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碧海】梦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美文
月色朦胧,星光点点。
   一个亮点由远而近的飘来,渐行渐近。
   突然,一张笑脸展现在眼前。啊,是她,身穿白衣,头戴白帽,脸上露出迷人地微笑。她晃动着花枝般的身形慢慢向我走来,那姿态,像风摆杨柳,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像九天仙女下界,似天使临凡。
   我一时看得呆了,眼睛定住了,呼吸屏住了。
   随着她的临近,我由短暂的木讷变得激动起来,便觉得一股热流从心底升起,涌遍全身,心儿怦怦乱跳。不觉中,她来到了我的身旁,看着我微笑。
   我从意外到惊喜,兴奋地奔向前,拉住她的双手,两双眼睛火辣辣地对视在了一起。只见她那秋水一般的眼睛对着我忽闪了几下,就微微地闭上了,然后把脸稍稍地向上仰起。见此状,我猛地将她搂在怀中,紧紧地抱住,脸儿贴在一起,来回地摩挲着。她的秀发在夜风的轻佛下,浪漫地舞动着。
   我含住了她的耳朵,舔舐着、吸吮着,然后移向了她的脖颈、脸峡、眼睛、鼻子,最后吻住了她的双唇。她的嘴唇是那么的性感,没涂唇膏,自然红得像樱桃,性感的凸起,两嘴角微微上翘,不大不小,细细观赏,就是脱离了那美貌的脸庞,也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我被迷醉了,迷醉中我更兴奋了。
   我立刻将我的热唇盖了上去,用力地吻住。我用舌头分开她的朱唇,撬开她的玉齿,狠狠地吸住了她的舌头,用牙齿轻轻地咬着,我感觉到了湿润、光滑、柔嫩、甜蜜。我像饥饿了的孩子贪婪的吸吮乳汁一样,百般用力地吸吮着她的双唇、口腔、舌头。我哼哼的发出了声音,她也呻吟着,身体渐渐软瘫下去,我立即将她抱起,她软得像面条。我身体内一股欲火升起,环顾四周,想找一个舒适的地方将她放下,可茫茫四野空旷得没有一处合适的地方,只好顺势将她放在草地上。
   这时她睁开了双眼,盯住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口中含糊不清地说着:“不,不。”
   我看着她俊美的脸庞,又抬头望向了月亮,我茫然了,再低头看着她的脸,然后不自觉地也说起了“不,不。”
   至此,我好似清醒了些许,我俯下身去,想把她扶起,可她却突然飘了起来,飘向了远方,就像她刚开始来的时候一样,渐行渐远,变成了一个白点。我拼命奔上前去,想拽住她,把她拽回,我奋力地奔跑着,但双腿迈动得是那么费劲,我急得大声呼喊起来。
   突然,我觉得后背被重重地捶了一下,猛地被惊醒。妻子用手捂住我的胸口,并轻轻地按摩着,问道:“做什么梦了,这么喊叫?”
   黑暗中我的脸儿红了,幸好妻子看不到。我嗫嗫地答道:“没,没什么。”
   妻子又问:“是不是做花梦了?”
   我略微思考了一下,答道:“嗯,你还真能猜。”
   妻子问:“和谁?”
   我诡辩地答道:“和你正在亲吻,和真的一样,却被你弄醒了,真讨厌。”
   “和我?不信,不定和谁呢。”妻子黑暗中撇着嘴说。
   “真的和你,亲吻完了,正要做那好事,就被你叫醒了。”我的嘴角挂上一丝狡诘地笑。
   有时妻子也会做花梦,事后也不避讳和我告诉,那对方当然也是我。哼,谁相信,每次都是我,谁能保证不和我今天骗她一样骗我。
   夫妻双方不管做了什么样的梦,都会向对方描绘,只是做了这种好梦,一般不会也不愿意讲出对方以外的人来,否则,也会因为这虚幻的梦背上不忠不贞的罪名,因此生气,甚或伤害感情,那才不值呢。
   此时妻子凑过脸来说道:“那你就来实现你的梦吧。”
   在隐约的夜色中,我看到了妻那闪光的眼,眼光中带着色迷迷的挑衅神情。我不禁有些感到意外。平时,我们夫妻做爱,都是我主动提出,她从来不会主动明显的表示,就是有了要求,她也是非常婉转的表达或是暗示。今天这是怎么了,我心中有点纳闷儿,于是就故意试探地说道:“我今天有点累,等明天吧。”
   “哼,有点累?做梦做累了吧,喊着人家名字,哼哼着,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我一听,坏了,妻子是听到了我在梦里喊出的名字,我又撒谎骗她,她当时没有戳穿,而是要用这种方法来惩罚我。
   妻子对我爱得很深,在我与异性的交往中,她不会阻挠,但是对于交往密切的,她也会生出一份警惕,会时不时的、半真半假的给我敲敲锣边。女人,就是这样的妒忌,在俩人的情感世界里,容不得任何人掺和,都有一种本能的排外心里。这也应该是被理解的吧,若是一个妻子知道了你有外遇,又漠不关心,不闻不问,恐怕那不是贤惠,说明你们的婚姻爱情将走到了尽头。
   我的梦境谎言被戳穿,尴尬中我不好再做什么解释,也只有将妻一把搂过来,用行动向她描述了不是和她的梦境。当然梦中只是吻,而和妻那自然是将爱进行到底了。
   她叫欧阳慧,是我们医院的护士,今年三十二岁,身形较瘦,但轮廓仍较分明,皮肤白皙,眼睛不算大,但会笑,清晰弯长的两道眉和她的人一样秀气。她那张嘴脸笑起来就更是迷人。她性格温柔中带有爽朗,矜持又大方,很会关心体贴人,同事们都爱叫她‘姐’,更是我心目中的天使。
   我和欧阳慧认识已十多年了。记得最初相见时我就被她的美貌和优雅的气质所倾倒,她看我的眸子里也放出异样的光彩。几经接触交谈,都有相见恨晚之意,时间不长,俩人就成了知心朋友。
   那一年,她刚参加工作不久,有一天在和她闲聊中,她谈起了她的情感纠葛。她当时正在处着一个恋爱对象,家在农村,自身在银行上着临时班,人品忠厚。可在一次外出的火车上,她结识了一个北京的男子,家庭、工作条件都很优越,对她一见钟情,几经来往,对她更是穷追不舍,她感觉很是两难。当时我已结婚,她拿我当朋友。在心里憋屈和两难时,想找个知心又能为她保密的人倾诉一下,进一步为她拿个主意,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她之所以选择了我倾诉,是因为在她看来,异性朋友之间不会有嫉妒心里,不会争风吃醋,最能为对方着想,只要你和他交心,他就会一心一意的为你着想。尤其那时我已结婚,更可以信赖,知心的话才得以和我倾诉。当时,我经过斟酌,真的就替她做了选择。
   当一个人犹豫不决时,有一个知近的人替她拿了主意,那无疑就像在天平的另一侧加了码,天平就会倾斜。很快她就和北京那方断绝了关系。
   这事已过去了很多年,通过这事,足可以证明她对我的信任和知近。
   本来我就很是喜欢她,在心里拿她当天使,从那以后她在我的心里也更重要了,但是我们之间也就是同事加朋友的关系。我喜欢她,但是在这喜欢中,掺杂着一种敬畏,使我不敢有非份之想。后来,我的工作几经调出又调进,因此也有分别几年的时间。前年我又调回了本单位,没人再刻意去追求那当年的知心,我把对她的爱慕之情大多隐藏在心里,平日里只是在相处中很是轻松和谐,说笑嬉闹也比一般同事亲密。每天上班时,我都会从她的工作台前走过,为的只是悄悄地看上她一眼,一天中只要能看到她,那怕仅是瞥一眼背影,这一天也就心满意足了。否则,这一天就像少了点什么。没事时,我很少去打扰她,如果她在工作或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会挺身而出,尽力地帮助她,为她解难。对我的一些请求,她也是有求必应。
   要说感情的升华还是自从建立了短信联系之后。
   记得有一次我外出开会,住在宾馆里,晚上正在百无聊赖时,突然收到她的短信,要我帮她猜字。交谈逗趣中,我在寂寞中得到了快慰。从此以后,我们的短信来往一发不可收拾,节日里我们互致祝贺,平日或表热情,或逗趣嬉笑,很是温馨,开心。我喜欢自己编发短信,很是灵活、贴切、诙谐。我在短信中把她喻为天使,写了赞美的诗给她,她说我不该做职员,应该当文学家。到现在,就是写一些相思关爱的语句,她也会回应,而且也很热情。这使我们的感情有了升华。
   也正是对她的感情越来越深,才有不断的梦到她,每次都是那么的真切,而最令我印象深刻难忘的就是这次的梦。这个梦让我感觉是那么的甜美,激情奔涌。闭上眼睛,回忆起那美轮美奂的梦境,竟会给我带来如醉如痴的享受。真想将这梦想变成真实,对,一定要实现这个梦,自己似乎是暗暗下了决心。
   夜幕降临,医院里还在进行着一台手术,由于手术难度较大,聘请了大医院的专家。我作为业务副院长就在手术室外面值守,欧阳慧在里面做巡回护士。
   手术一直做了四个小时,等在外面的人们都有些急切了。
   我此时一方面关注着手术的进展情况,另一方面也惦记着欧阳慧的身体,她曾经有过晕厥,这么长时间的手术,紧张又劳累,她是否吃得消?可别因为过度劳累再次晕倒,一丝牵挂萦绕在我的心扉。
   又过了一段时间,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只见欧阳慧推着患者走了出来。我急切地上武汉市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前,顾不得打招呼,就帮着她推车到病房,在她的指导下,和家属一起把病人放到病床上,然后她就忙着给病人摆弄输液瓶、导尿管和氧气等。当我抬起身,不由自主地看向欧阳慧时,只见她戴着口罩的脸上沁出了汗珠。我掏了掏口袋只有自己用的手帕,不好意思给她用,就急步走向护理部,要了两块纱布,来到欧阳慧身旁,想递给她,让她自己擦擦汗。但是看到她忙着腾不出手时,我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将拿着纱布的手伸到她的额前,帮她擦起汗来,我的手一下一下轻轻地擦着,心中泛涌着几分爱怜。
随州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   她斜看了我一眼,我以为或许她会谢绝,或许她会说谢谢,但是都没有,她仅是斜看了我一眼,仍旧继续她的工作。我便想起了她发给我短信中说到的高境界:“此时无声胜有声”。
   等忙完了一切手术的善后处理,欧阳慧像松懈了的皮球,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靠在那里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我赶紧把准备好的一杯茶水递过去,这次,她用深情的眼睛看看我,在接过茶杯的同时说了一句:“真及时”而也不是谢谢。或许,谢谢两个字,在我们之间的情感中显得太苍白了吧。
   由于太晚了,她不敢回家,我就骑上自行车送她。当时她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扶着我的腰身,在经过一个小树林时,她害怕得将头脸贴在我的后背上,很让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到了她家,在黑暗的门口,她客气的对我说“到屋里坐会儿呗?”当时我踌躇着,“嗯嗯”了两声,还是说:“不了。”但又是那么的不情愿离开。借着弯月淡淡的光辉,看着她朦胧的娇美面庞,此刻竟有一种即将与恋人分手的感觉,那么的难割难舍。当时我何尝不想进到屋里,和她好好地呆上一会儿,甚至是一晚。我知道,那晚她丈夫没在家。此刻与她近在咫尺,周围的夜寂寥得发着静音,好像整个地球上就只有我们俩个人。借着夜黑的掩护,真想将她一把搂在怀中,完成我那圆梦的心愿。可是,当我看向暗夜中站立在我面前的她时,朦胧窈窕的身姿却像一尊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像,让我干咽了两口唾沫,那骤然而起的一点美好邪念,顿时随着那两口唾沫被咽了回去。我望着她,她看着我,暗夜中我不走,他也不进屋。
   “今天你挨累了。”为了避开尴尬,我寻找话题,也确实是不无心疼地对她说道。
   “呵呵,是呀,要是时间再长一些,我真怕顶不住啊。”
   “那你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北戴河旅游呢。”
   “那你也去吗?”
   “嗯,我也去,领队。”
   欧阳慧在黑夜里欢喜的一个蹦高,两手一拍,喊了一个‘耶’说:“太好了!”
   没想到,她竟然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似的跳将起来。
   “你进屋里去吧。”我说。
   “你走吧。”她回答。
   “你先进屋去。”
   “不,你先走。”
   终于还是我拗不过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推着自行车,没有骑上,慢慢地往回走着,几步一回头,她也一直目送着我的背影。
   第二天,北戴河的海滩上,阳光照耀着金黄色的沙滩,近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地冲打着脚面,远处海天一线、湛蓝一色,上方有白云漂浮,海鸥伴舞。近岸处,穿着各色泳衣的男女攒在一起,有的在海水里嬉戏游玩,有的躺卧在沙滩上各种花色的遮阳伞下。此时的男人女人都穿着裸露很多的泳衣,毫无顾忌的拥挤在一起,欢呼雀跃着,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欧阳慧换上了一套泳装,竟然是比基尼,那三点式的红色泳装敞露出她绝大部分近乎完美的胴体,让人看了,艳羡中免不了生出遐想。
   她拿了一个像单人床一样大的气垫子,仰卧在上面。我的水性好,就推着她向大海的深处游去。她的兴致很高,一路笑声不断,我们游出了很远,一直到了拦鲨网前,那些在近岸游玩的人们都变成了一个个的小点点。
   我此时看着躺在气垫上的她,紧贴肌肤的三点泳装,仅仅遮住她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她那雪白如脂般的玉体,在阳光地照耀下,闪着水润的光泽,性感美丽,撩人心魄!
   在远离了人群的大海中,看着近乎裸体的她,又让我想起了那个牵魂的梦。真想一把搂住她亲亲的吻上一阵儿,来个大海中情怀,也好了却我圆梦的愿望。可我终究不敢,在没有与她交武汉癫痫病的检查流,没有得到她允许的情况下,我是决不会贸然和强行行事的。但是在大海中游动着,实在没法很好的交流。无奈中,我也只好又一次的忍住了。

共 10090 字 3 页 首页123
北京去哪里治疗癫痫病好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