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恩师们(散文)_1

    一我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一个叫做郭庄的村子读的。不算大的平原村落,村中央是坑塘,西侧有大片低洼的湿地,湿地里栽满七扭八歪的笨柳。学校就在坑塘边上,到夏天里,我们的诵读声常常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夏日征文】麦田的守望者(散文)

    1六月的太阳毒辣、通红、雪亮,一整块地烧下来。麦子昂首挺胸,骄傲地举出带刺的串穗,去迎接太阳的光亮。满地的金黄,满眼的火把,一片火海,熊熊燃烧。风过之处,形成金色的麦浪,翻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月光如水照缁衣(散文)

    最近三四个月来,睡眠一直不好。睡觉像打盹,短则几分钟,长则一两个小时就会醒来,然后辗转难眠,大脑有时空明如镜,有时浑浊如糊,用一个粉饰的词语叫“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睡眠不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清明节拨动我思念的心绪(散文)

    清明节,我是照例会去老家上坟的。但自从父亲离去后,清明上坟便会多出一份别样的感叹来。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性格开朗,从我记事起,一直到父亲走完71岁的人生,他都忠实地和母亲一道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针线茶饭里的女人(散文)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嗨,都是木头……”每次听到陕西老腔这经历了千年岁月沉淀下来,粗而不俗中蕴含着质朴情怀和哲理的唱腔,我眼前便会浮现出粗犷剽悍的陕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妈,我回来了(散文)

    接到拆迁办的电话,让我回来签认定书。好久没有回家了,自从“拆”字在每间房屋的前面写下后,住在娘家的父亲和兄弟姊妹都陆陆续续地搬了出去,只留下母亲那孤零零的坟墓还在屋后的地里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梦回故乡(散文)

    一昨夜,梦到家门口那个小小的四合院,还有小时候我们玩耍的池塘,在这满满的月光里,路边的树枝已经开始滴下露珠,微风柔和着凉爽轻抚着,月亮渐渐升高了,繁星把天空点缀得清澈透明。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梦里烟雨,魂断江南(散文)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温庭钧若人生只如初相见,多好。若我能在最美的年华遇到你,多好。我在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丝须痴缠舞秋风(散文)

    秋风一起,红衰翠减自不用说。然而,也就是此种时候,会突然发现,一抹绿涂抹在秋色间,醒目,惹眼。尤其,那丝须缠缠绕绕,说来并不经意,然而,细细观赏去,却是那么令人沉醉着,引起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收获】远去的后花园

      所谓后花园,是我奢侈的想象,其实,也就是屋后的一座园子。  这园子据父亲说,是爷爷准备盖房子用的。后来社会变了,爷爷在别...[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