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中学往事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摘要:我骑着“永久牌”自行车,踏着别扭的“三角架”,驶往老远的乡中学。因个儿还不够高,上不了坐包,我只能踏三角架。踏行时身板旁倚斜出,深一脚浅一脚,山路遥迢,久了浑身酸疼难耐。初一下学期,我便勉强能蹭架在单车横杠上踏半圆了。土路坑洼崎岖,奇陡处,胆小的我赶紧下车,推扶至缓坡处再骑。去时全是下坡,归时一路推扶,令几乎与单车同重的我举步维艰。 (一)   十二岁那年,我考入离家二十里远的岩岭中学。那时的小升中,还需达到录取分数线。我村位于闽赣交界至高点,从村庄去往闽赣两头,均是陡曲坑洼的盘山坡路。每周背着沉沉米菜,负重徐行,举目遥迢,青山满目,令人望而生畏。   我骑着“永久牌”自行车,踏着别扭的“三角架”,驶往老远的乡中学。因个儿还不够高,上不了坐包,我只能踏三角架。踏行时身板旁倚斜出,深一脚浅一脚,山路遥迢,久了浑身酸疼难耐。初一下学期,我便勉强能蹭架在单车横杠上踏半圆了。土路坑洼崎岖,奇陡处,胆小的我赶紧下车,推扶至缓坡处再骑。去时全是下坡,归时一路推扶,令几乎与单车同重的我举步维艰。   家乡兴修水库,将原下柏昌岩岭乡政机构迁至山高水冷的长甫村。原街的乡民一半迁往高田丰山等乡镇,一半落户岩岭。我读初一时,哥也在初三补习。那时学校迁来还不满五年。校舍是两排呈一字型的两层式砖瓦楼房,前面一排是教室和宿舍,坡上后一排是教学楼和教师宿舍。学校依山傍水,靠后是连绵起伏郁郁苍苍的山林,围墙外是稻田莲田和哗哗流淌的小河。中小学设在一起,初中各年级设两个班。学校有二十多位老师,除一些民办代课教师外,其他全是风华正茂的师范应届小伙子,全校似乎罕有大专毕业的老师。岩岭山高路远,交通闭塞,这些来自下水城镇的年轻教师,屈居这偏远山乡,难免人心思走。   那时周六还得上半天课。午后,同学们从校园蜂拥而出,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稀稀落落地赶回各自的村落。我村距学校徒步得两小时许,沉沉的米菜,让那些弱小女生腰酸腿疼,不堪重负。   三间偌大的男寝室在二楼,楼层是木隔板,地上摊开三排席被,同学们用各自装米放菜的小木箱一溜隔开。女宿舍仅有一间,在老师宿舍那排最边上。全校女生人数甚少,各村离校均远,大多女生吃不了寒苦而纷纷辍学。   老师饭堂用水从后面的井里抽。同学们淘米做饭全用校外河坝里的水,清晨洗漱也浩浩荡荡的往河坝上赶。这截河坝是长甫村民为灌溉农田而筑的。夏日,同学们常躲在坝下浅水处游泳戏水。   河对面是乡政府和各机关单位,还有条一字铺开的岩岭长街。   用玻璃罐带来的熟菜,闷热夏日里,两天后便漫起白膜,酸馊扑鼻。学校食堂只管老师的菜,从不供应学生的菜。我们从家里带些萝卜、竽头、红薯、马铃薯、辣椒等生菜,可边留边用盐酱熬熟来拌饭。周三若有同学骑单车回家带菜,也会顺便帮同村的同学捎上。每天中晚餐便有对街的人挑汤水过来卖,一角钱两勺,偶尔汤里油足料多就卖一角一勺。因拿不出钱,同学们大多用米来换汤。那时我每周的生活费大抵是五毛,偶尔能得到一块钱时,便心花怒放了。   周三下午是劳动课,全校所有学生均要上山砍柴。同学们拿着各自从老家带来的柴刀,三三两两相约上山。学校规定,初三年级下学期不用上山砍柴,以便专心备战中考。   学校做饭的是温毕贤和房阿姨。就餐之前,两人便将蒸好的十笼摆满饭盒的木屉抬到门外坪场凳架上,供蜂拥而来的学生们选认。每个饭盒上均刻有标识,偶尔不慎拿错,发觉后都会赶紧送回屉中。有些顽劣的同学经常故意掀开别人的饭盒,盗取里面带蒸的芋头红薯或马铃薯吃。同学们常趁毕贤和房阿姨两人抬饭之机,遛进饭堂用口盅偷打饭桶里老师们吃的香滑润稠的饭汤。大木桶烧好的开水顿放在饭堂门侧,同学们每餐打一盅开水,用来泡饭。一毛五一包的榨菜,我们总要划算着吃够三到五餐。那时没有学生就餐的桌堂,我们端着饭盒,有的倚在桐树下,有的坐在课桌前,有的蹲在草坪上,米余宽的宿舍檐廊下,更是齐刷刷地站满了就餐的学生。   对街有家“一流包子”相当诱人。那个大肚腩,满脸络腮胡子,阔脸体壮的老板绰号叫“一流师傅”。一流师傅常将当日未卖出的包子和煎饼装在铝盆里,上面覆块朴布,笑容可掬地端捧到教室课桌上叫卖。农村穷困,学生大多用米跟他兑换,一锅锣包子能换去半袋大米。望着同学们咬着香喷喷的肉包,质地柔软绵糯的煎饼,我咽了咽口水,喉溜溜地赶紧走开。但偶尔还是忍不住违心地用小竹罐米换上一块甜饼。散圩后,街头那些卖油炸的小贩常挑着未卖完的食物来学校,浓香袭人的油炸面饼等,引得我们涎水直流。   不久,有位师属在学校开了间杂货店,一些同学更是日夜思量着用大米换各种零食:月饼、雪糕、蚕豆、花生瓜子等,凡是卖的东西一律可以用米兑换。一些顽劣的学生,每周从家里驮来大量的米,以飨那张贪馋的嘴。   那天,听说有个学生被拷在乡街上,下课后同学们纷纷前去探看。这同学是初二班级的,长得矮小猥琐。瞥见我们过来,他埋着头,盯着地面,不敢瞅我们一眼。他蓬头垢面,反剪双手,被派出所拷在街院水泥电线杆上,耷拉着脑袋,奄奄糜糜。远远望去,好似田野里吓野猪的糊假人。   他向派出所招供了不少劣行:偷过寝室同学箱里的米和钱,偷过单车,偷过店里的剪刀、老虎钳和食品等。   不久,那名同学被劝教了一番后,放回学校。那天书声朗朗,猛听窗外传来阵阵惊呼。那名同学躲在男厕所畏罪自杀,被上厕所的老师发现,吓得他目瞪口呆……该同学已口吐白沫,匐在脏兮的地上痛苦地抽搐着。老师立马将他抱起,冲向对街的卫生站,另两名老师闻讯赶来相助。   此后好久,同学们夜里都不敢独自去厕所。他一连吞了几包老鼠药。到医院时已气若游丝,奄奄一息,经全力抢救仍不幸身亡。年仅十四岁便夭折,少不知事,令人遗憾。   午夜,教学楼上传来激烈的争吵,该同学的家属赶来与学校理论,尖厉的吵声撕破了乡村静谧的夜幕……   (二)   白霜铺地,刺骨干冷。环境恶劣艰苦,许多学生熬不过凄冷萧索的寒冬,纷纷辍学。天蒙蒙光,电铃鸣响,同学们踩着凄冷的霜冻,蚂蚁般涌往校外河坝上洗漱。刺骨的河水,劲厉的朔风,冷得牙齿咯咯打战,毛巾都不敢往脸上蹭,有些同学索性用干毛巾象征性地往脸上抹两把。   课间,同学们闹哄哄地蜂拥着挤往教室的墙角,众人团团着力地相互挤挨,叫闹着驱逐严寒。   初二那年,有位英语老师擅自规定:考试分数若在六十分以下者,按一分罚一角钱。有两次我考了五十来分,一周五角钱生活费便被可怜地掳走。分数低的同学更是叫苦连天,哭笑不得。罚了数次之后,这项规定便没了动静。   那时我们正值长身体,时常每餐仅用白开水淘饭吃,腹中没有油水,早晚自习时,肚里总是痨痨哇哇,暗暗地饿得慌。   逢音乐课,语文老师温季妮便教同学们唱歌。季妮老师来自县城,正值青春年华,一头披肩的乌发,着装略显洋气。她性格温柔,极少责骂学生,大家都爱上她的课。她提着录音机来到教室,反复播放好听的流行歌曲,让同学们学唱。季妮老师嗓音清亮,唱歌时深情柔美。播过几遍,她便带我们清唱:“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雾中的梦想不是归宿……”她教我们唱《我不想说》、《恋曲1990》和《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等流行歌曲。歌声荡漾在校园,一浪高过一浪。歌声飘进了有关领导耳朵里——这还得了!放着好端端的革命歌曲和经典民歌不唱,偏教这些乌烟瘴气无病呻吟的情歌,成何体统……   (三)   那天,上午最后一节班会课。上课铃响,班主任谢老师布置同学们看书作业,他要去开会。谢老师二十出头,刚从宁都师范毕业,长得浓眉乌眼,灼灼的目光里透着几分狠,平素同学们都惧他三分。他一走,教室里渐渐欢活起来。约十分钟后,我和同桌小温谈论起《上海故事会》中某个情节,说着说着,不知何时谢老师已趋门外窃听。   “你俩给我起来!”谢老师凶神恶煞般从门外冲奔进来,狰狞着脸厉声呵斥:“谁让你们说话的!”   我和小温战战兢兢,悚然立起,埋着头,吓得大气不敢喘。   “你俩给我站出来”。   预感大事不妙,我俩双腿打颤,缓缓地挪到通道上。教室里课桌分成三排,两边靠墙,中间一排,通道围着中间转。   “跪下!……”谢老师一声断喝。   我俩惊惶失措,吓得双腿抖索不止。惶惑间,突然谢老师一个箭步冲过来,穷凶极恶地横扫小温一腿,小温当场跪扑在地,吓得哇哇哭将出来。    “你再哭!”谢老师怒不可遏。小温啜泣着,双肩一抽一颤,强抑住哭声。慑于谢老师的淫威,年少的我赶紧跪了下去。教室顿时鸦雀无声,此时连掉根针都能听得细。同学们怔怔地看着,屏声敛息,不敢声张。   “你俩给我绕教室‘走’十圈!两人分头反方向绕着‘走’”。谢老师不知是受到何等打击,竟无端地迁怒到我俩头上。那年我才十三岁,在十八岁之前,我从未去过县城,窝在大山里,异常胆小怯懦。   万般无奈,我俩只好拖着双脚,磨蹭着跪行。同学们的目光一时齐刷刷地扫向小温,一时又齐刷刷地射向我。我头皮发麻,犹如万箭穿心,几近崩溃,脸上火烧火燎,恨不能找个窟窿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小温更是满脸烧红,泪水涟涟……   此刻,一分钟胜似漫长的一世纪。我脑中一片混乱,机械而麻木地跪行着,恍若置身于噩梦之境,生命似乎要耗在这冗长的折磨中了……漫长的十圈终于“走”完。压抑沉重的同学们也似乎长长的缓了口气。   这时,谢老师嘴里嘟哝了一声。我俩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同学们亦茫茫然。   “好啊!叫你们起来竟敢不起来,还没跪够是吧!那再给我跪五圈!”谢老师气咻咻地瞪着眼,尖利地叫着,变本加厉。真想不到他竟然如此恶毒,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我俩浑身打颤,吓得要命。蚊子般嘤嗡啜泣着哀哀乞怜:“我们没听到,没听清……”   谢老师十分不耐,恶毒地泛着白狼眼,没半点恻隐之心。   忍着双膝钻心的疼,我俩悲愤交加。只得忍辱负重又跪行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几声天籁之音终于将我俩从地狱中解救出来。   谢老师没叫我俩起身。气呼呼地宣示同学们下课,便拂袖而去。谢老师一走,同学们马上将痛哭失声的我俩拉扶起来。捋起裤管,大家惊呆了,双膝烂红一大片。我俩踉跄着回到座位,伏桌痛哭。许多同学双眼潮红,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是不断抚拍着我抽颤的双肩,一个劲地说,“别哭,别哭了,快去吃饭……”   几个要好的同学将我俩的饭盒选认出来,端到教室给我俩。饱受羞辱与折磨的我俩哀戚踉跄着来到寝室里……   那时,大姐在乡政府上班。她偶闻在乡政府住宿的同学论及此事。问及我,我低着头,支吾着说,“没……没什么……”姐姐也未再追问,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幸好乡村同学心灵纯朴,好长时间,我俩行路匆匆,低头寡言,不敢看同学们的眼晴。同学们没有嘲笑和羞辱,大家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我俩心灵所受到的深深的伤害。   多年以后,每当我想起那天噩梦般的遭遇,仍心有余悸,愤懑不平,觉得万分冤屈(我和小温仅是说了几句话而已,至于这样吗)。假如当时我俩敢于反抗,事情也许会是另外一个结局。可当时弱小的山里娃,哪来那股勇气呵!哪有力量与老师抗衡,对峙。   此事成了我心灵无法愈合的一道伤痕,永远地烙在我年少的记忆里。如今,随着法律的逐渐完善和健全,人权得到合理的保护,类似的校园暴力早己销声匿迹。   (四)   有痛苦,也有欢笑,中学也给我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初三那年,一班和二班各剩落两名女生。温细菊和邱满秀坐我正前排,温细菊与我交往甚好,邱满秀和温昌彬两人要好,一直误被同学们当成恋爱的笑谈。闲时,我和同桌偶尔扯下她们的秀发。她们一惊,扭头莞尔一笑,分不清哪位扯了她,只能愠怒嗔怪地用书轻拍我们。    细菊家就在校外的路边。那天晚自习,她走过我身边时,冷不丁往我桌上塞张纸条,我心下一惊,赶紧放入抽屉。抬头环顾半圈,发现同学们都在专致作业,便在桌下偷偷展读。我若无其事地走出教室,昏暗的过道边望见细菊的身影。她向我招了下手。她从家里带了些炒熟的构莲给我吃。说罢,她便从衣袋里掏出几把构莲,我赶紧抻开口袋来装,心下却很慌张,生怕被同学们望到。这时,走廊尽头的梯口蓦地闪现一个身影,我低声说:“有人来了……”于是双双赶紧散开。我若无其事地踱进教室。那晚获得满满一袋香喷喷的构莲,让我美滋滋地品尝了好几天。   那时早读课,我们常捧着书本,出到校外溪水潺潺的河边。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音。河畔蜒飞蝶舞,杨柳依依。我们伸腿坐在堤坝上,或坐在草丛边看书朗诵。偶尔,随手在碧波荡漾的莲田掐一朵莲蓬,三下五下剥落青莲,装进裤兜里,惬意地嚼着鲜嫩脆甜的莲子,一边“子尔曰乎”。   那时我热爱文科,全校作文比赛曾得过奖。语文老师李勇对我们很好。他大我们七八岁,刚从宁都师范毕业。他和蔼可亲,常和同学们倾心交谈,谈我们似懂非懂的人生、理想和未来(毕业后无缘再见,去年偶然得知他已离开人世,令人悲痛和遗憾)。初二那年,熊友琴老师浩浩荡荡地率领两班同学前往石城最高处——金华山游玩。半坡至山巅林木甚少,两旁尽是低矮的灌木杂草,里面布满了红艳喜人的茅楂。每人拎着两个食堂特意为郊游同学而蒸发的甜馒头,山高石阶陡,同学爬得兴致勃勃,洒下一路欢歌笑语。   因校风涣散,教学质量落后,数年来,能考上师范的学生如凤毛麟角,能考上重点高中的亦屈指可数。九六年,我们初三两个班级共五十名学生前往丰山中学参加中考,结果名落孙山,令人大跌眼镜。五十人中竟没一个考上师范,另两名同学分数勉强达到重点高中,有几个同学(两个补习生)分数达到了职高录取线……   从此,我们就像未加工好的半成品,挤进了社会的大潮中。踏上了属于各自那条艰辛而漫长的人生之路。同一个起点,有的已然发迹,有的正在颓落,有的正目光坚毅脚步笃定地奋斗在理想的路上。无论成与败,全靠各自的造化和际遇了。         武汉羊羔疯哪治疗好手术如何治疗癫痫疾病出现癫痫疾病女性癫痫病患者可以生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