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我的花花世界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一、白菜花开   窗外,春寒料峭,依然满眼萧瑟;窗内,阳光普照,已然一室温馨。   窗台上,盛开着一株嫩黄的花儿。朋友来我家,立马就被那一柱擎天的黄花吸引了,问我是什么名贵品种。我哈哈一笑,那是白菜花。   朋友打量了半天,才不得不相信,摇了摇头,真没想到,白菜也能开出这般鲜艳的花儿。   是啊,任何花卉市场都买不到白菜花。   白菜的平凡人人皆知,说东西便宜,都拿白菜开涮,诸如“底特律房子卖出白菜价”、“海南出岛机票现白菜价”……都极言其价格低廉。可是呢,还有句话叫“百菜不如白菜”,是说它营养价值极高。你说啊,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天大的冤案吗?   家里吃剩下的一截白菜冒出了一丝绿意,我心里一动,想起当年父亲在墙根栽下了几棵白菜,那白菜花盛开成一团嫩黄的云,蝴蝶、蜜蜂频频飞临,风摇花动,珊珊可爱。好久不见这种景致了,真的很怀念。那我为何不把它培养成一株花呢?   将这截白菜插入玻璃瓶,倒了些自来水,放在窗台上。妻子说根部都去掉了,能开花吗?我说,它很想开花,就像人很想开心一样。我们每天吃着炒白菜、炖白菜、白菜饺子感到很开心的时候,却剥夺了白菜开花的权利,我们在用我们的开心戕灭了白菜的盛开的心。   白菜的绿意越来越浓,稚嫩的叶子努力伸展,形成一只喇叭的形状,似在大声呐喊:我要开花!   新生的叶子绿色欲滴,说像翡翠一点儿不过。伸手抚摸,更是令我心颤,看似脆弱的叶子很是硬实,叶边那一圈锯齿,刺划着手掌,发出“咝咝”的声响。是在抗议我的不尊重?是在展示她的茁壮?许是告诉我,她跟我同样都有着美丽的梦想。   绿色的喇叭口冒出了一大簇花蕾,像一粒粒的绿宝石,我数了半天也没数清。生命,真是最伟大的奇迹,就那么一块小小的白菜头,竟蕴藏着如此多的小精灵。我就想,我们在一生之中到底有意无意伤害乃至戕害了多少生命?   就在新叶子越来越绿的时候,原来雪白的白菜帮却色泽暗淡,日渐枯萎。哦,她把自己的水分和营养都奉献给了新的生命,像极了我们的爹娘,当我们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时候,我们的爹娘白了头发,皱了面容,驼了脊背,缩了体形……   为了延缓白菜帮的枯萎速度,我加了些水,却挡不住它的日渐衰微,就像我们无论如何孝敬都抵不住岁月对爹娘的消磨一样。   我有些神伤,但更油然生出浓浓的敬意。   没有土壤的呵护,没有肥料的滋养,仅仅靠着自来水和空气,小小的白菜竟然能迸发出如此盎然的生机。我想,平凡的白菜有着不平凡的灵魂,生命,无论大小,都有着一颗英雄的心。   我自豪,我让一株平凡的生命盛开出不平凡的花。      二、微笑de君子兰   我爱花,却不爱养花。总觉得,把花放在家里养有些荼毒,有些戕害,就像养鸟是一样的。记得两次搬家,亲朋都劝说在家里放几盆花儿,可以吸一吸家装的毒气。更有甚者,引经据典,说某某家里放了一盆发财树,没过两天就被毒死了。   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人的命是珍贵,可是你不装那么多的有毒的东西不就成了吗?为什么要拿这些可爱的生灵做祭品呢?   至今,我家也没有一棵像样的花卉,两盆吊兰肆意烂漫着,两盆蟹甲兰不时绽放着,两盆芦荟常青常绿。我唯一付出的就是保证她们没有忍受干渴,她们却毫不吝啬地送我一绿意盎然,或者灿烂一笑。   对了,我家还有一盆君子兰,昨天又绽开了笑脸。别人家的君子兰是怎样一番笑容,我不知道,我家的君子兰那的的确确是微笑。   君子兰是怎么来家的我也弄不清了,反正刚来的时候,瘪瘪瞎瞎的一小块儿,被妻子捅到一只破旧的花盆里,浇上点儿水就悄悄地躲在墙角,像个受气的小丫头。出于怜悯,时常把杯里剩下的水施舍一点儿,有时还把喝剩下的、过了保质期的牛奶赠予一点儿。不经意间,小家伙慢慢长大,肉乎乎的,胖嘟嘟的,绿茵茵的,便有了爱惜之情,经常给她挪挪位置,怕她旁逸斜出。上网查了一下,君子兰最好的品相是:“正看一面扇,侧看一条线。”   一天,我瞅了好半天,对妻子说:“这棵君子兰,要是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一万块也打不住。可惜了,生不逢时。”   妻子说:“又在出酸水儿了吧,别老是触物生情,那样会伤神的,看你,头发都掉光了。”   我摸了摸脑袋,嗨,思想长毛了,头发就挥发了。   人生不如意常八九,我早就想开了。只不过,眼前这株君子兰却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她不断地蘖出新的叶片,又不断伸展着翠绿,似乎在正告我:你可以没有春天,但不能没有希望。   我有些赧颜,君子兰都开花了,我却没写出一篇文章。对着君子兰凝了一会儿神,走到电脑前,静静思量着,轻轻敲打着……   忘了是哪一天,妻子惊奇地嚷着:“君子兰开花了。”   跑过去一看,真的,数了数,30多花蕊,有的微闭双眸透着羞涩,有的惺忪睡眼含着深情,有的嘟嘟着红唇令人心醉……正恰到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当别有风味。我独爱这微笑的君子兰,蒙娜丽莎之所以魅力无穷,不大就在于她的微笑吗?   微笑是世间最美丽也最有价值的东西,在艰难困苦怨恨误解面前微微一笑,也就过去了;在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面前微微一笑,也就那么回事了……   这棵君子兰微笑过一次以后,就悄然无声,默默地舒展着绿色,仿佛外面的姹紫嫣红与她不相干。后来,她的腋下钻出好几株嫩芽,不几天就簇拥着,依偎着,好不热闹。可是不久我就发现主体兰有些泛黄,妻子说那些小的在争食吃。正好小姨子看上了眼,就将小的拔了去。好久,才慢慢恢复了元气,但再也没有微笑过。   瞅着又一次微笑的君子兰,妻子说,看来,她是为了分蘖小的耗尽了体力,现在才又开花啊。   手机响了,是母亲:“今天回来吗?”   “回啊,妈。”      三、一缸荷花   有河水流过的村子必定是幸福的村子。合子村不大不小,一条不深不浅的河流从村中间穿过,流水淙淙,绿树成荫。翠绿的山峦拥抱着缕缕炊烟,静谧而安详。路的尽头是村子,村子的尽头是人家。一只小狗跑过来,围绕着我的裤脚转了一圈,嗅了嗅,欢快地走开了,我舒心地笑了,这就是可以做朋友的那种。   干净的院落,几乎找不到一丝儿尘滓。窗明门亮,屋檐轩昂,进厅堂,须拾阶而上。抬眼望去,青山环绕,翠峰如簇,清风阵阵,温馨凉爽,很有几分别墅的味儿。   朋友的女儿笑眯眯地挨个问候我们一行人“大大好!”她身旁蹲着一只幼小的“阿拉斯加”犬,小家伙胖乎乎,毛茸茸,干净净。这种犬,长相似狼,却很温顺,脸型像狐狸,却很忠诚。伸手抚摸了它肉肉的身,软软的毛,竟一点声音都没有,轻轻地啃噬着小姑娘手中的绳子。小姑娘肯定是将拴狗的绳索解了开来,爱怜地看着,喜爱之情遮掩不住。   最有意境的是一口大水缸里的一丛荷,阔大的荷叶层层叠叠,将水缸遮了个严实,然后挺身而出,真的像芭蕾舞美女旋转时裙子旋开的样子,亭亭玉立,身姿袅娜。   朋友的父亲,忠厚,朴实,慈祥,矍铄,硬朗,看不出已经70高龄。老人说,昨天还没开的花儿,今天早上突然开了,原来是有贵客来啊。   两支荷箭一高一矮,错落有致,像两只粉红的笔,在晴空中书写着美丽的梦和纯洁的心,也书写着小院里的笑声。一只莲蓬,翡翠般的绿,在微风中摇曳着,不知是在怀念粉红的过去,还是展望籽粒充实的明天。我想,她一定在向客人表露着欢欣,更向主人表达着谢意,“露涵两鲜翠,风荡相磨倚。但取主人知,谁言盆盎是”。   最喜人的就是那朵全心全意盛开的荷花,薄如蝉翼,阳光似乎无遮拦地穿过粉红的花瓣,将温情送入荷叶之下,带去荷花对荷叶的爱恋,对根的情意。圣洁的荷花,风,可以抚摸;雨,可以亲吻;蝶,可以嬉戏;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荷箭,荷花,荷叶,莲蓬,方寸之间,竟然四美同聚,你不觉得是一种幸事?若果,再来一只蝴蝶,那真是美极。   见过“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见过“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见过“翠细红袖水中央,青荷莲子杂衣香”,更喜欢“盆池咫尺,移得风烟万顷,来傍小窗前”。这丛荷花,并没有因为离开了碧波万顷而自惭形秽,而是努力将自己奉献出最优雅的翠绿,盛开出最真诚的微笑。山村,很小,很偏僻,依然生机勃勃,温馨遍地。   当明月半墙,晚风轻拂,荷叶翩飞的影子摇曳在平滑的地上,荷花美丽的倩影映在雪白的墙上,高高的荷箭,亭亭的莲蓬泛着月华与星辉,烫一壶老酒,或泡一壶龙井,聆听一曲,或浅吟低唱,何其乐也?   即使你在玉簟上酣眠,温柔的山风也会把荷花的香与荷叶的清,送入你的梦乡,沁入你的心脾。   老父亲端来香气氤氲的茶,脸上的皱纹笑开了一朵花,一如那荷花,温暖,亲切;厨房里飘来了诱人的饭香,老母亲听说我们要来,提前结束了跟老姐妹们的麻将,一直在厨房里忙活。当一桌丰盛的饭菜,摆放齐美,老母亲才面带歉意地走出厨房:“不好意思,饭菜不好,凑合着吧。”望着老母亲慈祥的脸和真诚的眼,怎么就跟我母亲一样呢?   去朋友的老家是个偶然,享受幸福却是必然。 武汉癫痫病著名医院持续状态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郑州市看癫痫哪家正规重庆癫痫研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