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荷塘】 韶山惊魂 _1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红色经典
破坏: 阅读:2525发表时间:2017-01-28 21:04:37
摘要:韶山市《韶风》杂志主编章亮非举行韶山文学研究会年会暨他个人文学专著《朝夕花拾》面世座谈会,因身体不适在湘潭市一医院住院的我,喜出望外接到了他的邀请,当然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嘉宾。何况还受人之托要为《韶风》推荐精品稿约呢!2017年1月20日,也是传统的阳历小年和二十四节最后的大寒日,因为抱病参加了这次会议,也让自己经历了人生最惊魂的一场考验。幸与不幸之间,给了我无限的感悟。

韶山市《韶风》杂志主编章亮非举行韶山文学研究会年会暨他个人文学专著《朝夕花拾》面世座谈会,因身体不适在湘潭市一医院住院的我喜出望外地接到了他的邀请,当然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嘉宾。2017年1月20日,也是传统的阳历小年和二十四节最后的大寒日,因为抱病参加了这次会议,也让自己经历了人生最惊魂的一场考验。幸与不幸之间,给了我无限的感悟。
  
   一
   一大早,我风急火燎地出门,首先想到的是为亮非的老母亲顺带上一只香喷喷的王婆井北京烤鸭,年关将至,给乡下老人家一点安慰。然后坐上15路公交车直奔砂子岭,不知何故,车还没到汽车西站又要改乘另一辆车,好生懊恼!无奈,只好随大流换乘,本来的好心情多少凭添了些许不悦,要知道砂子岭半封闭修路好多时光了,这里成了潭城第一堵。上了换乘车,车子老不开,问司机就走不?司机爱理不理,没办法,只好下车步行去砂子岭换乘湘潭至韶山的中巴了。
   8点45分到了砂子岭,左等右等不见韶山中巴,好不容易盼来了一辆,早已座无虚席,为了赶10点的集合时间,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上车后,好不容易将自己看似肥胖的身躯塞到了最后排的座位上。
   右边座位是两个靓丽的小女孩,看得出两人对我很友善,她俩尽可能在向窗户边靠紧,留出足够的空间让我坐下。
   中巴颠簸着开出砂子岭已是9点多了,中途又上来一老小两个人,本就拥挤的中巴更要爆棚了,两个女孩见状,一齐呼喊着:“老奶奶,您来我这里坐!”也许是耳背,喊了几声老人都没回音。一位坐在我旁边的女孩率性站起来穿过拥挤的过道,拍了拍老人的背,请老人坐到自已的座位上来,老人很感激地坐到了我旁边,两个小女孩自己却叠罗汉式地坐在一起,此情此景,温馨感人。交谈中我得知,两个女孩一个叫“苏西洋”,一个叫“贺慈意”,两人都是品学兼优学生。欣喜之余,我赠送了随身带的我的著作《浩瀚文集》给她俩,她俩笑得灿如夏花,金铃般的笑声感染了整个车厢,也给我的心情抹上了亮色、增添了愉悦。
   10点多钟,车到了我的目的地竹鸡塅,勿忙下车后自己才发现一大早特意买来送章亮非他母亲的北京烤鸭还丢在座位上没一同带下车,丢三落四的毛病在我身上无处不体现。这时,那辆中巴恐怕已快进韶山汽车站了,自觉好笑的我真是束手无策了。想不到过了几分钟,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那两位女孩打来的,她们告诉我我遗忘在车上的北京烤鸭,她们转交给司机了,请我到车站调度室去领取。呵呵,又一个失而复得!真佩服这两位女孩的细心,在交谈中我无意说出的电话号码她们竟还记下了,很快,前来车站接我的章亮非很快就与中巴车司机联系上了。
  
   二
   《韶风》和文学研究会活动的第一站是参观座落在韶山乡竹鸡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该园因珍藏品较多而久有所闻,只是没找到机会好好参观一番,此次能成行,我想章亮非也是倾尽其力了。因为我知道,韶山除开主席故居、铜像广场、毛泽东纪念馆是完全免费的外,其他景点和场园都是要价目不菲的门票的。
   参加年会的大多癫痫病人需要如何治疗都是熟面孔,有著名作家、书画家、曾经的同事、有亲戚楚子先生,有《龙城文学》社李雪峰社长,有原湘乡市政协主席、作家周业贵,有韶山市著名书画界人士张应福、韶山市工商局党组谢海军书记等名流,还有原《湘乡报》主编、书画家、奇石收藏家文姣平也首次参加了这届年会。
   中国(韶山)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座落于韶山红色记忆城3A景区内,是国家文化部重点项目,它以抢救、保护、展示、传承、弘扬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进行产业化延伸,打造高品质的文化旅游综合景区,是湖南唯一集中展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园区沈阳癫痫病医院评价
   博览园采取“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经营方式,采用实物展示、现场制作、高科技演示等形式,充分融合文化与旅游协调发展,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研发、培训示范基地、文化产业示范基地。
   我们一行人紧跟导游参观了整个园区后,又饶有兴趣地泼墨挥毫,兴致盎然的我即兴撰写了自己的感怀:
   博采众长惊世奇,
   览尽天下艺为基。
   园中秀色关不住,
   好倚韶凤振翼飞。
  
   三
   正式开始的年会是在时已过午的酒宴上开始的,《韶风》杂志主编章亮非致辞并介绍了一年来韶山文学研究会的工作及本人在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出版的《朝夕花拾》的心路历程,他的努力和丰硕成果受到了与会同仁的一致好评,气氛亲切热烈。
   宴会是在一个叫和园的当地酒店举办的,一个能坐24人的豪华型大圆桌摆满美味佳肴和酒水。室内因抽烟的人较多,又燃烧着干锅菜肴的酒精炉,开着空调,关门闭户、窄小的空间烟薰火燎一般,严重缺氧,让人窒息。刚开始几分钟时,我还能免强对付,硬撑了几分钟后,自觉受不了了,或走出户外透一下空气又进来,要不就将身后的门打开一点点,让有风能从门缝中透进来,但服务小姐总是习惯性地将门又关上了。半个多小时后,我越来越觉得难受,胸口疼痛难忍,脸上也火辣辣的,出门用手机镜子一照,完了!又出现早几天药物不良反应的现象:脸颊赤红,心跳加速,精神恍惚,胸口绞痛。命悬一线的感觉油然而生,已经无法再继续以后的活动了。我忙将章亮非从餐桌上喊出来,并告诉他:我得立即回湘潭,回一医院!
   他立即拨打了韶山的士的电话,不通,他想请酒店的工作人员麻烦送我到汽车站,店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驾车送我到有车去湘潭的地方。他还有满桌的宾客等着他陪酒助兴呢,作为几十年来的好友,我完全理解。车到韶山市清溪镇,终于联系上了一辆的士。亮非为我付了180元钱的士费,跟司机说好送我到湘潭一医院,他才返回。
   忍着剧烈的疼痛,我告诉司机别担心我的病情,与此同时,我用手机短信和微信通知我的家人和在一医院工作的侄女,要她们在一医院等待我的回归。真要感谢现代通信的快捷与便利,不到半小时,家人和医院都已安排定妥,最困难的倒是我能否平安到达湘潭了。
   祸不单行,险象环生。刚出韶山市不久,我的胸腔部位越来越疼痛,而且突然出现反胃,一阵剧烈的呕吐根本无法自控,将大口大口的污渍喷在车厢和自己的衣服上……人生的第一次狼狈不堪竟然就是这样显现了。好心的司机赶忙递来一包卫生纸让我将身上擦一下,我只好忍痛苦笑了一下,一一照着办了。司机提出来要洗一下车才能前进了,我告诉他洗车的费用我来承担,麻烦你尽快送我到湘潭就是。司机当时又改变了主意,说是他将我送到砂子岭,然后再帮我联系一辆湘潭的的士送我去一医院。
   相对别的的士司机来说,这位李姓司机还是厚道之人,车到砂子岭时,我的反胃越来越厉害,真正是苦胆水都呕出来了,他不时地询问我与家人联系的情况,一边平稳驾驶,终于将我送到了一医院。
   见到妻女和女婿都在医院等我,我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51公里的生命时速,却走了2个多小时,除了妻儿老小这分分秒秒为我悬心企盼外,我真为我们的交通运输现状担忧。妻子忍不住责备我:“要你别去你硬要去,人家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你是自己直接往自己心脏上扎刀子!”
   到了病房,又让我忍俊不禁,呼吸内科曾礼华医生检查和询问了我的病情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么重的病去开什么会呀?人家开会是去挣钱,你去开会是去送命!”
   惊魂未定的我只好一语双关苦笑着说:“会议重要呀!谁叫我们也是朋友呢?”
   由于突发状况时及时就诊,我的病情也渐渐转危为安,躺在病榻上望着不慌不忙一滴一滴的吊针瓶,我想了很多,总觉得自己什么都能,烟可以猛抽,酒可以狂灌,槟榔可以一口接着一口蠢嚼,也不觉得有害身体。但,一旦被病魔放倒了,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喝了,特别最近在微信流传的“双硫仑样反应”的帖子,更是为我等人敲响了警钟!
   帖子是这样写的:再次告诫我的朋友们,马上过春节了,服用抗生素期间,特别是头孢类、甲硝唑类、呋喃唑酮不能喝酒!绝对不能喝酒!否则会出现双硫仑样反应,心跳抑制,发生猝死风险,后果不堪设想!
   难道曾医生的话又不幸言中?他说,你这几天打了那么多头孢类消炎水,滴酒都不能沾,虽说你自己说滴酒未沾,但酒席桌上的菜肴,厨师们为了调口味,很多菜是放了料酒和黄酒的……你也有可能是莫名其妙又中了招!思忖这些,我更是百口难辩了。
   半个月的住院终于因马上要过年了和囿于医院的条件草草结束了治疗,花费了11000多元钱,自费额度却到了3000多元(超出我一个月的养老金近100元),医院创“三甲”,服务没跟上,收费却早登堂入室,抽测血糖,成本不到一块钱却一下由过去的每次6元提高到现在的每次10元,都跟省湘雅医院平行了,就是例证。10多天南辕北辙的治疗,除胸闷的感觉稍有改善外,其他症状依旧,还增加了个“气管肉芽”的新症和咳嗽不完的血痂,医生似乎也是无可奈何了。得之勿喜,失之勿忧。想想这一切,否极则泰来,今后的日子里想当个健康老头的努力是不可能了,就痛快当个开心老头吧!阿弥陀佛。这正是:
   消炎检查药品多,华佗无奈小痂何。
   病入膏肓成累赘,神医也难治沉疴。
   好友频繁来慰问,亲人揪心惦结果。
   三呼苍穹无反应,只好回家唤老婆。

共 356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