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秋叶寄语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摘要:如果不懂得心语,那就不能懂得秋天。如果认为秋色就是枯黄,你就不会用心去收藏。我家外甥女小慧邀我去赏秋色,始终不能理解她给秋色着了一层层哀伤,收藏秋天的色彩,送给远方——一个故去却可以读懂秋色的同学。 一   蓝蓝的秋空,漂洗了一般。秋风携着云朵,掠过树梢,摘下了片片黄叶。   几滴秋雨敲打在不安的落叶上,风雨可以送春归,风雨也会把落叶送进死亡的门槛。哦,落叶归根,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把如此的景象当成诗情画意,飘零的落叶,仿佛是在叙说一个个哀伤的故事,更像一个个无法收拾的残梦,落叶啊,带走了多少无奈,隐藏了多少牵强的微笑。   我转身去了外孙女小慧的书房,凭窗而望,楼下好几株柿树挂着金黄的果子,宛如一盏盏灯笼,点燃了金秋,秋风吹不灭柿灯笼,连叶子也不随秋染黄,依然张扬着顽强的深绿,哦,不是每一片叶子都经不住秋风,或早或晚垂落,可是不一样的意境。一股暖意轻轻漫过我微凉的心,看看身边的小慧,也贴近我去欣赏窗外看过多少遍的风景,我们对视一笑。   一直争分夺秒埋头做作业的小慧,今天显得很不安,把我推出书房,独自折腾起来,将多年置于书橱最上格子里的几本影集拽下来,用湿巾轻轻擦拭着薄薄的尘埃,把旧照片从透明纸里抽出来,照片散落一地。   “找从前的影子?”我推门进来,看着她忙碌,不解地问。   “怀旧是你这个年纪人的事。”她否定了我的猜测。   “寻成长的足迹?”她平时写作文就很诗意,我逗她。   她停止了动作,略有所思,露出一丝笑:“嗯,差不多吧,这次算你解题思路正确。”她腾空两本精致的影集,将照片一并装进袋子,抱在胸前,仰着脸,“你不是说,秋天的足迹在伟德山么,现在就走,你陪我去寻找,好吗?”   真是诗意的女孩!残败的秋,凋零的山,无精打采的树木,枯黄的衰草,这等衰败的秋色,怎么可能生出诗意!我这样说的道理在于,伟德山深藏各种植被,一旦染了秋色,就太透彻了;一旦踏入,秋意满眼,根本走不出秋的包围圈。况且她从未踏足伟德山,哪有足迹可寻!踏秋寻诗,看起来很唯美,毕竟不是她这个豆蔻年华的女孩能够扛得住,再阳光的心态也难免染上阴影。真的,我被小慧弄糊涂了。   “姥爷,我们不给即将陨落的秋色做一个挽留,心更会空落落的。”驱车的路上,她还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天上的陨石落下来,苍天挽留得住?”我还是不解,依然用最可靠的逻辑来和她对话,“有‘万木迎秋序’(唐李嘉佑诗)的场面可看,我们还有什么遗憾。”   “你太缺乏诗意了!”小慧翻着影集,影集是空的,她一页页地擦拭着,“你爱说的那句口头禅,怎么,忘了?这个秋天,我们不能寻找诗和远方?”   我被小慧调侃了。   是啊,平时看着小慧回家就伏案疾书,埋头在作业堆里,连个头影也不露,知道她也是为了诗和远方的理想,难得暂时摆脱那些文字和符号,走向大自然的怀抱,我便心甘情愿地忍受着她时不时的调侃。   带着心灵去旅行,秋色里有五彩斑斓的诗。我耸耸肩,给小慧一个不敢与之交锋的无奈表情。      二   道路蜿蜒在深壑的脊背之上,探头望去,沟岸两侧,白杨参天,挺拔的干,皲裂的树皮,已经刻着秋的印痕。树枝在沟壑里的疾风中颤抖着,硕大的树冠上的叶子已经被秋风吹得七零八落,剩下几片在挣扎摇曳,吹着凄婉的口哨,也即将告别。沟边铺上了金色的锦缎,枯黄连绵,层层叠叠,似乎想掩盖那些早已枯败的衰草。如果藏住心底的悲秋情绪,反而觉得如此壮观的铺排场面,真有点舞台铺排的效果。   小慧跳下沟崖,弯着腰,兴奋地挑选着那些毫无半点生机的杨树叶,似乎要从中选出特别的来,我在路边闲话:“还有比杨树叶再普通的了么?什么眼光!”小慧并不理会我的嘲弄。   “开车去你老家济南,600公里的济青高速路边全是白杨树,没看够?”我继续调侃她,“你的诗意就是落叶归根?”   “对!”小慧停住了,站起来,我准备她的炮轰,“正因为她这么普通,就像你记住了去济南的路标,是白杨树,还不够么?”我担心小慧想拿白杨树叶以况自己的处境,不敢跟她讨论关于“普通”的话题。   她那次的期中考试的作文我看了,题目是“我是一片树叶”。其中一个句子很让我伤感:我就像一片孤零零的树叶,借着不知哪里来的风,飘啊飘啊,缓缓地落在了姥姥的家,孤零零的,姥姥说,每天就看着我这一片树叶儿……   她还写道:我的名字叫“桐慧”,是一片梧桐叶,雨打梧桐,引来凤凰,但愿美好总是相随我……   “上来吧!”我命令似的催促她。   “姥爷,你说这落叶归根怎么总是带着凄怆?其实,黄泉路上不分老少的,有的叶子在绿的时候也凋落……”小慧并不理会我,自顾自地说了这些悲伤的话,我的心一阵紧缩,不敢再跟她讨论这样冷色的话题。   也许面对着秋意,无论你是否有灵感,是否有人生况味的体验,都会有着共同的秋思,我这样想,希望没有什么不幸的事件引发小慧如此感伤。   她选了一个远镜头,用手机咔咔地拍下了漫坡的黄叶。   秋游,糟糕的心情,满足的意念,都可以交给秋。我希望小慧秋游起码可以散心,最好是把快乐从这里带走。我把手搭在小慧的肩膀,向山的深处走去。她那次说,只要我的手放在她的肩膀,肩膀就会思考了。我希望把最美的情绪传导到她的心里。   伟德山脚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苹果园,结满了红艳艳的苹果。树下有夫妻二人戴着草帽在收果,小慧没有拍照,我努努嘴示意她。她跳进果园,居然也摘了两片谁也不会当作风景的苹果叶子。   养护完嫣红的苹果,叶子的养分被抽空了,连最让人温暖的黄色也没有留下,蜷曲着,满身是被欺负的委屈,仅残留着的一点深绿色,也渐渐被周围的褐色侵蚀了,皱缩成一个年老的模样,深褐色的枯槁,忠实地写着秋意,叶面上长着些许斑块,令我马上想到了恐惧的老人斑,赶紧闭上眼睛,让那种颜色远离我的视线。我更不敢跟小慧讨论叶子上的隐意。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叶子的不祥,还是小心翼翼地放进她的影集里。   她捋顺了叶子说,苹果叶,多么像受伤的燕子,南飞不动了。我的确想不通,树叶怎么在小慧眼中成了一群燕子……      三   伟德山的溪水随人漫流,时不时就闪出一道小溪,晶莹的溪光,闪着明媚,晃着眼睛,跳跃着活泼的诗意,那些苍老垂落的叶子看得多了,反而会伤感,我拉她在溪边坐下。   “明月松间照。”我拿王维的诗句来挑逗她。   她没有反应,一直注视着小溪里的流水,几片落叶随着蜿蜒的溪水,旋转着,沉浮于或急或缓的溪流,我知道这又是伤感的画面。   “落花逐流水,共到茱萸湾。”果然,小慧根本就不对吟“清泉石上流”,念着刘长卿的句子,“姥爷,刘长卿还有一个‘茱萸湾’盛着那些败落的桃花瓣,可毕竟还是少了一人……”   哦,原来她又想起“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句子。罢了,这媚春的桃花都是哀婉的,这悲秋里还有什么可以与无边春色相抗衡的呢。   “一片叶子,总有她的归宿,我们不能理会她到底去往何方,去了就好。”我只能这样给她做着肤浅的解释,希望释然的心情也会感染小慧。   “是啊,去了,我们只能相送。”小慧终于同意了我的观点,溪流里漂来一片枫叶,尽管还带着一丝霜染的黄,可马上给小溪带来了欢快的色彩,小慧连连拍下了枫叶随流的瞬间。   山中的衰草,踏上去,绵绵的,似乎把所有的悲秋情绪都给了那些无辜的树叶,也许小草根本没有资格去悲秋,小慧和我都感到了温暖,也累了,摔倒在秋草的被褥上,任温暖的阳光抚摸着脸,时而也有视野里的树木,悄然飘落几片叶子,发出了窸窣的声响,就像吹着的眠曲,只是我们无法入睡,悲秋也罢,悦秋也好,我们心中收藏了这份时序赠与的物象就足够了,我不知道小慧是否也是这样想。   山岚里传来簌簌的秋风声,暖阳下吹奏着尖细的曲子,那是蜷曲的叶子兜住了风发出的乐声,但仓惶的感觉顿生,似乎在催促我们离开这儿,别贪恋,可来自纯粹风物的意蕴,就是生出悲凉,我们也只能认领这份多情。我在想,那些独登西楼,凭依栏杆,心生“帘卷西风”的诗意,又多么牵强,自寻的烦恼拿来弄情调,还把玩一番,我们何必那样“为赋新词强说愁”,把心儿彻底交给眼前的秋色,任其熏染,就是生不出那些千古名句,有又何妨!   此时,我们不需要那些哀婉凝噎的诗句了,敞开心扉,任由着秋色来熏染撩拨。      四   小慧不安分,在一片灌木丛中穿行,碰撞着那些还挂在枝头的干枯蜷缩的黄叶,发出窸窣的声响。看着她自寻意趣,我释然很多,真不想让她从中悟出什么人生情绪的况味来。   她小心地摘下几片放进影集,回到我身边,自言自语:“挂在枝头也不别离,多好!可很多时候,我们就不像干枯的叶子,刚才还在笑,不经意就从枝丫上飞走了……”她的话仿佛是佛经里参悟物象而偶得,我越发不明白她为什么多了苍凉的感悟,这个年龄应该喜欢那些鸡汤一样的心灵妙语,她显然不感兴趣。   那片丛木是土话称之为“玻璃柴”的植物,秋天来了,可以在短短三日之内就枯叶,但总是恋在枝头不去。   “走,别喜欢这些没有生气的东西!”我怕消极的物象影响了小慧的情绪,“喜欢菊花吧,翻过这座土丘,那里是明朝大隐董樵的‘菊坡’,要比陶渊明的‘东篱菊’气派。”   “姥爷,这次你懂得我的心思了。”小慧也许被悲凉染透了心,需要逃离自己编织的情网,“如果人,真的‘宁可枝头抱香死’,那就真的不死了。”   我不敢随她吟诵这首《寒菊》诗,诗意多解,她已经是初四的学生了,那日她背诵古诗就有这一句,她曾经问我,这句诗隐喻了什么品格。可现在,不是我考她,而是她在给我出难题。   秋色染织了一坡的灿黄,亮如繁星,秋风吹拂,仿佛一面黄色的锦缎,泛着柔波,软软地颤动。两只黑色的蝴蝶在野菊丛中窜上潜下,宛如是表演一场无人欣赏的双人舞,自得其乐,如此曼妙的景致,应当会扫荡小慧那些挥之不去的凉意了。   “化蝶的故事,就是这样得来的吧?”她似乎总是喜欢跑题,我也被她牵动了情丝,想起了“庄蝶晓梦落孤墓”的断肠句子了,我只能作哑。   “化蝶的故事多么美好,就像是为梁祝唱一曲双双还……”我已经背叛了那些历史典故,胡乱搪塞她,“这菊啊,本来就是秋之物,霜之奴,唯有陶公可以怡然自得地唱‘采菊东篱下’,我查遍了董樵,不敢写一句菊花诗。”我转移了话题,生怕再让她跌入下一个陷阱。   “那是天下的菊花诗都让陶渊明写完了,再写就是画蛇添足。”小慧跟上了我的思路。我摘了几朵放进了她的手提袋,“回家端详着野菊,你就诗意大发了。”   “呵呵,还文学教授呢,没有听说么,没有秋风吟,哪来菊花诗!”小慧将军,我真的无言以对,很多时候,自恃可以玩转诗词,却玩得毫无诗意了。有时候,如果不是把哀伤的感情刻在秋色上,我很愿意和小慧切磋那些秋词,她喜欢和我对垒,我是相信头脑风暴可以带来尘沙之下的灵感的。      五   小慧游山,执意要收藏一秋的颜色,路边的无名小花,飘落的无名树叶,都可以成为她影集里的倩影,我不能败坏她不放过秋色的心思,只能默默地随她,也不再去挑起她灰暗的情绪了。   秋意往往给我们很多意外。一沟深绿未凋的繁叶,我们往往不会太在意了,却总是被秋色左右。一株硕大的银杏树,罩住了半个池塘,金黄的落叶吻着水面,然后,都慢悠悠地沉到了塘底,铺设了一个斑斓的水中世界。我希望美好的意境就这样定格不动,不要再染上阴暗的色彩。   还有很多挂在树上的银杏叶,如密密匝匝的小扇子,扇面是黄锦包裹的,唯有秋风可以在树上画出扇面画,秋风不虚度,总有绚丽相送。小慧蹲下来,展开她的影集,挑选着满意的小扇子,很快就编织成一把大扇子。   我正要夸赞她的奇特构思,她却抢先说:“多么像连衣裙,柔美的曲线,转起来会迷住眼睛的,你想到了什么?”她考我的想象力。   “嗯,就像翩翩舞女的裙!”我的迎合显然她不能满意。   如果一个人的想象力,跟着别人转,很容易被别人的情绪左右的。小慧不满我跟风。显然她是想让我摆脱一路上低沉的赏秋心情,可我已经被她感染了,本来我对秋色到来已经很坦然了,自觉“悲喜不惊”,秋色无论怎么萧条,怎么冷调,毕竟她搅匀了一腔酽酽的颜料,没有放过任何植被,那就无需因自己也在其中而怀殇了。多少年了,我波澜不惊地接纳着秋色,正如我们可以为春来而跳跃,为何就不能为秋浓而温婉相送;我们可以为夏荣而歌,为何就不能为冬凛而醉!   我们离开那些容易启发我们无限遐想的秋叶飘落的集中地,穿过林间,抚弄着凛然迎风的枯枝,毕竟这是年老的人的忌讳,小慧不会感物而伤青春之怀,她还没有苍老的人生体验。   可我又被秋色感染了。我看见在落叶的层缝中有许多美丽的褐色叶片,仔细一看,竟是褐蝶的双翼因死亡而失落在叶片之中,褐蝶结束了自己一季的生命与落叶无异了。尘归尘,土归土,最终都随风逝去。不忍看眼前的惨象了,我努力往最光明的一面去想,也许,活着的时候可以浪漫地飞翔,可以与日争辉,就已经足以让生命不白白走过一场。这些情感顿悟,很多是针对小慧的消沉而生的,带着出气顶撞的情绪,但我喜欢这样去想,毕竟我不是很容易就投降秋色的人。 武汉检查癫痫病的费用要多少湖北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武汉靠谱的癫痫病医院湖南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