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过招蚕茧商民间故事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感人故事

(一)

这年春上,素有茧都之称的富岸镇,因一窝蜂上马的缫丝厂太多,蚕茧原料供不应求,于是诱发了一场众僧抢粥的蚕茧大战。在这燃眉之急,东来缫丝厂经营部叶经理,却听说爱丰蚕茧站囤积了30吨干茧,于是主动出击,找米下锅。

该站滑站长见叶经理一行登门求购,单刀直入说:“老人怕跌,小孩怕噎,商人怕骗,你敢到我这儿购买蚕茧,不怕我囤积居奇,以次充好,质次价高?”叶经理一笑,说:“谈怕,确实有点。俗话说,从古至今,买的没有卖的精,只有错买的,没有错卖的。但现在到处都在讲诚信、讲道德、讲信誉,你总不能为赚钱什么底线都不要?我怕什么怕。”

滑站长哈哈一笑,说:“不要给我戴高帽了好不好?我不是被人宠大的。做买卖,不谈八杆子打不着的诚信,赚钱才是硬道理。”

看看看,什么叫口蜜腹剑?什么叫笑里藏刀?滑站长的笑声是最好的诠释。但叶经理找米下锅心切,有求地说:“我是送钱来让你赚的。你就别绕弯子,开个价,干茧多少钱一吨?”

“真心想买,每吨4至5万。”滑站长狮子大开口。

叶经理吐了一下舌头,脱口说:“太贵了,能不能客气点?”滑站长眼珠子一转,说:“目前的行情你是懂的,蚕茧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能卖给你就算不错了,至于价钱,一分不能让,如果能让的话,早被人买走了。不过,看在你初来乍到的份上,这样好不好?当场抽样,好茧好价,次茧次价,过后谁输谁赢,都别喊冤,咋样?”叶经理一咬牙,说:“行!”

(二)

蚕茧,好茧才能缫丝,次茧只能做下脚原料。要将成千上万的蚕茧一粒粒进行小孩睡觉时发作的癫痫病能治好吗检验,得出哪一粒好,哪一粒孬,是不可能的,通常采取抽样,以样定价。这事说起来筒单,做起来复杂。

该站干茧装在牛大的白布包里,码在库房,外表看像装的乒乓球,具体里面装的蚕茧是好是差,隔着一层布,买方心里没底。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打响了。叶经理关照手下的人,看准茧包的一个方位,用切割刀双阳区癫痫患者去哪里治疗好开膛破肚,抽出一把蚕茧作为样茧,然后将划破的茧包缝起来。他关照手下的人,不要担心损坏茧包,茧包值不了几个钱。

这一着厉害!许多藏匿在包底的劣质茧被抽出来了。因咸菜烧鲤鱼——有言(盐)在先,滑站长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眼看10吨干茧抽样快结束,这时,有人喊累,有人喊渴,还有人喊烟瘾上来了。

滑站长审时度势提议说:“现在大家歇会儿,将仓库门关上,到附近茶馆喝杯茶,吃几只烧饼,会抽烟的抽支烟,咋样?”一听说滑站长请客,大家情绪高涨,纷纷说,站长请客要赏光,于是,三三两两走出库房。

叶经理却担心大家都去吃喝,抽的样茧放在仓库不安全,于是说“我不去。”滑站长一听,说:“如果不放心,我这里有锁。”说完,顺手从仓库门上卸下一把大铁锁,交叶经理。

叶经理看了看大铁锁,没接,说:“既然这样,我就不怕你多心,我到隔壁小卖部买把新锁?”滑站长说:“好好好。不过,门上我也要加把锁。”

就这样,仓库门上锁了两把锁,一方不到场,双方都进不了库房。

门锁好后,大家兴高采烈去茶馆,有的喝茶,有的吃饼,还有的抽烟。忽然,叶经理发现只有9个人来到茶馆,双方人来齐了,应该10个,怎么少了一个人?他高度警惕起来。

一会,大家按步就班上岗。叶经理却拦在库房门口不肯开门,说:“我怀疑仓库里有人!”

滑站长听叶经理这么一说,脸刷地一下白了,不过,很快恢复平静,说:“钥匙在咱俩手里,谁能进去?”

叶经理说:“咋进的,要问进去的人,反正我怀疑里面有人!”

无奈之下,滑站长只好开锁,让叶经理进仓库找人。但滑站长手下的人也要跟进,叶经理不肯,理由是:大家都进去,里面的人即使找到了,抵赖说是刚进的,咋办?

双方僵持不下。忽地,叶经理拉开半扇门,示意两名手下人员闪进仓库。随后,叶经理“咔嚓”一声,将门锁上。

进去的两个人,很快在蚕茧包的夹缝里,找到一个人。

原来,滑站长表面上是请人吃喝,实则使的是调虎离山计。当叶经理要在仓库门上锁上新锁后,他变换招数,暗中指派一人潜伏在库房。在他看来,到茶馆吃喝多个人少个人大家不会在意。所以指派这个藏在仓库里的人,将抽的样茧中的劣质茧拣出来,添上优质茧,这样,样茧就成了好茧,好茧就能卖好价钱。等大家吃好了进仓库,这人再从角落里悄悄走出来与大家一块干活。想不到被侦察兵出身的叶经理发觉,派人进仓库逮了个正着。

(三)

下午,第二轮抽样照常进行。眼看抽样快要结束,这时,又有人叽叽咕咕,说累了渴了烟瘾上来了。滑站长又像上回一样,说:“该歇会儿了,将仓库门锁上,去喝茶吃烧饼,会抽烟的抽支烟。”

一听说滑站长还要请客,不吃白不吃,于是,三三两两走出库房。双方在仓库门上锁了锁。路上,叶经理清点人数,这回,参加抽样的10个人,一个不落。大家进了茶馆,滑站长与叶经理交谈,其他人套近乎,拉家常。

交谈中,叶经理问滑站长手下的小个子姓什么?小个子吱吱吾吾,叶经理感觉不对头,于是故意敬小个子一支烟,小个子摇手,说:“不会。”

这下,叶经理觉得不对劲,刚刚还在库房吵吵嚷嚷烟瘾上来了,怎么突然说不会抽烟?于是,他注意察颜观色,发现这个在蚕茧仓库忙活了半天的小个子,身上竟然没有蚕茧味儿,也没缠一根蚕茧毛丝,更让他蹊跷的是,小个子在回仓库的半路不见了。这下,叶经理判断,仓库里还有人。

到了仓库门口,叶经理突然拦住滑站长,要滑站长数人。这时,大家发现缺小个子。

结果,在仓库里找到小个子。

前往茶馆吃喝的小个子,明明吃好了没来济南癫痫医院,怎么突然像孙悟空一样,出现在仓库里?而且与当时在仓库里参加抽样的小个子一模一样?难道滑站长会大变活人?叶经理打破砂锅问到底。原来到茶馆吃喝的小个子,不是在仓库忙活的小个子,只是孪生兄弟而已。去茶馆吃喝的小个子,是滑站长特意请来充人数的,为的是让叶经理看不出少了人。参加抽样的小个子,安排在仓库作弊,真是不可思议。

(四)

为了避免上两次出现的类似情况,第三轮抽样之前,双方工作人员统一穿工作服,戴工作证上岗。在滑站长提议喝茶吃饼的时候,对库房进行清场。

“这下放心了吧?有了再一再二,不会再三再四的。”滑站长信誓旦旦地对叶经理说。

叶经理半真半假地说:“听其言,观其行。”

滑站长如鸡啄米,不住点头,说:“是,是。”愣了愣他说:“这样好不好?为了让双方放心,今天大家就在仓库门口喝点饮料,吃点烧饼,我这就安排人去买。”

不一会,饮料和烧饼买来了。滑站长说:“如果还不放心,我就将你们抽的样茧包拉到仓库门口,让你们看着样茧喝茶吃饼。”说完,“哧溜”一下进了库房,拉来样茧包。

这回,大家有说有笑地吃着,喝着,估计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

突然,叶经理觉得滑站长拉来的样茧包有点不像,有掉包嫌疑。根据时间判断,被掉换的样茧,有可能还没来得及混到统茧里,十有八九还藏在库房,于是叶经理不客气地说:“样茧掉包了!”

滑站长拉长脸,说:“不能睁着眼睛说瞎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怎么治疗话,这不是样茧是什么?”

叶经理说:“我出来休息的时候,用线绳将样茧包口缠了三圈,扎的是蝴蝶结,眼前的这个样茧包,包口只缠了两圈,扎的是死结。”

滑站长一拍心口,说:“捉贼要捉赃,捉奸要捉双,你一个人说了,不算!”这下,大家以为叶经理被将住了。

正当买方人员为叶经理捏着一把汗时,只见叶经理掏出手机,准备报警。滑站长一见,上来一把抓住叶经理的手腕,说:“仙家不破仙家法,这事我认了,求你免于报警,手下留情。”

原来,滑站长在休息之前,准备了一个与样茧包一模一样的包,并装了与抽出的样茧数量差不多的好茧。当他招呼人在仓库门口休息吃喝时,借口进仓库拉样茧包,实则是偷梁换柱。因时间仓促,没来得及将真实样茧混到统茧里,被叶经理进仓库找到了。

这下,比泥鳅还滑的滑站长彻底傻眼了,许久,他才喃喃地说:“这碗饭,我吃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