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致我从未谋面的妹妹(外一篇)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摘要:妹妹,你虽然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你虽然从没有同我们在一起生活过,但你却始终活在我的心里,也将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致我从未谋面的妹妹》   妹妹,我还没有来得及降临人间就夭折在妈妈肚中的妹妹,我还没有来得及取名字就被我们拒绝来临的妹妹。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吗?20多年来,我心里始终难以释怀,我从没有忘记过你,我也怨恨我自己。   妹妹,知道你存在时是我们家最艰辛的时候。弟弟瘫痪在床上,父亲为他四处求医已经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而我,也因为弟弟的病辍学了。母亲呢,却在那个时候有了你。她是个传统甚至有些封建的女人,她以为弟弟的病治不好了,她害怕以后自己老了没有男孩给她养老送终。她说我是个女儿,以后嫁人了她就指望不上了,所以她就偷偷的把节育环给取了,然后,妹妹,你就来了。   我们的父亲,是一个对母亲始终包容和无奈的男人,他知道这一切时,在数次给母亲做思想工作无效后,也就放弃了。那时,当我从武汉打工回来,有一次无意间看到母亲厚厚的棉衣下居然挺着大肚子时,妹妹你已经7个多月了。我当时非常的震惊,也非常的不能理解母亲的做法。我问父亲为什么不阻止这件事?父亲说他改变不了母亲的想法,母亲还为此绝食了2天,最后父亲只好妥协了。我听到这些后,对母亲发火了。我们的母亲她在村里天不怕地不怕,也可以把父亲指使得团团转,但她惟独对我没有办法。少年时的我,性格特别的叛逆,也特别的倔强。记得有一次,母亲生气了,拿着棍子狠狠的抽打我,我就站在哪里不动,任母亲抽打,还说母亲如此狠心,今天就把我打死之类的话,最后还是母亲心疼的哭了起来才停止的。   妹妹,在我冲母亲发火时,我瘫痪在床的弟弟——你的哥哥,他始终一句话都不说,非常沉默。母亲同我大声的吵了起来,说我没有权利管这件事。我向母亲提出抗议并试图说服她,我说家里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心情和条件来负担第三个孩子,而且弟弟的病我们不能放弃治疗。如果母亲要生下这个孩子,就意味着我们不再对弟弟的病抱希望了,就意味着我们放弃了弟弟!那时,弟弟会怎么想?弟弟又将怎样活?更何况还有我,如果弟弟的病真的治不好,我一样可以为父母养老送终啊!   母亲说不过我,但她依旧没有改变主意。最后我趴在桌子上哭了3个多小时,我说不想让妹妹到我们家来受苦受难,我说除非我也不在了,母亲就生下这个孩子!我的坚决让母亲非常恼火,也无可奈何,最后母亲妥协了,答应我第二天就去计划生育服务站做手术。   妹妹,你就这样被我否决了;就这样被我剥夺了你来到人世的权利;就这样夭折在母亲的肚子里。当母亲做完手术我去看她时,她居然轻松的对我说:还好,是个女孩!我大声的冲她说:女孩怎么了?那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妹妹,一个生命啊!在那一刻我流泪了,我为夭折的你伤心,为母亲的狭隘难过,也为自己狠心的抛弃你而心痛难受!   妹妹,其实我多想有个你啊,我多想有个依赖我、喜欢我、随时伴在我左右做跟屁虫的你啊!但我们的家、我们家的现状都不容许你的来临,我们负担不起更多了!妹妹,你能理解姐姐这样做的无奈和痛苦吗?你能原谅姐姐的无情和狠心吗?   妹妹,当我的弟弟——你的哥哥被医治好后,他考上了师范学院直到后来结婚生女时,我想起了你。我想你知道了也会为他开心的。对吧?20多年来,当我遇到矛盾和难以抉择的事情时,我就会想起你——妹妹,我就会觉得自己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而是有你的陪伴。当我在极端痛苦和难受时,我又会想起你,甚至耳边恍惚听到你安慰我、鼓励我的声音。因此,我变得坚强而乐观!   妹妹,你虽然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你虽然从没有同我们在一起生活过,但你却始终活在我的心里,也将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回家感怀》   三年前,因为父母搬到了小镇同弟弟生活在一起。所以我也就一直没有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去看看,这次回家虽然时间很仓促,但却让我好好的同家乡亲近了一回。   走上那条延伸到我家门口的小路,感觉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温暖。门前的树已经如此高大茂盛了,我曾经在家的日子,它们还是小树苗一棵。门前的荆棘也如此浓密了,记得17岁的我常常在夏秋之交,拿一把磨得铮亮的镰刀,从门口的田坎上砍到路的转弯处,一直到路旁的田坎上光秃秃的,只剩下浅浅的树茬、荆棘茬。现在老家村子里住的几乎没有年轻人了,都是40岁以上和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年轻人都搬到镇上、市里去了。因为无人打理,田坎上、屋后的果园里,到处是一片荆棘,树木也更显茂盛。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更有一种冷清和凄凉的感觉。   曾经,放学后就在村子中央的大操场上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已经距离我们很遥远了;曾经,我们在操场上跳绳、扮演武术玩耍的情景也已经很遥远了;曾经,我们玩打陀螺、下石子棋的岁月也很遥远了。哪些儿时的玩伴们,也早已同我一样,漂泊在外,分散四方。曾经乌黑的头发是否也同我一样,渐渐有了根根白发?突然之间,我好怀念童年的岁月,好怀念哪些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们,同时心里也有了丝丝说不清的伤感和失落。曾经,我们总是渴望自己长大,长大了就可以飞出这片小小的天空。可长大后,当我们一个个在外历经风风雨雨,感觉疲惫的时候,却又是多么渴望回到这个亲切的地方,如同孩童扑进了母亲温暖的怀抱......   我跟母亲说很想念外婆,要去看看82岁的老人家。母亲于是便陪我一起慢慢向外婆家走去。去外婆家要经过我们村最大的一个水库,这个水库是我们儿时放牛玩耍的好地方,也是男孩子们玩水的天堂。   晨曦中的水库这一天是如此的美丽,让我留下了它完美的倩影。儿时家乡的男孩儿们,总会在夏天的傍晚到水库中游泳,他们会排好队,一个个前赴后继、开心而勇敢的从水台上往下跳,只听见“扑通”一声水响,便看见溅得老高的水珠向四周射去。在水中,他们打着水仗,表演着各种各样的动作:蛙泳、仰泳、扎猛子、武术动作......他们开心的笑声,常常让岸边远远观望的女孩儿们羡慕不已。   有一只小船,停靠在水库的岸边,更显孤单和凄冷。那是舅舅捕鱼的船吧?我问母亲,母亲说是的,舅舅从8年前承包这个水库开始养鱼,随后又开始养鸭,这个水库打开了舅舅创业致富的大门。舅舅在随后的几年里,又承包了其他几个大水库,开始了他理想中的养殖致富之路。他买了私家车,在水库中间建了一排排平房,并让外婆、外公和舅妈他们全部住在了水库,从此以水库为家。感谢家乡富饶的水资源,让舅舅彻底摆脱了贫穷,走上了发家致富的旅途。   很快到了舅舅家,刚好外婆和二姨都在,于是我们照了一张珍贵的合影。这是我平生同外婆的第一张合影,我的外婆今年已经82岁了,但一直很健康。她的牙齿仅剩5颗,说话也有些不清晰,耳朵也有些聋了。对于外婆来说,余下的岁月不多了,而我们拥有她、拥有这种感觉的机会也不多了,所以我倍感珍惜。当外婆拉着我的手,充满慈爱和关怀的目光把我细细打量时,我似乎回到了儿时偎依在她怀里撒娇的感觉,那么温暖,那么亲切......   我匆匆的回来了,又匆匆的离开了。家,对于在外流浪的我来说,总是来去匆匆,不作太多停留和关注,生活似乎也没有给我太多时间流连于家乡的温暖和亲切。其实,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没有给自己流连美好事物、怀念美好往事的机会,是我们自己怕自己因为这份流连和对家的眷念而倦怠了前进的脚步。所以我们总是装作很忙,所以我们总是装作不在意,假装忽略了一切:家人、家、记忆里美好的东西......    家乡,我美丽的家园,让我从幼儿成长到青春年少的摇篮;让我从母亲的怀抱挣脱飞向远方的起点;让我的人生充满无限深情的遐想;给我无限美好回忆的地方。我爱你,正如爱我的母亲,正如爱我的孩子。如此深情,如此悠远;如此刻骨,如此绵长......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到底哪家好小儿癫痫怎么引起的?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看羊角风什么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