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文子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光阴荏苒,近三十年没见过文子了,年少时我跟文子住同一栋楼,分属不同的单元,我家在五楼,而他在一楼居住。寻常,我与他在生活中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知道彼此的存在而已。   文子的母亲年纪轻轻时不务正业,抽烟酗酒样样都来。在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下,婚外怀上了文子。惊惶的小姑娘偷偷的用药物打胎,差点一尸两命,无奈之下诞下文子。后与她的男友不留一语远走他乡杳无音讯,文子只得寄居外公家多年。   文子是个与众不同的很特别的孩子,曾记得国内某著名笑星在舞台上常以扮演残障人士来取悦观众,这一系列的形象有不少就是文子模样的速写。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想起文子,无论如何我笑不出来。时常念及他那纤弱的小肩膀似乎撑不住什么重量,上面的小脑袋像一颗柔嫩的小树苗随时迎风轻轻的摇摆,左右粉嫩的脸蛋儿伴随着一双弯弯而如黛的眉毛总是不由自主的一上一下的抽动,大大的眼珠儿斜斜的,巧巧的小嘴儿歪歪的,说话吐词艰难,含混不清,嘴角永远的挂着一行亮晶晶的口水就像一只贪吃的小馋猫,无论在哪里他永远翘着一双貌似捏着兰花指模样儿而僵硬的小手掌。一双弯曲而硬邦邦的小腿儿,走路时像个醉汉亦步亦趋歪歪斜斜,不到两三步便硬生生的扑倒在地。但当他遥望着院落中的孩子们追逐嬉戏的时候,目光并不呆滞,漆黑的眸子常迸射出一股子令人心疼的光芒来,那清纯灵动的目光与正常的孩童并无二致。如果文子是个正常的男孩,应该是个很俊俏,很惹人怜爱的孩子吧。   幼小的文子没有户口,也无法接受正规的教育,寄居外公家无所事事,其活动范围从未走出过我们生活的院子。每当夕阳西下,紧邻院子的小学下课铃声响起时,传来孩子们的阵阵欢声笑语。我常看见孤单的文子颤巍巍的仰望着小学那个方向发呆,阳光洒在偌大的院落中渐渐地拉长了他瘦小而歪斜的身影,伴随他的只有天空、云朵,周围的建筑、草木以及它们同文子一样渐长渐宽的阴影和徐来的如水的凉风,而我通常只给他留下一个匆匆来去的背影。   这一年,高考临近。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下了自习课匆匆回家,夕阳的残晖洒落在静谧的院落里,其间树影婆娑,炊烟缭绕,一切清晰可辨。“妈呀,放开我,放开我!”一个童稚而惊惧的尖叫声传来。我扭头一看,院落中时年五六岁的近邻小李子满头大汗,张皇的跺着自己的右脚,而他左脚却被一个匍匐在地的,瘦小弯曲的身形死死的箍着。不远处建筑物的阴影下躲着一群孩子,他们望着这里张口结舌不知所措。那匍匐在地的人自然就是文子了。他一字一顿含含糊糊的很艰难的说着什么,歪斜的嘴角口水和着鲜血不停的滴答着。那怪样儿的确让孩子们恐惧。“不要怕,踢他,踢他!”阴影里面的一个小孩壮着胆子探出头来朝小李子招招手。小李子也顾不得啥了,抡起右脚便直奔文子的肋下。紧要关头被我喝止。   突现救星小李子瞬间没了刚才的那股子狠劲儿,哭丧着脸对我喊道:“王哥,救命,救命,这只死蚊(文)子嗡嗡嗡的老缠着我不放,我害怕。”可是匍匐在地的文子很执拗,任我怎样温言相劝,他就是不肯撒手,嘴里含含糊糊说着什么,我艰难的听懂了一个“玩”字。举目四望,傍晚,大人们已归巢藏在厨房里忙碌,唯剩这一群躲猫猫的孩子。   小李子再也耐不住了,便放声“妈呀,妈呀”的嚎哭起来。我心里着急,只好用蛮力掰开了文子的双臂。小李子趁势跳开,喘息着隐没在伙伴们中间。我搀扶起文子,他并没有看我,而是晃着脑袋向小李子逃去的方向拼命挣扎,嘴里含糊的说着:“糖……有糖……”他的另一只手同时拼命的摸索着自己的衣兜,糖果随之散落一地。“呸!谁稀罕你的糖,王哥,小心,他的糖有毒,他是个怪胎,小心吃了你!”小李子在阴影里探出半张有泪痕的脸对我小心翼翼的说道。一番折腾年少气盛的我心里有火,啐了小李子一口,骂道:“他是怪胎?胡说八道!”小李子一愣,认真的说:“王哥,这是我妈说的,真的,不是胡说。”话音刚落,院落里一片哄笑声,原来院子里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喜欢热闹的人们,纷纷探出头来想一睹究竟。   “喂喂喂,那个小王啊,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哟,我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可没有乱教娃儿。你老汉儿在单位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我哪儿敢得罪呢,嗯,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儿子当然是很有教养的,是吧。小王,你说,到底是谁在胡说八道呢。”一个包租婆似的人物从窗台探出头来,漆黑着脸盯着我,展开损人之舌,夹枪带棒地说着。“小李子!还不滚回家吃饭!”说罢便“咣”的一声关掉了窗户。   小李子老远的绕着我和文子躲了过去,回过头惨兮兮地对我说道:“王哥,今晚我妈肯定要打我,咋办?”我耸耸肩不置可否,低头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糖果揣进文子的衣兜,掸去他身上的尘土,拭去他嘴角的血渍。我发现文子那漆黑的眸子亮晶晶的正仰视着我。我暗自叹了口气,索性好事做到底,便俯下身子对文子说:“来!哥背,送你回家。”文子不再执拗,温顺得像头小绵羊匍匐在我的背上,他的小身子是温润的,散发着正常人的热度。   文子家里,外公向我道谢之余捶胸咳了几声摇摇头叹息道:“唉,年纪大了,不中用了,看不住文子,文子这样做不外乎是想跟院子里的小朋友们玩,衣兜里的糖是我给他装上的,并告诉他如果有小朋友跟他玩儿记得要请人家吃糖。其实咱们家的文子挺聪明的。可惜人家的孩子总是嫌弃文子。唉!”当我转身告辞时。文子箍着我的手臂不让我走,那双黑漆漆的眸子亮晶晶的放着光。“多,多(哥哥),你,能,能,陪--我玩儿吗?”文子艰难说道。我友善的笑笑摸了摸文子的头,既不答应也没拒绝的告辞走掉。文子倚门不舍。高考临近,我哪有心情奢谈一个“玩”字。   回家的路上,小李子家隐隐传来老娘教训儿子的声音。“你这死孩子,叫你胡说,叫你胡说,老娘的脸都让你丢尽了。”小李子的母亲用藤条之类的东西抽在小李子身上啪啪作响。随之一阵嚎哭“妈呀,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我可没有胡说呀,明明,明明就是你说的嘛。呜呜呜。”“你还说!老娘我今儿非打死你不可。你往哪儿跑。”随之小李子家里一阵鸡飞狗跳。   本以为与文子的事告一段落,我心无旁骛的备战高考,去迎接人生中即将开启的崭新阶段。星期日午饭后,家人怕妨碍我的功课,借故出门。我正潜心复习,忽听得自家门角传来一阵沉闷而细微的响声,不知谁家养的猫啊狗啊的在挠门。开门俯视,天啊,一个熟悉的瘦小的身形正匍匐在我家的门口。没错,就是文子。但见他满身尘土,纤细的手臂强撑着地板,抬起了那摇摇晃晃的小脑袋,乌黑的眸子亮晶晶的仰视着我,虽然他的小脸颊不停的抽动,嘴角的唾液滴答的流着,那笑容虽怪,但是我看到了他那天使般的纯真。“多多,可以进来吗?”文子含糊的说道。   我忙扶起了他,仔细打量,文子身上那纯白的衬衣变成了灰黑色,并划拉了一个大大的口子,小手掌漆黑,身下裸露的两个膝盖早已磨破了皮,灰浆和血液混成黑乎乎的一团附着在上面。我明白,一个常人从一楼跨到五楼非常容易,对于文子而言,却很艰难。他为了寻我,竟然动用纤弱的四肢爬到了我家门口。处理完文子的伤势,扶他坐定。文子对房间中琳琅满目的书籍很感兴趣,眼睛亮晶晶的,指着它们说:“多多,能给我讲个故事吗?晚上睡觉的时候爷爷总给我讲故事。好听得很呢。”我抬眼而望,童蒙时代的读物已不知封存于何处。我心中惦记着自己的功课,但被文子的行为所触动,便取下小说《西游记》逐字逐句的给文子讲解了起来。文子屏住呼吸,一双眼亮晶晶的听得非常认真。精彩处忍不住手舞足蹈。约莫一节课时间心有挂碍的我停止了讲解。文子意犹未尽,接过书本小心翼翼的摩挲着书中的插图,言道:“真棒,我长大了也要当齐天大圣,一个筋斗就翻到多多家来啦。多多,能不能借给我,我让爷爷讲。”与文子相处一段后,他讲的话我已基本能听懂。我是个爱书之人,书籍嘛,万万是不能借出的,想想适才文子黑漆漆的小手,心里有点怪怪的。我不忍伤了他的心,只是哄他道:“文子如果想听,下回哥哥有空就给你讲,好吗?现在哥哥忙,要学习了。”文子虽失落,却很自律,两眼望着满屋的书籍痴痴呆呆的放光。不一会他又被我满口的英文所吸引,兴之所致,我顺便教了他十来个简单英文句子。看看时间尚早我决定送文子回家。高考在即,我实在不愿意为他耽误自己的学业。此时,文子自信满满的说道:“多多,你今天教我的我全记下啦,不信你听。”于是他模仿着我的神情讲诉了起来。虽吐词含糊,然仔细听来,竟然没有任何差错。尤其模仿我那讲解时的表情,真是惟妙惟肖令人忍俊不禁。文子超群的记忆令我惊叹,比正常的孩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忍催促文子回家,默许他在我的书架前转悠赏玩。文子很懂礼貌,他摊开小手摸摸这本,抚抚那本,然后再侧脸望望我,一副渴求的样子。他那海量的求知欲戳中了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于是我将他指定的书本尽量的讲解给他听。文子还是屏住呼吸两眼亮晶晶的听着,即便是手舞足蹈也好,他捂着口儿,忍住欢呼,从不打断我的精彩讲诉,讲毕时他缠着我不停的询问书中的这那,闹得我满头大汗疲于应付。看得出来这天文子学得非常认真,我感觉他从未有过的这般开心。   临近傍晚,院子里传来文子外公的呼唤声,文子确实该回家了。他温顺的趴在我的肩上,悄悄的而非常失落的对我说道:“多多,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好想好想上学呀,好想跟其他小朋友们玩儿,可爷爷就是不让,就连院子里的小朋友都不理我,都说我是怪胎。”我心中难过,随口说道:“没关系,在哥眼里,你是个好孩子,哥陪你玩儿,好吗?”“真的?”文子惊喜,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原本温润的身子变得滚烫。回到家后文子倚门而立,对我招招手:“多多,Bye! I\\\\\\\'ll see you later。”文子居然现学现用上了,真聪明。   回到家中看见满桌堆放的书籍,想起文子下午的到访而被耽误了的功课,如果他常来……唉!我开始后悔对文子轻易许下的承诺。我将书籍一本一本的放回书架,最后发现桌面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数颗装饰精美的糖果,在夕阳下亮晶晶的闪烁着七彩光芒。无疑,这是文子留给我的。为了表示对文子的尊重,我郑重的拾起剥开了它们,将那些精美的糖纸夹在了书中,文子的糖的确很甜很香,回味悠长,然最终我还是做了个后来困扰我很久的决定—为了高考,啥都不管了。周末寄宿学校,家中如无什么事尽量不归。   星期一清晨,我背包上学,发现小李子在文子家门前鬼鬼祟祟的绕着走。对文子我心中有愧,便上前一把揪着,将他带到了墙角,小声对他说道:“我上学了,这段时间不会回家。其实文子挺聪明,挺可爱的,他太孤单了,你们交个朋友一起玩儿吧。帮下哥的忙,怎样?算哥求你了。” “啥?那只死蚊子?死怪胎?不行不行,王哥,求求你不要求我,饶了我吧,我可不想挨打。你看。”小李子裸露出手臂那条条快要消退的紫痕,惊恐的言道,“这是我妈前晚打的。她说文子的妈是个坏女人,所以生了个怪胎,最后警告我遇见文子躲着走,不然会传染怪病的。王哥,千万千万别跟人说啊,否则,否则,我妈……”小李子哼哧哼哧的抽噎起来,趁我不备抹着眼泪逃了开去。那时我还很年轻,真不明白一些成人为何这样对待文子,还要将厌恶情绪强加在自己孩子身上。难道天地之大,文子的容身之处仅仅是这一块偌大的空空的院子,最终被人遗忘?   距离高考没几天了,由于父亲工作的调动,我们得搬家。还是一个周日清晨,天色湛蓝,阳光吐露,院子里的树木花草郁郁葱葱。我拾掇着家里的一堆行李,站在院子中央回望着,心里有个打不开的结,我不敢面对文子,更不敢向他告辞。“多多!”远远看见我的身影,文子惊喜的跌跌撞撞地向这边扑来,头上缠着白纱。这是怎么回事?紧随其后的文子外公解释说自从文子在我这里听了《西游记》的故事后,老梦想着做一回齐天大圣,无论哥哥在何方,一个筋斗就能找到。前几天站在台阶上嘟囔着念过咒语整个身子便翻了下去,幸好台阶不高,只磕破了头。我一阵脸红发烧心中愧疚,嗫嚅而久不能言。最后文子外公紧握着我的手说:“小王啊,我真要谢谢你,自从跟你玩了半天后,文子变得开朗多了,做梦都在叫哥哥,把你教他的所有常挂在嘴边,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可惜我没啥文化,教不了他那么多呀。如有机会常来我家玩啊。小王,真是谢谢!”文子突然艰难而拼命踮起脚,用那温润的小嘴儿亲了亲我那张木然的脸颊。“多多,你看,送给你。”清晨的阳光下,怀中的文子捧出数颗精美的糖果仰着小脸蛋对我说道,“听王爷爷说你要高考,Good luck to you!(祝你好运)”我无地自容,赶忙从行李堆中掏出了那套《西游记》赠予文子,不料书页散开,夹在里面那五彩缤纷的糖纸围着文子随风翩然飞舞,在阳光的掩映下散发着一阵阵奇异的童话般的光芒。“蝶儿飞啰,蝶儿飞啰”文子摊开双臂站在它们中间雀跃着欢呼。晨光下,蝶儿相伴的文子简直就是童话世界里快乐纯真的小天使。   自此以后由于种种原因,我再也没有回到那居住多年的院子,与文子断绝了音讯。多年后从父亲口中偶然得知,在我寄宿学校那数月间,文子每个周日下午都会单独爬上五楼找我,说这是跟多多的死约会不见不散。父亲不忍,将实情告知。文子懂事,不哭不恼,只是心中念着多多,希望驾着筋斗云去学校找他,再听他讲诉齐天大圣的故事,再听他嘴里念叨着“Good luck to you! I\\\\\\\'ll see you later……”   多年来,每每想起文子,心中愧痛。文子,我无意间帮助了你一次,获得了你一片毫无保留的,诚挚的心。最后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拒你于千里之外,失信于你。而你却始终念叨着我的好。文子,每次见我的时候,你真的不必仰视,真的。在我们这些所谓“正常人”的世界里,许多人并没有像你那样活得快乐、健康、善良与自信。 郑州治疗宝宝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洛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哈尔滨正规癫痫医院的选择标准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