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马兰花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人生哲理
【江山多娇】马兰花(小说)
   清晨,马兰花送女儿上学回村,在村口的小桥上,遇到了村长田富贵。
   田富贵说道:“兰花,有个事跟你说一下。”把她拉到一边,轻声又说了几句话,说得兰花眼里含了泪,连声说谢谢。几个在小河边洗衣服的村妇见了,凑到一块嘀咕起来,还指指点点了一番。兰花却像啥也没看见,回了家。
   兰花的婆婆李秀英,早已双目失明。她已洗漱完毕,呆坐在院子里的水泥小园桌前的石凳上,把竹拐杖靠在身边,象宝贝似的捧着一个玻璃小镜架,摩挲着镜架上的玻璃那面。听到院门外的脚步声,她立刻歪着脑袋,大声问到:“是兰花回来了吗?”
   “妈,是我!”马兰花进了院子。“妈,你怎么又拿红兵的照片干嘛?”兰花看到婆婆手捧着的丈夫的照片,知道老人又在思念自己的儿子,便从婆婆的手里拿了过来,送到屋里的供桌上,顺手拿起八仙桌上的一把木梳子出了屋,走到婆婆身边。
   “连家里的老母鸡都晓得天黑了要回来上屯,你看红兵,都两年了,就是不晓得想家,不晓得回来!”儿媳妇把儿子的相片镜架收去了,便又念叨起来。
   “妈!村长富贵不是来跟你说过了吗?!你就是不信。你儿子红兵在忙一个大工程,到工程结束了就回来。”兰花微笑着劝她婆婆,眼里却噙着泪。
   “你信他鬼话!”老人生气地说着,把拐杖用力往地上磕了一下。“他骗人!他田富贵哪有真话说!当了干部,成天瞎转悠,专打人家小媳妇的主意!你当我不知道?……”
   “妈!人家田村长可是好人,你可别听人家瞎说……逢年过节的他不是都来看你吗?上次八月半不是还给你送了月饼吗……”兰花用木梳给老人一边梳头,一边说道。
   “我才不稀罕呢!”她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生气地一把甩开儿媳妇的手,立即起了身子,一手拿着拐杖在地上划拉,一手向前摸索着,往屋里走去。兰花赶忙上前欲搀扶,却又被老人蛮横地一下子甩开了。兰花只得呆站在院子里,看着老人佝偻着身子艰难地向屋里移动,不由得眼眶里渐渐湿润了。
   傍晚6点多,女儿霞霞放学回来了,像个小燕子似的扑到李秀英老人的怀里,搂着老人的腰板,亲切地叫着奶奶,老人赶忙放下儿子红兵的相片,抚摸着孙女霞霞的小脸,口呼宝贝,开心得合不拢嘴。她笑着说道:“乖孙女!来!快让奶奶摸摸……”
   “你妈没去接你,是谁送你回来的?饿了没?”老人问道。
   “奶奶,婷婷他爸爸送我回来的,还给我买了鸡蛋糕,我吃了两大块呢!我不饿!”
   老人的脸突然生气起来,一脸的严峻,大声地喝道:“霞霞!不许吃人家的东西!听到了没有!”
   霞霞被奶奶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吓得哆嗦了一下,她惊恐地回头看着正在灶台上忙活的妈妈马兰花,吓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兰花赶忙走过来,蹲下身子,在孩子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给孩子整理了一下红领巾,对李秀英解释道:“妈,你别怪霞霞,今天我正好没空去接霞霞,富贵村长正好去接孩子,所以,他就顺道把霞霞一同接回来了。”她又对霞霞说:“霞霞,奶奶说得对,以后不要随便吃别人家的东西。”霞霞却“哇”的一声终于哭出了声。
   李秀英赶忙一把又把孙女荆州哪些治羊癫疯医院搂进怀里,也流了泪,无比疼爱地对孙女喃喃说道:“霞霞不哭,霞霞不哭,都是奶奶不好!乖孙女不哭!不哭!”三个人都流了泪。
   李秀英抹了一把眼泪,伸手又在八仙桌上摸索起来。兰花见了,心里便明白了,连忙把丈夫的相片镜架递到老人手里。
   老人拿着小镜架,把它硬塞到孙女的胸前,笑着说:“霞霞,你看,你看!这是你爸爸!……爸爸要回来了,爸爸要回来喽……咱一家人就能团员了,团圆了……”她说着,浑浊的眼睛一阵闪亮,似乎在憧憬着儿子红兵回来的情形。霞霞破涕为笑,用小手指点着镜框里爸爸的照片,对奶奶说:“哈哈哈……奶奶!奶奶!你看,爸爸有胡子……”老人笑了,笑得很开心,对孙女说:“乖孙女,奶奶看不见,你不要逗奶奶了……”霞霞边咯咯咯咯地笑着边对马兰花说道:“妈妈你看!你看!这肯定是奶奶弄上去的,你看!你看!哈哈哈……爸爸像不像日本鬼子?”说完,把小镜架递给她妈马兰花。马兰花拿着相片一看,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原来,在相片的玻璃上,丈夫鼻子下边沾上了一点黑色的油腻,看上去就像是丈夫留着仁丹胡子,活脱脱一个日本人模样。她仔细地端详着丈夫的这张照片好一会儿,用手指擦去了那点油渍,并用袖子仔细擦了擦玻璃,照片上丈夫的形象显得特别对鲜亮,眼眶里不由得再次湿润了。女儿霞霞抬头见妈妈刚才还笑得很开心,不知怎么却突然变得阴郁起来,忙不解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和霞霞一样想爸爸了?”马兰花赶忙站起身来,迅速用袖子抹了一下眼睛,笑着答道:“霞霞乖!陪奶奶玩会儿,妈妈做饭去。”说完便到灶台上忙活去了。
   吃完了晚饭,料理李秀英洗漱完毕,兰花和往常一样,把拐杖放到她身边,让她坐着堂屋门前的小凳子上,自己陪着女儿霞霞坐在堂屋的八仙桌上做作业。
   八点钟左右,院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兰花!兰花!马兰花在家吗?”
   “唉!在家呢?这是哪个啊?”李秀英歪着脑袋问道。
   马兰花出了堂屋,来到院子里,没开门,先隔着门问道:“谁啊?”
   “兰花,是我,富贵!”门外的村长田富贵答道。
   “是村长!”兰花对婆婆说了声,便开了门,招呼道:“村长,有事啊?”
   “是富贵啊!”李秀英在屋里问道。
   “是我!大妈!你老还好吧!”田村长进了院子门就问候老人道。
   “找兰花有事?”老人有些不悦。
   “哦!有点小事。”田富贵笑着说道。
   “有事进屋来说。”老人立着身子,双手拄着竹拐杖,一脸的不快。
   “就几句话,说完我就回去了。”
   老人沉着脸,喘着粗气,不作声,却用竹拐杖使劲磕了一下地面,转身摸索着进了里屋。
河南可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田富贵小声在院子里和马兰花说了几句,赶忙逃也似的离开了院子。
   马兰花似乎觉察到了婆婆的情绪变化,赶紧关了院门,回到屋里,坐到女儿旁边,默默地看女儿做作业。
   李秀英从里屋又出来,摸索着来到八仙桌前坐了。她一脸的怒气,用拐杖使劲不停地磕着地面,只是不说话。马兰花知道婆婆心里想的事,便有些没好气地说道:“妈!你老有什么话就说吧,省得憋在心里难受!”
   老人停止了磕地的举动,放下拐杖,却叹息道:“唉!我还能说啥……”
   “妈!家里也没个外人,你想说啥就说啥。”兰花赌气说道。
   “儿子两年没回来了,也不想他瞎了眼的亲娘了!让我这老婆子该怎么办啊……”老人说着便流了泪。
   “妈,您别这么说,你儿子不回来,不是还有你儿媳妇吗!”
   “儿媳妇……儿媳妇……”老人没说出心里想的那句话。
   “妈,我可把您老当自己的亲娘一样看的啊!”说着,兰花便觉委屈地流了泪。
   女儿霞霞见妈妈和奶奶都落了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觉也低泣了起来。兰花把女儿搂在了怀里。
   “兰花!娘是瞎了眼!可心里明白着呢!红兵两年不回来,你一个人这两年在家受苦了……是红兵和我们一家老小对不住你啊……你要是……要是……娘不会怪你……红兵也不会怪你……”老人流着泪说道。
   马兰花一下子站了起来,流着泪大声争辩道:“妈!你说的是啥!我怎么你了?!我做什么了?!我……”
   霞霞见妈妈突然都这么激动,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摇着妈妈的胳膊哭喊道:“妈妈!妈妈!你这是怎么了?”见妈妈没有对她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便跑到奶奶面前,跪倒在地,拉着奶奶的胳膊哀求道:“奶奶!奶奶!你也不要哭!你也不要哭!你们怎么了?”然而,老人大哭起来,浑浊的眼睛泪流不止。霞霞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阻止和改变眼前的现实,索性一下子坐到地上,撒起了娇,大哭起来。在这静寂夜空下,她尖利的哭声显得十分响亮。孩子哭声透过屋顶,惊动了即将沉睡的山村。
   霞霞的哭声传到了邻居关二家,关二老婆林芬赶忙打了电话给霞霞的姑姑红娟。
   红娟闻听,便以为嫂子和母亲拌嘴,赶紧骑车过来劝和。一直以来,嫂子都非常贤惠,自打她哥走了以后,从没有过和母亲拌嘴的事情,这到底是为了啥?在来娘家的路上,红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敲开了院子门,红娟抱起前来开门的小霞霞,几步冲进堂屋里。只见她母亲拄着拐杖坐在八仙桌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嫂子马兰花坐在灶台后面的小凳子上低头抹眼泪。她赶忙问道:“妈!嫂子!你们这是咋啦?”两个人却只顾抹泪,都不说话。
   见此情景,红娟便问抱在怀里的小霞霞:“霞霞!告诉姑姑,奶奶和妈妈这是怎么了?”
   小霞霞嘟着小嘴说道:“我不知道……”说完,一把搂住咕咕的脖子又哭了起来。
   红娟忙轻拍这霞霞的后背安慰她说:“霞霞乖!不哭不哭!”
   她走到母亲身边,十分生气地问道:“妈!嫂子!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两个人还是只顾抹泪,一言不发。红娟放下霞霞,一屁股坐道凳子上,说道:“好!你们都不说!就让邻居们听笑话吧!”
   李秀英用衣袖抹了一下浑浊的双眼,说道:“红娟啊!妈不是和你嫂子斗气,是妈对不起你嫂子,你嫂子她……”话没说完,泪水又流了出来。
   红娟气得笑了出来,说道:“你个瞎老太婆!你这唱的是哪出啊?我咋不明白呢?”
   老人又说:“你哥两年多没回来了,咱这个家没个男人,里里外外都是你嫂子一个人操持着,难免有个马高蹬短的时候……就有那些个不是东西的打咱们家的主意……你嫂子她……”她却不说了。
   红娟一脸的不惑,问道:“啥?咱家被人欺负了?!”
   她回头看了看坐在灶台后的马兰花,又急忙问李秀英道:“妈!你是说我嫂子被人欺负了?”
   李秀英摇了摇头。红娟这下糊涂了,忙又问道:“那你是啥意思?”
   老人用拐杖又开始磕起地面,嘴里不断地哼哼起来。
   红娟急了,大声问母亲道:“妈,是不是我嫂子欺负你了?!”说着,一转脸看着灶台后面的马兰花。
   一直低垂着头的马兰花听到了这句话,便感觉到了小姑红娟向她投过来的犀利眼神,不由得浑身一激灵。她不知所措地站起了身子,慢慢走到八仙桌前,拿起丈夫的照片镜架,抱在怀里,哭得浑身颤动。
   红娟见了,不觉一下子软了下来,她此刻似乎明白了母亲那番话的原因,那也是她心里最担忧的事情,眼泪一下子也流了出来。
   她温和而痛苦地轻声说道:“嫂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最专业子,你不要怪我妈,她年纪大了,有时糊涂,你可千万不要多心啊!你要是有什么想法,我们都不怪你……”
   她转脸对李秀英轻声说道:“妈!你误会嫂子了,你看不出来吗?!她待你比我都好!这个家要是没有她,不知道要成什么样了……要是我哥还在该多好……”说完便再也忍不住,跑到堂屋的大门外边嚎啕大哭起来。幸好最后一句说得很低,李秀英没有听清。
   李秀英听了女儿的一番话,倒笑了起来,朝着门外的女儿责怪道:“你是来干嘛的?自己倒又哭了起来。”
   霞霞见奶奶笑了,妈妈含着泪也在对着她微笑,便马上扑到妈妈的怀里,开心地咯咯笑了起来。她拉着妈妈马兰花的手来到李秀英的跟前,三人抱在了一起,都笑了起来,却任凭红娟一人在院子里哭泣。
   马兰花让女儿继续做作业,又收拾完里屋的床铺,安排婆婆李秀英睡下了,才来到院子里,和红娟说事。
   红娟独自一人还在偷偷抹眼泪,见嫂子过来,便止住了泪,拉起嫂子的手,抽泣着说道:“嫂子……真委屈你了……你受苦了!”
   马兰花微笑着说道:“红娟,咱生是老魏家人,死是老魏家的鬼。”
   红娟抽泣着又问道:“我哥的补偿金下来了没?”
   马兰花说道:“今天田富贵来和我说了,明天让我把银行卡号给他呢。说最终结论是工伤,能补偿75万。”说完,不觉鼻子又一阵发酸。
   红娟喜极而泣地说道:“多亏了富贵村长,这事拖了一年了,现在总算有了一个好的结果……我哥也总算没有白死……希望这样,他在九泉之下辽阳怎样找到靠谱癫痫医院也能安心些。”
   欣慰之余,她们姑嫂二人又开始担忧起来。一年以前,在外打工的红兵出了事故,已经亡故,却一直瞒着她的母亲李秀英,老人一直期盼着她儿子回来的那一天。
   她们不知道到底还能瞒着她多久。

共 456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