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山水】鸟儿飞越谷黍地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代言情
无破坏:无 阅读:1549发表时间:2015-08-07 17:16:56 摘要:鸟要求简单,不贪其它,仅仅多贪了一嘴,就中了孩童的捕捉圈套。而且,一代一代的农家孩子还都玩着同样的圈套。这圈套,道理尽管那么简单,那么浅显,却依然百试不厌!也许正是这样,才有了孩子们的美好童年,才有了这童趣盎然的游戏,才有了这些难忘的回忆! 鸟们依然在飞越谷黍地。    老家村外,有一条从西边过来的近百米宽沙地,我小时候,这条沙地河流一样蜿蜒逶迤,莽莽苍苍。据说,两千多年前这里曾是磁河,后来泥沙冲积,河流改道,这里就变成了响沙裸露的不毛之地。西望苍茫浑荒,边缘长满荆棘,长满洋槐,弯弯曲曲。后来,一些勤奋的庄稼人就在这里开垦出了许多块自留地,种上些谷子,荞麦,花生、高粱和山药。那时的村子大树多得很,有洋槐、笨榆、白杨、绿柳,村子远远看去,葱葱郁郁,如云如雾。我们村就在这条古老的河道边,如龙一般盘踞。大雁不时在天空飞过,燕子箭一般来去,乌鸦嘎嘎鸣叫,鸽子群群飞翔,麻雀如淡淡灰云倏忽盘绕。因这里有谷子荞麦和高粱,成群的鸟儿不时来去。   为了让鸟少糟蹋粮食,这里到处扎着各式模样的草人,草人手臂上一律挂着各色布条。还偶尔有人拿着火药枪鸣放。所以,孩子们放了学也喜欢到这里来,用弹弓打麻雀打布谷鸟,捉鹌鹑。上到高高的树尖上掏鸟蛋。   那时,我们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正是人见人烦,鸟见鸟躲的时候。人烦是嫌我们捣蛋,鸟躲是说我们总是上树爬墙喜欢与禽鸟为敌。不分白天晚上,只要得闲,就想办法去捕捉它们。当然捕鸟也只是捕捉麻雀。因为鸟们里,麻雀最笨,没有三弯两转,又不会自己做窝,总是钻进房屋的洞隙里,瓦缝椽缝中。冬天,月上树梢或者星星漫天,孩子们就会在十字街聚集,大两三岁的孩子会让家里有手电的孩子回家拿手电。晚上,鸟们钻进窝里,手电的强光一照,它们就会全部处于黑暗,束手就擒。   捕鸟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麻雀的适应能力、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都很高。麻雀很勤奋很单纯,一生只忙一件事,吃。其实人又何尝不是呢!只是人头脑复杂,有着无限的智慧,和一颗充满理想抱负的心。并把这种哈尔滨的医院能治好癫痫吗理想抱负弄得冠冕堂皇,高雅别致,划出三六九等,七拐八绕,费尽周折。其实不管多么河北癫痫医院排行花哨,漂亮风雅,也还是鸟一样的目的!在吃、穿、住、行、玩的质量上实现飞跃!奔入上流社会!   最好玩的还是白天在家院里捕雀,那时没有cs,没有电视剧,也没有什么玩具,拟或有也买不起。但买不起就不等于没有童年,没有童趣。我们会用根短棍子支起一个筛子或者箩筐,在筛筐之下撒上一些米粒。将一根长长的绳索的一端拴在支撑筛筐的木棍下端,另一端掌握在蛰伏在屋内门槛处的我们手里。这时候就见:一群麻雀飞来,哗地落在院里的树上,叽叽喳喳地尖叫一阵,就有一两只鸟落下,慢慢地试探着跳近米粒,做贼似得去啄。啄一下,扑棱棱飞走,然后又下来一两只,跳近米粒,偷啄两口就退走,左顾右盼,再跳近米粒啄食。啄啄停停,见并无危险,就扬起脖颈叽、叽地尖叫,就会又有一两只麻雀飞来落下,进去啄食。啄着叫着,洋洋洒洒,俄而,树上的麻雀们就会倏然群起而落。这时候我们就屏住呼吸,等待捕获的最佳时机。但见那先来的鸟,吃得食馕鼓起,起身飞离,可仅仅转了一个圈,复又飞来,像是逮到了便宜……当多数麻雀集聚到了捕捉圈里,我们突然一拽绳子,“啪嚓”筛筐落下来,就听筛筐中传来扑棱扑棱的挣扎声,和麻雀们发现自己中招的悲鸣。那种悲鸣于鸟来说是生命的绝望,于我们却是捕获成功了的歌声。永远都不能忘记。   鸟捉十几,和小伙伴分分,把自己的拿到屋里,将鸟的双腿绊上绳子,把翅膀上的羽毛剪去,放院里喂养,看鸟喝水啄食,和鸟一起玩耍说话,看鸟失去自由,不能与同伴一起飞来飞去的孤独和郁闷。孩子们捉了鸟一般也就稀罕四五天,烦了送人的送人,放生的放生,但多数时候鸟会落个不幸的命运,郁郁而死,或者在鼓掌之上被人玩弄而死!.   鸟为食亡,是个最直白的真理。为什么要去有圈套的地方啄食呢,“觅食”才是正道!“觅食”的意义在于一个“觅”字,觅是找的意思,包含着辛勤和劳动。上帝从来就不钟情那些不劳而获,偷奸耍滑,阴谋劫掠,巧取豪夺的鸟。更不会钟情于那些本来就已中饱食馕,却还要继续贪嘴的鸟。想图省力,摒驱善念,抛弃规矩,不劳而获,毫不费力地啄现成食是不行的。所谓人算不如天算,终究逃不出上帝的癫痫患者的饮食都有什么法眼!这上帝不是别人,正是大众,或者代表大众利益的上层建筑!她是社会公正的基本保障!此外,这样的地方必然还存在着别的意图取巧的人的机关和算计,必然充满着危险和觊觎!一切都是有法则的,这是一个劳动创造的世界,他要求平衡,要求公正,要求心存武汉治疗癫痫持续状态的首选药善念。生态的,良知的,哲理的,一切都在这个线上,超越这条线,就会有冥冥的,正道的,有形的无形的法则来整治,回归本意。   鸟心很小,头脑更谈不上,做不了别的,但就这一个“贪”字就足以自毙!人就不同了,心的存量很大,大到多少?大到可以吞象霸社,无边无际。人之初,无家时,只想,有个家就好了,哪怕是个草棚呢?有了草棚就想有红砖青瓦的华舍,然后就想有富丽堂皇的宫殿,然后就要有带花园的、带山带湖、带海的……吃的也是,没饭吃时想有碗饭吃就好了,如60到62那三年,人们都那么想,不求什么大米白面能吃饱就成。但吃饱了呢?——就想好,就想各种肉!那篇最著名的《曹刿论战》中,把能吃上肉的比作上等人,所谓“肉食者谋之”,说的是有些事是上流社会的人考虑的事。各种肉吃上了,就要求吃出花样,吃出档次,甚至吃出残酷!这样,才算上等人!这大约就是人的贪。其实贪这个东西很害人,当然也害鸟。鸟一般都是成群的飞翔生存,比邻而居。觅食也群觅。每当发现哪里有食物,呼啦啦发声响,云一般飞去,落到谷黍处,看看无人,便顾自啄食。如果食多,会不急不缓,飞落飞起,不时抬头快乐地唱唱,或者蹦蹦哒跳跳舞。彼此嵌翅,吻吻亲密。当然在严寒的冬天,到处天寒地冻,场光地静,或者大雪纷飞,茫茫如海,少有食物,一旦发现哪里有人丢弃了食物,也会哗哗如灰云飞落,争相啄食,但听一片笃笃之声,绝不闻半点叽喳之音,这是鸟们最紧张最贪心时候,但也仅仅限于自吃,绝不从同类口中夺食,更没有杀鸟越货,男盗女娼,阴谋掠夺之事。而我们人类就大不同了,无限的欲望,无边的觊觎,无休的占有,无度的作乐,甚至无境的居住……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这个家是我的,这个地方是我的,这个城市是我的,这个世界是我的!“我”像个魔咒,紧紧地套在身上,膨胀着心脏。使得忙忙碌碌,疲于奔命,恩断义绝,众叛亲离,甚至命丧黄泉。打入所谓十八层地狱。   我们抓住的鸟在家院里郁郁地行走,腿上绊着绳索,翅膀被剪刀剪去,也就两三天时间,身上就没了油光,毛羽奓起来……门罗之雀,这时的鸟叫声尖长,孤寂,凄厉!这是一种冷清,一种凄凉,也用来形容某种政治或者家门的状况。而伏蛰捕雀只不过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童稚游戏。   鸟要求简单,不贪其它,仅仅多贪了一嘴,就中了孩童的捕捉圈套。而且,一代一代的农家孩子还都玩着同样的圈套。这圈套,道理尽管那么简单,那么浅显,却依然百试不厌!也许正是这样,才有了孩子们的美好童年,才有了这童趣盎然的游戏,才有了这些难忘的回忆!   鸟们依然在飞越谷黍地。   共 27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