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女孩与老人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文化资讯

  下了一夜的大雪,依然不见减弱,万物白茫茫的一片,寒气逼人,街上三三两两的路人行色匆匆,女孩骑着自行车穿行在街巷,眼睛不住地搜寻,偶尔跳下车与人交谈,然后便失望地继续前行,走到巷尾,女孩再次跳下车,站在最后一户人家院门口,犹豫再三,架起自行车推门进去。

  院子里厚厚的积雪,一排脚印通向正对院门的房间,女孩顺着脚印向里走,屋内两位老人正安祥地坐着聊天,女孩推开门,将头探进房间:“我要租房。”

  其中一位老人说:“你怎么知道这有房租?”

  “一路我都问遍了。”女孩气喘吁吁地回答。

  老人没说话,抬起拐杖指向屋外一间破旧的小房子,女孩回转身体,走向小房子,皱了皱眉头,推开门,一些暖意扑面而来,房间里有一丝湿霉的家的气息,空空如也,女孩脑海浮现一些温馨的小屋的画面。

  老人对身边的另一位老人又似乎自言自语地说:“价格不能太高,穷学生,也不能太低,地势好。她待会一准会跟我讲价。”

  正说着女孩推门进来:“房租多少?”

  “200。”老人生硬地回答。

  女孩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160吧。”

  “就200,不租拉倒,大把的人等着租。”老人毫不示弱地说。

  女孩没再说话,拉开门出去了。

  第二天,女孩搬来行礼,小屋经过布置,立刻有了温度,当一切布置妥当,女孩走出小屋,拿着扫帚一片区域一片区域地将雪扫到外圈。

  老人站在门廊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总算有些生机了。”便走回屋里。

  一阵嘀嘀的铃声,女孩回屋,不一会儿拿着BB机来到老人的房间:“我能用用电话吗?”老人默不作声,女孩站了一会儿便摔门而去,之后,嘀嘀声再次响起,女孩再次推门进入老人的房间,询问:“我能用用电话吗?”

  老人背对着躺在床上,转过头,说:“打吧。”声音拖得很长。

  女孩便匆匆打了电话,退出老人的房间。

  几天后,女孩再次借用电话,老人爽快同意,当女孩打完电话,准备离开时,老人说:“给钱。”

  女孩疑惑:“给什么钱?”

  “打电话的钱,跟公用电话一个价,3毛,上次打的算赠送。”老人解释。

  女孩付完钱,气乎乎地出去了。之后,女孩缠着老人:“我接分线装电话机。”

  “不行。”老人非常坚决。

  “我付了钱,为什么不能装?”女孩反问。

  “影响我睡觉,你要装就自己重新拉一条新的电话线。”老人依旧不让步。

  “我偏要装。”女孩丢了下这句话,出门去。

  那天,女孩趁老人午睡时,偷偷得拉了一条分线到自己的小房间,插上电话后,兴高采烈地拿着听筒:“喂喂喂……”

  一天相安无事,第二天,女孩放学回来,发现自己接的电话线被扯掉,冲到老人的房间,质问:“电话线是谁扯掉的?”

  “是我。”老人回答。

  “到底是谁扯掉的。”女孩继续问。

  “就是我扯的。”老人依然回答。

  “我不相信,你现在去,能把电话线接好,那我自己把它扯掉。”女孩并不相信,转身出去找梯子去了。

  “什么狗屁逻辑。”老人气地上气不接下气,跟着走出去。

  女孩正站在梯子上接电话线,老人站在下面:“你这么坏的女孩,难怪没有男朋友。”女孩毫不示弱:“你这么坏的老太太,难怪没有人来看你。”

  “房子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住就搬走。”老人使出杀手锏。

  “搬走就搬走。”女孩从楼梯下来,向外面走去。

  一连几天,女孩都没有回来,老人便时常坐在门廊,向外张望,第五天,老人的孙子过来看望老人,老人依然坐在门廊,这时女孩从外面回来,有些疲惫,惊奇地发现电话线重新接好了。

  “孙子给换了一部可以把声音按掉的电话,不用担心我睡不好觉了。”老人向女孩说。

  女孩没说话,走进自己的小房间。

  老人和女孩还会因为一些小事争吵,比如,冬天时女孩偷偷的用取暖器导致整条线跳闸,春天时,女孩用老人的冰箱老人要收钱之类的事情,日子就这样在小矛盾和小争吵中慢慢地度过。

  一转眼,夏天来临,那天,女孩从外面回来径直走到老人房间,躺在凉床上,闭目养神。

  “你现在连个招呼也不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老人坐在旁边,微笑地看着女孩。

  “这边凉快。”女孩睁开眼,打量着老人的房间。

  “可不是么,你那样关着门窗能不热吗。”老人责备。

  “我总觉得要把你这屋改改。”女孩兴致勃勃地说。

  “改吧。”老人应允。

  女孩欢快地干了起来,家具挪位置,衣服、小物件重新分类,拖地等等,忙完后,女孩疲惫地回屋躺在床上,老人走进屋子:“是显得大了一些。”

  晚饭后,老人站在门口,大叫:“我的药呢?”“我的外套呢?”“电话本呢?”女孩赶忙跑过来,站在屋里一阵思索,然后,便把屋里的东西恢复了原样。

  第二天,女孩依然径直走进老人的房间躺在床上:“我觉得还是要给你这屋改改。”

  “怎么改?”老人疑惑。

  “等着。”女孩跑回自己的房间,抱着几幅挂历,又跑回老人的房间。

  不一会儿,墙上布满了神态迥异的模特画像,女孩打量着房间:“这样好多了。”缓缓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

  老人一幅幅打量着画像:“真好看。”

  第二天,老人在房间大叫女孩的名字,女孩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等老人叫了多声之后,女孩懒洋洋地回答:“又怎么啦?”

  “这些画在,我睡不着。”老人回答。

  女孩睡眼朦胧地找到梯子,一张张把画揭下来,到最后一张时:“必须留一张,不然这屋子多压抑。”然后,看到里屋有一张年代久远的水墨画:“我想要。”

  老人坐着,没说话。女孩欢快地下来,取完画跑回自己的房间。

  几天过去。那天,女孩正在洗头,老人走到旁边,可伶兮兮地说:“又几天没睡着了。”

  “怎么啦?”女孩有些天真地问。

  “你拿走了我的主心骨。”老人回答。

  女孩气乎乎地拿着画去老人的房间挂好,把那幅仅留的模特画像拽了下来。

  老人回来,看到如初的房间:“这样就好多了。”

  日子继续不紧不慢地过着,一个雨天,女孩淋着雨哭哭啼啼地回来,进屋趴在床上痛哭,老太太打着伞,站在门口,大喊:“你怎么啦?”女孩并没有回答。

  之后,女孩出门,几天没有回来。那天老人出门,一个男孩正坐在院门外,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你是她男朋友?”“你们怎么啦?”“吵架啦?”

  男孩并不回答。

  “你是聋了,哑了?”老人继续问。

  “我能用一下电话吗?”男孩终于抬着头。

  “你会说话呀。”老人领着男孩进了屋。

  男孩按下号码:“请呼叫66788,留言,想你,回来吧。”说完,放下电话,走出房间,在门廊铺了些报纸,躺下……

  又过去两天,女孩还是没有回来,男孩走了。

  男孩走后的当天晚上,女孩回来了,默不作声地打开门,进了房间关门,倒在床上。老人快步地走出来,“你回来啦,男孩待了几天,很想你,怎么能这样。”并没有人回应。

  深秋时,女孩和男孩重新找了租房,二室一厅很敞亮,那天女孩收拾好行礼,久久地坐在床上,终于下定决心走向老人的房间,站在窗外探头张望,老人侧躺在床上,背向外,女孩踮起脚,恋恋不舍地看了许久,最终提着行礼和男孩一起走了。

  几天后,女孩回来取东西,房间已经恢复到女孩来之间的样子,老人拄着拐杖快步走到小屋门口,探头看屋内,呆呆得眼神无光,然后,回转身紧紧握住女孩的手:“搬走了,搬空了,真的搬空了……”女孩轻轻地回答:“嗯。”

  老太太又回到之前的孤独,只是比之前更加的落寞了。

  秋去冬来,那天,女孩接到电话,然后飞奔回小院。屋内老人坐在床上,女孩上前,老人伸手抓住女孩的手,紧紧地握着,嘴里哼哼着,眼睛里满是语言,邻居老人说:“她病了,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说不出来。”

  随后,老太太在敬老院工作人员帮助下,坐上停在门口的出租车,老太太探着身体,双手紧紧握着女孩的手,一声汽车的关门声,车子遂不及防地急驰而去,女孩和邻居老人站在原地,看着汽车离去的方向。

  “你说这老太太和自己的亲人也没这样,跟一生人倒这么亲。”一个年轻的女邻居,说着,拍打着腿上的灰尘离去。

  女孩和邻居老人互看一眼。

  “这个老太太不简单,年轻时,骑过马,扛过枪,抽过大烟,结婚第二年丈夫就死了,一生无儿无女,领养一个女儿,答应孙子,他结婚就把房子让给他,孙子马上结婚了。”邻居老人淡淡地说。

  一个雪后的晴天,女孩在养老院再次见到老人,老人依然紧紧抓住女孩的手,眼睛里满里话语。

  时光如梭,那天,女孩走在纷乱的街道,手机响起,女孩接听后,呆呆着站在原地,然后默默地蹲坐下来,小声地抽泣……

精神压力会引起癫痫发作吗邢台市母猪疯医院治疗效果外伤性癫痫有哪些症状表现
上一篇:“民以食为天”
下一篇:买茶叶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