐刺瞎了他的眼睛,他笑着安慰哭泣的彩雀,说,看不见也好,即便你露出本相,我也看不见,这样你就可以更加的自由自在了。
   在物质上庞郎是贫穷的,漂泊无定所,银子总是不够用,挨饿也是寻常事,但是他的精神世界是丰富的,不管在哪种境遇下,他始终乐观坚强,是《画皮》沉重深郁里一股清新的风,吹面不寒。
口吐白沫是癫痫吗?   他喜欢古灵精怪的彩雀,当他知道她是妖的时候,也有过震惊有过失落,但是他不像王英那样犹疑不定,他看清自己的感情之后,勇敢坚定地把红绳系在彩雀的手腕,握着她的手说:“彩雀,我再也不会伤害你了,无论从前如何,以后怎样。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想和你分开。我想得很清楚了,不管你是谁,对我来说,只是那个会带我喝酒,说我是傻子,还会和我发脾气的彩雀。我只相信我听到的,感觉到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想和你分开。”那两根鸳鸯红绳,代表着庞郎的心,他第二次拿出来的时候,不再是小心翼翼的朦胧试探,而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坚贞的磊落告白。
   还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拿出鸳鸯红绳,仍然是在这棵婆娑的月老树下。当时庞郎还不知道彩雀是妖(或许潜意识里不愿意她是妖,因为在古宅斗树妖的时候,彩雀已经有过让他匪夷所思的表现),彩雀望着满树的红丝带,眼里满是向往:是不是系上了,两个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庞郎说,彩雀,我们也挂一根红丝带吧。她白了他一眼,傻子,我们又不是情侣!当庞郎鼓起勇气从怀里掏出红丝带,羞涩而轻声说:“其实,好朋友也可以永远在一起的……”没有回音,一抬起头,彩雀已经走远了,他惆怅地把红绳再次揣回怀里。现在,他对自己的感情不再懵懂,那种为她的喜而喜、因她的忧而忧的感觉,不是源于好朋友的相伴,而是出于对她的爱,唯一的爱。为了坚守这份爱,他顶撞师姐,宁愿放弃捉妖师的身份,在他的心里,她最重。他不懂王英为什么看不到小唯姐的爱,可是他懂自己对彩雀的情,他不会再允丙戊酸钠片主要针对那些癫痫疾病许彩雀离开他的生命,他要用红绳系住她,系住他们的缘,系住他们的爱。爱就是爱,本来就和身份无关,和种族无关,不是吗?
   这一桥段极其感人肺腑,同时也是王英坚持“人妖殊途”的最大反差。“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落到实处,便是这样的吧!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彩雀遇见了庞郎,从“人有什么好的”到深情地说“庞哥哥,我就是你的眼睛,我们永远不分开”,其中的点点滴滴,何尝不是对他爱的回应,两情相悦,生死与共,在彩雀和庞郎身上,得到了最圆满的诠释。
   为了挽救人间浩劫,彩雀把自己的眼睛给了庞郎,灵力尽失变回原形,还要和他在一起,面对最大的挑战。朝廷动荡平定,外族隐患消除,小唯放下执念,和浮生回寒冰地狱,静公主和王大哥双宿双飞快意江湖,王爷和阿漠幸福牵手琴瑟和鸣,他这个捉妖师,便可以毫无牵挂地上路,去寻找让彩雀恢复灵力重新变成人形的南海珍珠。
   初见庞郎,他的身上银两很少,兜了一大圈,庞郎的身上银两依然不多,但是彩雀,不管是骑马还是走路,庞郎的身边只要有你,就富可敌国。
  
   生命中的过客,如尘埃一般淡淡来去,如若缘薄,便是不能共修因果。然而纵世事洪荒,沧溟万里,此心此情,此爱此愿,已再不能舍弃。最至情的是浮生的爱,不惊不扰不离不弃,无怨无悔无声无息,唯愿心上的她,幸福地笑。最至性的是庞郎的爱,不管过去,不论未来,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再分开。至情至性的爱,是小唯宁愿抛却千年道行、苦苦追寻的温暖,是彩雀割舍不了、情愿牺牲自我的快乐。
   没有看不穿的失落魂魄,没有猜不透的瞳孔颜色,画心,其实只是将我心换你心,执一支名唤“无悔”的笔,画一个心心相印的牢,禁锢住所有,相爱的时光。

共 32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