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梅香寒塘月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景观
摘要:袁梅闻言,鼻子一阵发酸,滚烫的液体瞬间盈满眸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纤细柔弱的双臂紧紧地攀住男友的颈项,羞红的脸庞微微仰着,娇嫩而湿润的唇瓣骤雨般的回应着佑铭的激情誓言 。 今年春节刚过不久,忘年交袁梅从家乡打来电话,礼节性的寒暄过后,“......云,我和先生要去法国定居了......!”突来的一句颤音,使我愕然,竟一度哑语,但话筒那边的哽咽清晰可闻。   “梅姐,您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有这想法了呢?再说您和唐教授的事业正如日中天,如何割舍得下啊?”回过神来的我急切的心情恨不得跨越地域,出现在她的面前来阻扰她。   “我身体已是外强中干,糟得不像样子了,也难得老唐答应一同前往。”“......”舒缓而慵懒的声音倾诉了四个多小时,我才发现外表光鲜,令人羡慕的梅姐,她的艰难与苦楚真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但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出现困境也不全是单方面的责任。凡事有得必有失,只不过对于已经有家庭的人,真的要从全方位的角度去经营与呵护婚姻和爱情,否则,会给自己的幸福留下太多的遗憾!所幸梅姐发现得及时,挽救得决然。   梅姐是家乡校属一家三星级宾馆的副总,她的先生唐佑铭乃是某大学的教授。   他们在上高中时便相识相知相惜,懵懂的爱蔓延到大学毕业。   寥廓蓝穹飞鹤云,   似晶波闪倒乾坤。   连天碧叶灵芝玉,   流水闻香摄禅魂。   荷香迷漫的池旁,相互依偎着的情侣,此刻,甜蜜不再,一丝愁意一份惆怅浮现娇美的脸庞:“佑铭,我们马上要毕业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呀?”   学校的规定是学子们应该回到户藉所在地,到他们的家乡去发展去实现他们的抱负。   红尘路上束棘浓,    砺练功名转眼空。   若比江河为美酒,   我心方寸破苍穹......    佑铭在沉思良久后,伸出右手轻轻梳理着袁梅额海边的发丝,然后神情异常坚决地说:“不,我们都不回原藉,哪怕就是做小工,我们也要守在一起!”揽着袁梅肩膊的左手紧了又紧。   袁梅闻言,鼻子一阵发酸,滚烫的液体瞬间盈满眸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纤细柔弱的双臂紧紧地攀住男友的颈项,羞红的脸庞微微仰着,娇嫩而湿润的唇瓣骤雨般的回应着佑铭的激情誓言。   第二天,他们一起去找了共同的导师,被感动的导师以少有的开明和热情,带着他们一起去了校长办公室,表达了两人强烈的共同愿望。   令他们意外的是,校长竟被他们感动得眼眶发红,异常激动的站起来扶住佑铭的双肩,一再表示会慎重考虑的,并立即让身边的老师召集所有校方领导到会议室。   原来,当年的支边名额还没人报呢?校长正为这事愁着了,瞌睡正好有人送来了枕头,一下就解决了两名额,不激动才怪呢。学校领导因他们的出现,而解决了支边的重大政治任务,受到了国家教委的通报嘉奖。   袁梅和唐佑铭都来至贫困的农村,双方家庭在经济上给不了任何帮助,甚至极力反对他们的结合。但,三年纯真的校园生活,凝练了美丽的校园童话,在同窗眼里,他们是金童玉女般的完美结合。在他们自己的心里,彼此就是为了陪伴对方而来到这个浮华的世界。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去了荒无人烟的偏远地带——攀钢!   那时的攀钢,还只是图纸上的荒蛮之地,两个人,背着简单的行李,一路颠簸一路询问着总算到了人生的第一站——攀钢子弟小学。   性格开朗外向的袁梅,还只是代理副科的地理教师。但在工作中的那股子积极向上的开创精神和做任何事情典型的“无知者无畏”的干练风格,很快的就和为数不多的同事及她的学生们相处融洽,干得是风生水起,得心应手。而聪明内向的唐佑铭虽是数学教师,确不善与人交流沟通,而屡屡郁闷不得志。   当年的副课老师是没有政治待遇和福利待遇的,两人的工资还要时常的接济一下乡下的父母,而他们的女儿——璇,也在同年出生了,生活的艰辛并没让袁梅姐退缩,为了未来的幸福生活,便鼓励丈夫参加当年的应试考试。希望佑铭,通过自学考研,改变目前的状况。   在丈夫攻读研究生的日子里,袁梅姐独自一人承担着养家糊口,抚育女儿的重担。期间的辛酸、艰难、苦楚无人体会知晓,外表坚强乐观的袁梅姐常常在夜半时分泪透巾被,第二天眼皮肿得像水铃铛,就悄悄的去厨房用冷水一遍遍的冲洗。有时切土豆的时候就把薄薄的土豆片敷上眼睛,凉凉的甚是受用,如不小心被人看到就戏谑自己在做美容呢。   有一年春节他们一家人过节后就只剩下十块钱了,女儿眼巴巴的看着同院的孩子们穿新衣放鞭炮,就只能窝在窗子后偷偷的瞅上几眼,然后对妈妈说:“甭冷的天,我才不出去玩呢,我要和爸爸妈妈围着火炉包饺子吃......”那饺子是一半玉米面一半粗糙的麦子面合成的,要用很大的劲才能捏合,大白菜是袁梅初冬的时候,在十多里外的老乡地里帮人家拔完白菜后捡的大白菜帮叶子,还有就是炼猪油后的油渣子,切得碎碎的拌合在一起,香香的甚是诱人。在那山穷水尽的日子里,正是靠着袁梅姐的精打细算,才熬了过来。   在香港回归的那一年,袁梅姐结束了苦难的日子,先生唐佑铭研究生毕业后,供职于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从事科研工作。   第三年的初秋,红叶悄染枝头,莲子酝酿禅盘的时候,袁梅姐也来到了丈夫的身边,做某校的编外辅导员,因为他们太想团聚了,终于结束了这种分离与漂泊的日子。   也恰恰就是这年的初秋,我有幸认识了袁梅姐,并折服于她的知性,洒脱和一种无形的人格魅力。虽然我们都是编外辅导员,但在我家乡风景如画的郊外分校,虽然只有一年的时光,但我们过得很快乐!很真诚!那是进入社会以来,最好的一种工作状态与环境!有我喜欢的前辈、同事和学生,在美丽的校园,就好比一种世外桃园般的生活。   在我看来袁梅姐夫妇俩是成功的,没有必要再奋斗了,可是我错了!   在唐教授当时就职的国企,受挫还是因为他的性格,虽然是一号科研员,其科研成果也给企业带来了数以亿计的财富,但是工作了四年之后,最高层领导和企业内的骨干科研员,也就是袁梅姐的先生居然彼此不认识。   在中庸化的现实生活里,这种状态是肯定不行的。后来,袁梅姐觉得这种状态是不行的。于是乎,在袁梅姐再三的鼓励下,唐教授再度拾起教材,并在当年顺利的考上了博士。    然后唐教授博士即将毕业的时候,决定离开国企,选择高校做学问。当时国内有两所高校争抢,很快的,就在附近的一所高校就职。   期间,袁梅姐承包了校内的一家四星级宾馆,女儿璇也上了初中,接下来的四年里,袁梅姐与先生一起奋斗,一起打拼,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年前,他们就拿到了法国的绿卡,当时还开玩笑说,可不要学那些裸官啊,资源不可外流的......   谁知,袁梅姐竟然激流勇退,办了病退手续,携带着唐教授一起外流。哦,不是的,是圆她们多年的梦......   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那家好?武汉治疗癫痫病去哪里比较正规长沙癫痫病医院哪些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