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一只绣花鞋之完结篇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创意美文

老更夫死了!

酒庄的老高也死了!

两人的死状一样,同样都是被吓死的。

死前尸体前,有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到底是谁,杀了人还有胆子报警,这是公然挑衅警方。

可是这样的事,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在整个枝江城里,已经引起了恐慌。

现在大街上,男人们看到穿绣花鞋的女人就吓个半死。

因为有绣花鞋的出现,就意味着死亡!

不仅如此,老秦还被怀疑成了杀人凶手。

因为他是最后一个见过老高的人。

警局里,灯火通明,邓局看着老高道:“老高,当晚有人看到你,是最后一个见到老高的人!”

老秦和邓局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两人都对对方知根知底,当初两人一起来闯枝江城,老邓混上了警察局局长,而老秦却不喜欢官场的生活,却当了一个说书先生,他说这样自在,这也难怪,枝江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他是老百姓里第一人知道。

如今老秦摊上事了,邓局自然不相信人是他杀的,可是毕竟有人看到了,他们两人喝到大半夜,这也难免被怀疑,所以按照惯例,邓局自然要问一问。

“唉,老邓,我都说过很多次了,那晚我喝了很多酒,喝到深夜十一点多,老高对我下了逐客令,我自然就走了,这后来的事,我怎么知道,再说了,那晚我真的喝了很多酒。”

邓局一听,咳咳一声道:“老秦,我是相信你,可是你……会不会喝多了……”

老秦一听,脸色涨红,腾地一声起身,道:“老邓,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再说了,我和老高是老朋友了,我怎么可能杀他……对了……”

老秦突然想起什么了,道:“昨晚我喝多了,可能大意了,昨晚老高就有些不对头,说话奇奇怪怪的,他说什么孽债不孽债的,老邓,我看这事你可以从老高身上下手。”

老邓自然相信老秦不可能是杀人凶手,老秦除了一张嘴皮子厉害,连杀鸡都不敢又怎么敢杀人呢。

接下来,老邓展开调查,去了老高家里一趟,不过也没调查出什么,因为根据老高的儿子说,父亲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很受街坊的喜爱,而且整个枝江城都知道老高这个人,所以老高也不至于竖立什么仇敌。

至于情杀就更不可能了,老高都一把年纪了,老婆早就死了,情杀排除。

如果说是生意上的事,也不大可能,枝江天水治疗猪婆疯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城里,百年老字号的酒庄不少,老高不过是其中一家,生意平淡,刚好糊口,生意上不至于遭人眼红。

至于第一死亡人,老更夫孤寡老人,一把年纪了,都没有什么复杂的社会经历,都是土生土长的枝江城人,所以也就排除了情杀、仇杀的可能。

不过这就让老邓头疼了,那他们是被什么人杀死的,还有奇怪的报警人,以及神秘的绣花鞋,还有他们死前到底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竟然活生生被吓死?

这让老邓以及整个警局的人百思不得其解,更让整个枝江城的百姓引起恐慌。

然而,老高的事发生不过三天,枝江城西面又出事了。

在枝江城的西面,打渔的李老头,死了。

死因和老高和老更夫的死因一样,然而一波未平张家口市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强一波又起。

李家阿四、老杨也死了,现在一来,一共死了五人,五人全都是被吓死的,死前身边都有一双被鲜血染红的绣花鞋。

如今老邓承受着异常的压力,因为这些死亡的人,不过都是六十岁到八十岁的老人,而且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枝江人,又没有复杂是社会经历,也让老邓头疼,在加上引起了整个枝江城里的恐慌,而且上面也要求在七天之内破案,不然老邓的乌纱帽可就保不住了。

如今老秦心里也是疑惑,说道:“这件事实在是棘手,我们连凶手的杀人动机都没有搞清楚,这样真的是太难了。”

正当老秦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张家大院,一声道:“老邓,其实我们可以从荒废的张家别院下手,看看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指望。”

“对啊,老秦!”

接下来,老秦翻遍了所有的档案,可惜关于张家别院的事,记录的少之又少,不过这也怪不了别人,因为张家别院是清朝晚期就存在,所以记录档案,也是当年清朝政府的事,而且现在改朝换代,属于民国三十二年,没有张家别院的记录,也属于正常。

不过张家别院属于清朝晚期就存在的,而且死者都是老人,所以老邓自然把这件事放在老村长身上,说不定他知道一些事情。

在民国前,枝江城还不叫城,叫做枝江村,当时整个村子的事由村长所管,虽然现在村长差不多八十多岁了,不过找到他老人家,应该能了解当年的事。

不过当老秦和老邓找到老村长的时候,村长却上吊自杀了。

这让老秦和老邓心里十分郁闷,不过也更能证明,当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老村长这才会上吊自杀。

不过老村长一死,事情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黑龙江专治癫痫病的医院,而老秦和老邓分别去问当年村子的老人,总算问出了一些真相。

原来清朝末年,张家老爷是枝江村的首富,经常救济村民,可是私底下张家老人却是一个变态,他一共娶了三房老婆,不过个个都被他折磨的体无完肤,大太太早就不堪重负,自杀身亡,至于二太太也被折磨致死,至于三太太也被折磨很惨。

表面上来看,张家老爷在外人面前受人敬仰,可是私下却是一个魔鬼,也因为如此,三太太实在受不了,跟手下的账房先生好了,在当时女人做出这种事,那是要侵猪笼的。

结果事情被张家老爷知道后,张家老爷十分生气,召集了当时的老村长,还有老高、西宁较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李老头、刘家阿四、老更夫,老杨,这几位在当时,是村上比较说得起话的,大家一商量,就要把三太太侵猪笼,不过当时村长的却觉得惩罚太轻了,因为村长的老婆也是跟人跑的,他心里对这样的事,自然有抵触。

所以就把三太太和账房先生砍掉手脚,做成了人彘,然后在进猪笼,丢在河里淹死。

事发后,老村长因为当年的事自责,以为三太太的鬼魂回来了,因为他知道三太太生前最爱穿红色绣花鞋。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才叫惊人。

因为杀人凶手,根本就不是三太太的亡魂,而是三太太当年收留的一个小女孩阿敏,阿敏亲眼看到三太太当年被跺了手脚,变成人彘,放入河里淹死,在加上三太太这人,生前积善,小女孩一直记得这仇,长大后,利用鬼魂杀人,成功杀掉了,当年的仇人,而阿敏长大后,扮成了三太太身前人彘的摸样,满脸鲜血,这才成功把几人给吓死,不过说来凑巧的是,也许是上天自有因果,这几人身体上,都有高血压、冠心病,或者心脏病的毛病,所以被钝器击伤后,在被猛地一吓,血压上升,心肾激素过多,自然也就被吓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