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家有老爸,我就欢喜_1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伤感散文

昨天叫豆友给老爸发短信,估计老爸是第一次见这架势,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给我打来电话,丫头,你有好多朋友都来给我发短信祝福我生日呢,你说我回什么给他们呢,这样吧,你帮我谢谢他们。老爸开始一一给我讲来自福建的,云南的,广西的,广东的,四川的,北京的等地朋友,就像足球赛实况转播一样。

老爸每念到一个地方,声音就笑的嘎吱嘎吱的,像小时候家里老式的收音机,却让我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故事。

老爸打来电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了还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带我去看舞狮,爸爸就让我骑在他肩膀上,还给我讲哪个狮子厉害,为什么他们的嘴里要衔个绣球,看完后大手牵小手,买袋开心果,里面有8个,爸爸和我一人分几种颜色。一起唆冰棍吃,还会带我去喝手工酸奶。爸爸总要给我放很多砂糖。

上4,5年级了,我老丢帽子,爸爸给我买了很多毛线帽,他怕我再弄丢,就来学校接我回去,一定要看我把帽子戴的严严实实了,才让我坐在他的28自行车后座上,老爸就问我中午吃了啥。想吃点啥,我一发高烧,爸爸就给我买那种立波糖。我是我们大院唯一一个吃过所有口味的立波糖的人,爸爸一边给我冲蜂蜜水一边给我舀罐头,一边从衣兜里掏出花花绿绿的糖果。

我爱看漫画,爸爸就奖励我,有时间就会带我去淘几本漫画书,在爸爸的奖励下,我收藏了全集的机器猫,小忍者,灌篮高手等好多漫画书,长篇短篇都有,我是我们大院藏书最多的,可惜都被邻居借走了没还,记得有次爸爸给我买了《海的女儿》,我看见小人鱼变成了泡沫心里很难受,问爸爸,为什么小人鱼会变成泡沫?爸爸说,因为她没个好爸爸,哈哈,老爸,你太能忽悠我了。

我要学电子琴,爸爸就带我去买电子琴,想学画画,爸爸就给我买速写本,买油彩,爸爸还帮我兑墨汁,陪我练书法,尽管最后爸爸因为我没有书法天赋气的不得了,干脆自己来教我,爸爸画下一个撇,让我照着做,看我还是笨,干脆自己写起古诗来了,给我买的练习本,都被爸爸写完了。555,爸爸。你太能自娱自乐了。

爸爸是学机械工程的,他看其他的娃娃都有好玩的洋娃娃什么的,妈妈又不给我买,怕我委屈,就在家里的大院里给我用小木凳子做了个秋千,后来我个头太矮,总是掉出来,爸爸就给我换成了轮胎,说轮胎软,不会搁着我屁股。还细心的把尼龙绳缠上了毛巾,他怕粗线割伤我的手。

上初中,我拿了奖品什么回来,最高兴的就是爸爸,有次爸爸的好朋友来家里喝酒,爸爸叫我进厨房,用筷子在我的舌尖点了滴白酒,看我丝丝的哈气,爸爸笑着说,丫头,有出息,来喝点酒。说着说着爸爸又哭了,那段时间爸爸刚下岗,丫头,爸爸最爱的还是你。

上大一,去学校上学,爸爸卤了很多肉,把我的旅行箱塞的满满的,爸爸给我洗衣服,一件件洗的香喷喷的叠的整整齐齐的,一边叮嘱我,这是什么时候穿的,这件太薄了,降温别穿,爸爸在晚上偷偷的溜到我卧室,给我塞了200元钱,别给你妈讲,这是爸爸的私房钱,留着买新衣服穿。

爸爸总说要我找个条件好点的人家,别让自己吃苦,爸爸说,别像谁谁一样,老惹你晚上哭鼻子,一定要多爱惜自己。

爸爸的抽屉里藏着我从小到大看病的每一张单子,拿过的每一个证书,我发表文章,杂志都是爸爸给我存起来的,家里一来人,要看我写的东西,爸爸就很高兴的去翻他的抽屉,什么我自己画的贺卡啊,送他的钱包啊,爸爸连包装纸都保存着,爸爸怕把我给他买的新钱包弄坏,他总说他老了,用不了啥好东西了,要我用,爸爸摸着钱包说,你要见很多人,拿新的长脸面。

我发表的第一篇文字就是写的爸爸,爸爸下岗后瞒着我和妈妈、哥哥,总在半夜2,3点蹲厨房抽烟,爸爸心里苦,却什么都不说,妈妈不让他抽烟,他就半夜躲起来偷偷抽。第2天,爸爸又像没事人一样,给我炖汤煮肉,嘻嘻哈哈的。

爸爸给我起很多外号,嘻嘻,哈哈,毛躁躁,小百灵,小糊涂,没头脑,小公主,大作家,爸爸在家里不直接叫我名字,总是叫我“大作家”。囧。

爸爸炖了老鸭汤,给我舀很多很多的肉,一点都不怕我长胖,爸爸总嫌弃我瘦,哪怕我胖出双下巴了,爸爸也说我瘦,爸爸说,你杂那么瘦,哪个小伙找你……

爸爸喜欢听戏,但他不会唱,我也不会唱,可我喜欢和爸爸一起踩在松软的沙发上唱戏,我穿着爸爸的大衬衫,舞着袖子,爸爸总说我将来会是个歌唱家,哈哈,尽管我唱的总不在调上。

没人相信我以后可以靠写作谋生的时候,爸爸是我的第一个读者,我晚上写稿子很累,脖子疼,可是要把电子版誊成纸版稿,夜晚我起来上厕所,看见爸爸咬着钢笔在帮我誊稿子,爸爸每个字都写的很规范,他担心字写难看了会影响我的前途。

我在公司受气了,回家给爸爸哭鼻子,爸爸也说那些欺负我的是坏人,在爸爸眼里,所有说我不好的都是坏人,爸爸孩子气的说,要么哪天我去收拾他们一顿。

我当了记者,爸爸有次去买菜,卖菜的缺斤少两还理直气壮和爸爸吵架,爸爸生气了,说,我女儿是记者,会把你写到大字报里的。

小时候,我喜欢躺在爸爸的腿上看电视,爸爸就用胡子扎我,爸爸粗糙的大手摸着我的脸,我一会就睡着了,爸爸就把我抱到床上,给我盖好毛毯,把电视机声音关小,爸爸有时候还会在我的床边坐一会,或者帮我收拾下房子,爸爸怕我的床离暖气包太近会烤着自己,帮我推床,还在暖气包上垫了单子隔温,帮我开窗透风的是爸爸,给我关窗拉窗帘的还是爸爸。

只要爸爸在家,他的呼噜声总是让我很安心,我不会失眠不会做噩梦。

爸爸以前也是个文艺青年,他也写诗,他从影集里抽出一些黑白照片,爱恋的摩挲着,给我讲他年轻的那点事儿,他的初恋,是如何打着花伞穿着白裙背着小军跨站在桥头等他的,爸爸最爱说的一句话,想当年,你爸也是个大众情人,爸爸年轻是很帅气,国字脸书生气十足,看起来英俊潇洒。爸爸讲他去上学如何偷玉米解馋的,临完还要叮嘱我几句,你可别去偷人家的玉米啥,爸爸那个年代,是吃不饱。老爸,你当还是你那文化大革命年代啊。

爸爸指着锅说,这要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毛主席都给收走了炼钢铁了,我问爸,能造飞机不,爸摇摇头,爸年轻的时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但天天饿的啃树皮满脸水肿,可爸爸又说到,但没毛主席,咱们都过不上好日子,你要记得这恩情。爸爸的书架上,有好多已泛黄的毛主席选,没事了,爸爸就会翻一翻,给我卖弄下他的半吊子俄语。

我去高考,爸爸怕我迟到,取下自己手腕上的上海手表,喏,老爸给你加油呢。

我去流浪写作,爸爸打来电话,话题离不开老三样,你可好我很好咱这下雪了下雨了……你可记得带伞了穿毛衣了……爸爸总觉得,家乡冷了,我这也冷了,也需要去添厚衣服了,好像我离他并不远,就像隔了一条街一样,哪怕我在广州,穿着大短袖,爸爸打来电话还是说,入秋了,你穿毛衣没。爸爸总是自相矛盾,小心上火记得喝凉茶,小心感冒记得穿外套,少和陌生人说话保护好自己,多交点朋友,关好门窗防贼,多开窗透气。

爸爸过生日,我叫豆瓣上的朋友发短信给他,爸爸乐了,爸爸打了一半的电话,手机没电了。等了十来分钟,我以为爸爸不会再打来了,谁知道爸爸又打来电话,爸爸不好意思的解释,我去充电了,我这个时段给你打电话,便宜,我们可以多说会话。你别给爸打,我给你打,爸有钱。

会有哪个男人,在无意挂断你电话时,还记得给你打一个电话来解释呢,还要问你吃了没冷了没饿了没呢,爸爸给自己花钱每一分都很节省,袜子烂了大洞还要补补继续穿,可给我打电话时,爸爸就好像变成了大财主,爸爸说,我是他的希望,其实我想说,爸爸,你才是我的阵地,只要你在,我就不会慌。

爸爸,未来的每个生日,都要快乐呢。爱你的女儿呈上。

最好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河南省那个医院专治羊癫疯陕西专科治疗猪婆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