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土炕记忆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高考作文
破坏: 阅读:1143发表时间:2016-01-30 18:29:10
摘要:如果窑洞是老屋的主角,土炕就是主角的忠实跟班。哪里有窑洞,哪里就有土炕。它静静地立在老屋里,看着忙碌的主人出出进进,看着窗户里斜射进来的光线来来去去,看着院子里的日子走走停停。它像一本书,不翻不知内容的精彩;它像一个人,不接近不知内心的丰富。一盘土炕,连着灶台,通着烟囱,温暖着庄稼人的苦调日子,养大了一代又一代。如今,土炕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新式卧具代替,而硬硬的热腾腾的土炕依旧活在记忆里,藏在心头上。


   那年秋天,德怀哥家的土炕塌了,一时成为村里的趣闻,因为德怀哥和桂芳嫂贪图省事给家里盘的是不经用的泥坯炕。
   其实,泥坯炕工序简单、省时省力,将预制好的泥坯塌到炕墙上,上下左右裹泥光堂就可以了。不过,这泥坯炕用起来却不够结实。
   他家有几个顽皮的臭小子,日日在土炕上踢踢腾腾,你一个降龙掌,他一个伏虎拳,美其名曰“练功夫”。怎奈时间一长,薄薄的泥坯也承受不了。一天半夜“咕咚”一声土炕塌了,犹如地震一般,熟睡中的一家人硬生生地顺势撂到黑乎乎的炕腔里了。看着愣头愣脑的儿女,德怀哥和桂芳嫂哭笑不得。笑吧,好像不合这个情景,自己贪图省事害得孩子半夜受惊,哪能笑得出?哭吧,也没那么悲伤,不就是炕塌了,又不是天塌了,所以,他们只能耐着性子一阵安抚,年幼懵懂的孩子也好糊弄,不大功夫一个个又躺在板柜面上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小家伙们爬起来就出去玩了。玩开心了,爸爸妈妈昨晚的再三叮嘱早都飘到一边了,嗓子眼一热,他家的丑事顺嘴就溜出去了。不到半天功夫,昨晚的惊梦之事在街前巷尾的闲人堆里就传开了,他们的父母自然也成了左邻右舍的打趣对象。
   后来,这事传到我爷耳朵了,他是德怀哥的远房外公,叫来德怀哥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训斥完毕,又叫他搬走父亲给我们新庄子准备的干胡基,催促赶快盘好土炕,免得孩子们冬天受冻,临走前我爷叮嘱他们:“做啥都可以省事,盘炕万万不可图省事的!”
  
   二
   住上新庄子之后,跟着父母亲自见证了搭泥炕的制作过程。和泥坯炕相比,搭泥炕要牢固得多,如果没有人为破坏,这种炕可以用上几十年,但是它盘起来就特别麻烦。
   先要顺着窑肩子和门右首的空地垒好一个长方形炕墙,挑回细土垫实炕墙里边的坑,再抹上两三寸厚的炕皮(用碎麦桔和泥土活在一起的稠泥浆),等其阴干。看着好像干透了,最艰巨的工作就来了,先用特制的木锤把炕面锤瓷实,再从炕洞门掏出垫在里面的土。锤炕面简单,掏土则很麻烦,洞门附近的土还好掏,越往里越不易,而这个艰苦的工作往往是由小孩子先做的。因为小孩体型小易进易出,他们从窄小的炕洞门爬进去,刨出里面的土时时溅起的细土会扑满嘴、眼和鼻。等到孩子们掏出一定空间了,大人们就接着掏,直到掏出烟囱口、锅灶口。
   掏完土就开始烧炕,烧炕也是有学问的,乡亲给它取了一个有趣的名字叫“出水”。先是小火慢烧,烧着烧着,原先看起来已经干透的炕面上慢慢地会渗出小水珠,像极了夏日麦田里父亲脸上滚着的一串一串汗珠子。这时,老妈就让我们把脸盆扣在泛湿的炕上,过会儿拿起来抹掉盆里的水汽,再换处地方扣下去。当时我觉得很好玩,就像妈妈给我拔罐似的。拔罐可以祛除人体内的湿气,脸盆倒扣也可以拔出武汉癫痫医院排行土炕上的湿气。土炕出水不能一次完成,需要反复多次烧烤,藏在土里的湿气才能彻底除掉,人睡在上面就不怕受潮了。
   我们忙着烧炕出水的时候,老妈端个脸盆,用细如面粉的绵绵土活上半盆稀泥,寻找炕上的烟缝子,找见了,就用手指使劲抹,哪怕是细如发丝的小缝子也不会放过,否则以后烧炕时总会冒黑烟,这是爱干净的老妈绝对不能允武汉癫痫那家医院好许的。老妈抹的炕缝很少漏烟,当然也就不会熏黑炕席和铺盖了。
  
   三
   记忆里的土炕,不仅让我明白了深深的理儿,也让我感受到浓浓的亲情!
   家里来客人了,主人一句“鞋脱了,上炕!”那声敞开心扉的招呼,暖到客人的心窝窝里,言语土得掉渣,情却真得一点不含糊。每每听到这句话,就不由得回想起小时候跟着奶奶去姑妈家的日子……
   一进姑妈家门,小脚奶奶就像老太君一样被表姐表妹们簇拥着盘腿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靠谱坐到炕头上。此时,奶奶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乐呵呵地看着眼前的女儿和外孙们,布满皱纹的脸上好像开了花。作为她的小跟班,我也依着她坐在姑妈家暖暖的炕上,享受着贵客的待遇。表姐端来刚沏的茶水,姑妈拿来只有过年才会享用的核桃枣儿,放在面前一个劲地劝我吃。等饭做好了,我们也不用下炕,表哥端来洗出原色的木盘放在炕中间的油布上,盘子一边放着几双筷子,一边放着几碟下饭的菜肴,之后,表姐表妹就端上热腾腾、香喷喷的饸饹,一碗还没吃完又端来一碗劝着吃,实在撑得吃不下了,姑妈还是一个劲地招呼着吃,至今一想起那热情似火的一幕,眼里不由得热乎乎的……
   收拾完毕,姑妈和表姐妹上炕来了,姑妈一上炕就和我婆凑在一起说着家长里短,我和表姐妹们就趴在土炕上围成一圈抓码、翻绞绞,一颗颗杏核(抓码的器具),一条细绳子(翻绞绞的器具),如魔方似的在我们手里玩得眼花缭乱、千变万化。姐妹深情、姑侄之情、母女之情就通过土炕在这些亲密的接触中自然发芽开花了。
   其实,在我的老家不光姑妈让她的娘家人在土炕上享受最佳待遇,关系亲近的人家都会这样的。有一种情叫“坐在炕上,炕上暖和”,有一种情叫“一个炕上滚大的”,有一种情叫“老婆娃娃热炕头”。土炕,在农家人的日子里,不仅仅是个提供休息的卧具,也是纯真情感的粘合剂。
   如果窑洞是老屋的主角,土炕就是主角的忠实跟班,哪里有窑洞,哪里就有土炕,它静静地立在老屋里,看着忙碌的主人出出进进,看着窗户斜射进来的光线来来去去。一盘土炕,连着灶台,通着烟囱,温暖着庄稼人的苦调日子,养大了一代又一代。如今,土炕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新式卧具所代替,而热腾腾的土炕依旧活在我的记忆里、藏在我的心头上……

共 209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