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如果爱能这么久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传说

   一
   那一年,不,我不希望那一年这么快的到来。我也许是喝多了,也是我自己还在梦境中。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镜花水月,告诉自己相思成蛊,此生并非凉薄。我难以忘记最后那次程娜娜的眼眸,我难以忘记那年秋天,我一抔一抔的黄土洒在程娜娜的墓棂上......
   “她是个好人啊!”我的妻子望着我这么对我说,我点点脑袋,“对,她的确是个好人,她得病之后就没有再做那种工作,她没有害过任何一个人。可是,自己却走上了归途。”
   “你心疼她吗?”
   沉默的妻子今天似乎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想问我,又或者,她对我的情史产生了相当浓厚的兴趣。面对妻子的问题,我点点头,又突然摇摇头。
   妻子见我这般,突然笑了笑。
   “人都走了,你在做这样违心的动作又有什么意义?我又不会再来责怪你,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点了头又摇头,这是什么意思啊!”
   妻子的语气有些沉重,但是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也许她是想知道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很久很久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花,叫做双生莲。这种花一株两叶,并蒂成花,七日之中,一朵花叶会被另一朵吞噬,另一朵则花开旺盛。传说,这种花开在阴阳边界,奈何桥边,是孟婆用来熬制忘情水的药引。”
   “在大学时,我读的是生物学,在翻阅古文资料的时候,在一本藏文的夹缝中发现了这种花的存在,这种花,就开在西藏的大雪山上。”
   我自嘲地笑了笑。
   “那个时候,我自作主张休了学,差点没被我爸打两个大耳刮子。我背上旅行包,踏上了进藏的天路,终于,在塔塔木鲁大雪山的悬崖上找到了这种花。我当时很小心翼翼地将它带回了学校的研究所,可是尽管保温措施做得如何优秀,这种花很快就开始凋零了。”
   我难以想象,程娜娜在临走时的最后一个课堂上,她一如反常地没有乖乖听讲,只是偷偷摸摸地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是一个关于双生莲的故事。
   她告诉我,双生莲本就残缺,一生一花,残缺的那株花叶会将自身的营养全都补给给另外一株,让它越开越盛,剩下的那株就慢慢地开始枯萎逐渐消亡。
   此刻,妻子若有所思地瞥过脑袋,望着这个女人的灵柩,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
   我和程娜娜最后相识的时候,是在市区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医院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找到了我这一个老同学。
   我和我的妻子没有多说什么,我一个人去了医院,当我进入病房的时候,发现程娜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的,双眸空洞地望着窗外的落叶。
   “美吗?”
   “美!”
   我附声迎合道。
   “你又骗人!”
   “小时候你说你最不喜欢的就是秋天了,因为你说秋天的时候,你就不能爬到树上摘桑丫,你喜欢下雪,每次天空飘下白色雪花的时候,你总会说以后要做一个和我一样的雪人。”
   “你还记得啊……”
   我笑了笑,不可置否,算来算去,我和程娜娜已经十几年没见了,说不怀念自然也是假的。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   程娜娜转过了头,她的双眸还是那么的漂亮,如同宝石一样的璀璨,只可惜十几年的奔波让她变得十分消瘦。
   “我给你带了点钱……”
   程娜娜突然打断了我的话,抿着嘴唇摇摇脑袋。
   “我做小姐的时候,确实争过不少的钱,得了那种病之后,陆陆续续花掉了不少,我把剩下的钱全都托医院转给了你,现在估计被你妻子拿着呢!”
   “坏了!”
   程娜娜咯咯地笑了起来,看我一脸的囧样,着实把程娜娜乐得不轻。
   “不逗你玩了,钱还没送出去呢!”
   我轻轻地嘘了一口气,面对妻子和程娜娜的感情,在我的心中依旧有份莫名的愧疚。
   “我这儿还有三万多,也是我最后的积蓄了,我爸爸妈妈比我走得早,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带点东西给我爸爸妈妈,这些年,我这个做女儿的也从来没去看望过他们。”
   我点点头,看着程娜娜递出手的那张银行卡,把她枯黄干燥的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放心吧,回去之后,我会给叔叔阿姨多去拜拜香,买点好东西给他们的,这些钱啊,你自己留着,还是身体重要,不够,我这儿还有!”
   “医生说我留不久了,这卡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程娜娜很固执,硬是将这将银行卡塞进我的兜里,我没辙只有答应了程娜娜。
   “医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我的父母我得了不能治的先天急性心脏病,正是这个原因,我的父母抛下了城市里一切的生意将我转到这个幽静治疗癫痫病有效的药物介绍的小山村中上学。”
   “还记得我那个时候为你讲过双生莲的故事吗?”
   我摇晃着脑袋,又突兀地点了点头,说实话,我这只是轻轻地敷衍了一下程娜娜,毕竟小时候那么遥远的事情我早就已经忘记了,或许吧,我只是想自己为自己造一片美丽的镜花水月,这对我,还是程娜娜都是一个美好的结果。
   “看你这么笨,这么多年来还是没能理解双生莲的传说!”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地点点头,轻轻地摸了摸程娜娜那早已枯干的秀发。这些年,不知道程娜娜究竟经历了什么,让这个本该众人怜惜的“天使”成为了一个堕落在地狱的“可怜虫”。
   “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我退出了程娜娜的病房,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的心不由地抽搐了一下。泛红的眼眶不争气流下泪滴,风干之后,只剩下两行泪迹......
   那天过后,我每天都会去和程娜娜说说话,医生说,她的精神状态比以前好了许多,如果再努力一点的话,也许可以帮助患者度过艰难期,我信了,医生说的话。
   第三天,我带去了程娜娜最喜欢吃的可可巧克力的时候,一个护士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看的出,她的脸上写了哀愁,我整个人此刻被掏空一样,我祈求着最坏的时期不要来临。我随护士拐过了几个弯,到了地底层,我也许知道了怎么回事,因为这个医院的太平间就安置在地下一层。
   护士将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里,在白布旁边在站着四个医生。我直直地注视着这块干净利落的白布,我甚至还有一点希望,这块白布下面盖的是别人,而不是那个小小的天使。
   “程小姐最后做了一个决定,她打算将自己的器官……”
   医生没有多说什么,似乎留了一点时间来给我考虑。
   我脑中如同被挖空一样,双眸空洞地摇晃着脑袋,口中轻轻念叨着。
   “不要,不可以,不要再动她的身体了!”
   “我们尊重先生您的决定!”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眼眶已经充满了泪珠……
   终究程娜娜还是没能熬过那个冰冷的冬天,我心底有丝丝责怪程娜娜为什么会这么没用,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本来如果下雪的话,我还能够带她出去看看她最喜欢的雪景。
   我无奈地笑了笑,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笑容背后藏着多少的无奈和悲伤。我小心翼翼地掀开了白布,望着程娜娜一脸的笑意,整张面孔出落的白皙和干净,也许是哪个护士好心地为程娜娜细心梳理了一遍,我心底里很是感激。我将自己的手轻轻地抚摸在程娜娜冰冷的面庞上……
   我记得那天在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我离开医院的时候,你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话:十岁的时候喜欢的东西,十二岁的时候就不会再去碰了,因为这会让你觉得很幼稚,可是为什么十七岁喜欢的人,哪怕到死了,还会去惦记。
   我还记得那个午后,你闪亮的眼眸直直地盯着我看,我落荒而逃,你笑得很灿烂。我偷偷地躲在门背后,听见了你自言自语的那句话:“你的名字,是我这辈子读过最长的情书!”
   ……
   武汉羊羔疯哪个好
   三
   就是那个秋天,我一抔一抔地将枯黄的落叶堆积在程娜娜的坟土上,你说你这个恶魔注定不属于人间,不过,即便在怎么被不允许,天使都会永远守护在天使的旁边。
   回到家的那一刻,我将事由都告诉了我的妻子,她默默不言,只是对我说了一句话:“你去吧,她头七的那天我陪她再走走。她生前应该也没什么姐妹儿,有的恐怕也是那儿的朋友,最后一次的时候,我去陪陪她……”
   我笑了笑,妻子似乎很看得开,不和这个曾经的情敌争风吃醋,我也乐意妻子这么做。
   离开山上的那一刻,晚霞正对着我的背影,烙下了两个人的影子,我愣了一下,正如二十多年前的那样,晚霞将我和程娜娜的影子慢慢拉长……
   我柔和地笑了笑,望着天边的晚霞,正如程娜娜的笑脸那般美丽璀璨。秋风微微吹过,红云慢慢地开始飘向远方,此刻,我想起了程娜娜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我的家不在这儿,是二十年前的那个小山沟沟里。”
   ……
   走了,散了,一切都结束了。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正巧,不远处的妻子向我招招手,示意我赶紧过去。我轻轻地附和一声,正要徒步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阵曼妙的声音如同清风徐过,轻轻地钻到我的耳朵里。
   “小野,下次,还有机会的话,再来带我抓鱼哟……”
   我杵在原地,愣了半响,当我再回过头的时候,天边的晚霞已经散去了,只留下几片枯黄的树叶飘过我的眼帘……
   我知道,那是程娜娜留恋在人间的垂发,许久不愿离开……

共 327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