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以爱的名义_18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传说
破坏: 阅读:3606发表时间:2014-08-16 21:13:35
摘要:此处,暂且不表那些爱的伟大命题,仅以一个俗世小女人的角度,浅抒一笔爱的絮语,从女儿的立场,以爱的名义,写下这篇文章,以爱的名义,冠以亲人那份微薄的却细水长流的爱。

【江南】以爱的名义(散文) 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爱是世上最美的语言。说到爱,我们眼前展现的,总是那些温暖的画面。无论我们从哪个角度切入爱,爱始终让我们想到春暖花开、春风拂面、同心同德、不离不弃等洋溢着温度与力量的词汇。
   有爱必有情,有情必生爱,情与爱的相互转化、影射、延伸,让爱情、亲情、友情这三股爱的大动脉,像一支清泉,流经世世代代的河流,繁衍了生生不息的人类文明。
   爱,串起上下千年的历史,情,贯通古今的阙阙篇章。有了家国之爱,才会有小我之爱。此处,暂且不表那些爱的伟大命题,仅以一个俗世小女人的角度,浅抒一笔爱的絮西安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语,从女儿的立场,以爱的名义,写下这篇文章,以爱的名义,冠以亲人那份微薄的却细水长流的爱。
   2012年的七月一个晚上,正是夏末初秋之交,天空有着疏星朗月,独自在家随意看电视的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从沙发上拽地起身,惶恐不安地靠近话机,妈妈焦急的声音一下子把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她说:你爸爸在吐血,赶快过来。她的声音因为担忧与恐惧,明显有了颤音。
   没时间多问,更容不得思考,我以箭一样的速度射出门去,更顾不得反锁门。路上,才发现自己穿的是一袭沐后的睡裙,轻飘飘的罩在身上,夜色中,我像个幽灵一样。
   一边向妈妈那里小跑着,一边电话通知了在外玩耍的他,叫他火速赶往医院。好在两家相距就十来分钟,一口气跑上六楼,妈妈早把大门打开,汗流浃背的我,喘息得心脏像要蹦出来。
   客厅里,一脸腊黄的爸爸坐在沙发上,豆大的汗珠打湿了额头的头发,血色苍白的脸在微弱的灯光下,如同蜡染,看着很似虚脱。妈妈无所适措的站立不安,一百多平米的房间里,只有两个惊魂未定的老人,四岁多的侄女已经睡熟了。
   看到我来了,妈妈才在沙发一边坐下去,无疑,我的到来是一支强心剂。看看垃圾桶里那近似于黑色的呕吐物,还散着一些腥臊气,我清理着思维,极力平静地问爸爸:爸,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是吐血还是在咯血?想想,有没有恶心呕吐感?胸口痛不痛,咳嗽吗?
   爸爸平静了一下,想想说:前几天就有少量痰中带血,时有咳嗽,因为也没有感觉哪儿疼痛,所以完全没在意,也不知今晚怎么出这么多血,从口鼻往外涌。我有些明白了,八成是咯血,而不是吐血。
   心中有些气恼为什么不及时告诉我,却也不好埋怨。想到咯血的严重后果,我迅速扶起爸爸下楼,嘱咐妈妈留下来照顾睡觉的小人儿。
   半个小时左右,的士停在医院门口,而他与内科主任也已经站在大站口等着我们了(那晚恰好他们在一起玩)。几句话交代了发病经过,直奔放射科,螺旋CT的高倍扫描中,发现爸的右肺有一团低密度不规则阴影,无疑,这是病灶之因,第一时间把这个情况向妈妈通知了,让她不要着急。
   内科主任随即向我们咨询了爸爸的简单个人生活史,初步确定可能是肺结核,立即收入住院,待液体缓缓地输入爸爸的静脉里,前后时间不过一个半小时,但已近午夜。
   印像中爸爸好像从来没有住过院,身体一向健康,感冒药都很少吃,退休后每天早上起来练拳,下午与就一群老人打打扑克牌,晚饭后散散步,生活相当有规律,怎么突然就咯血了呢?
   看着睡在白色床单上的爸爸,那疲惫不堪的神情,心中又酸又痛,却也不知说什么好。本来他还极不愿意住院的,他一直强调自己除了咯血,胸口也不痛身体也不发烧,住院干嘛?我不知道是爸爸害怕住院,还是真的不相信自己病了。只告诉他,住院没什么的,这是为了更好的观察病情,以防万一。大概这次也真是吓倒了老人,一向不多言却极有主见的爸爸,这次还算听话。
   本想当晚留下来照顾爸爸,但第二天要值班,一身睡裙的我出门之时,除了手机与钥匙,什么也没带,于是打电话给弟弟,原来他还在外面漂。回家后疲惫的我,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
   接下来的一周左右,爸爸每天建立两个静脉通道,其中一个通道的液体限制滴速,每分钟只能滴几滴,非常缓慢,所以几乎在一周时间内,是在持续不间断地输着液体。
   家中只有那么几个人,一下子有了一个住院病人,所有的生活秩序被打乱,一时变得有些忙乱不堪。好在弟弟单位离医院也极近,而我利用上班的空闲时间,可以顺便去探视。
   那阵子,生活很是零乱,我把所有生活用品都带到了单位,奔波在办公室与病房之间,以院为家。虽然对于住院这些事情,看了几十年,完全可以说是熟视无睹了,但事情落在自己家人身上,心中分明更深刻地感受到无论是做为病人,还是做为家属,真的是非常痛苦的事。病人要忍受疾病的种种折磨与意志上的煎熬,而照顾病人,枯燥又无聊,需要极大的细心与耐心。
   这细心与耐心的动力,就是对亲人的爱,若没有这份爱做基础,就很难做到在病房呆着。面对轻者唉声叹气,重者大喊大叫的一群人,还有种种药味,各种汗味,以及病人身上所特有的体味,多种味道杂陈在一起的房间,所以病房从来就是一个让心感到疲倦的地方。然而,当亲情召唤时,所有这些平时无法忍受的东西,在那一时刻,都无足轻重,只有家人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面对那么多住院病人,正是因为心中这份绵绵不断的亲情,让所有人在疾病面前,以爱的名义,向家人伸出了爱之手,给予亲人疾病中最温暖的力量。
   由于一直未能查找到可以确诊肺结核的有力依据,经多方打听,知省城有家肺结核专科医院,对于这样的病有更多的经验,在经过半个月的治疗后,爸爸的病情一时得到控制,只偶尔痰中带血,不再有大咯血现像。
   于是,两张车票,赶往省城,好在那边的亲戚已帮忙处理了前期工作,当晚安住宾馆,虽然几个小时的车程于晕车的我来说,已经非常疲惫,但依然久久不能入眠,心中千万般祈愿,这不是结核,因为若是肺结核,就意味着爸爸至少要吃上九个月的抗结核药,而这类药,对肝肾的副作用较大,我不愿年老的父亲吃这么久的药,更怕药物带给他的副作用对身体的再度伤害,这也是坚持到省城医院检查的初衷。
   第二天,大雨滂沱中进行一系列的检查,虽然到处都在排队,好在也算顺利。第三天多种检查结果出来了,依然没有找到可以确诊结核的有力佐证,我一个个去找专家咨询,却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
   好在回来后,主治医生尊重了我们家属的意见,继续对症治疗,不用抗结核药,所幸爸爸一天天病情好转,精神也一天天焕发新的面貌,家里人悬着的心也慢慢踏实,在出院后的几次随访中,也没有发现异常,让所有人都大出一口气。
   时间如飞,转眼到了2013年,四月初的一个下午,独自在河堤散步的爸爸,突然晕倒在地上,幸得周围人及时扶起,让爸爸安坐于河堤边的凉茶亭,而姑姑恰好路过,及时发现并通知我。
   待我赶到时,满身尘土的爸爸已从晕迷中醒过来,但明显感受到他的意识不够清晰,精神非常差,说话有些答非所问。仍然倔强着不愿去医院,虽然表面上老爸除了那一身弄脏的衣服外,看不出有任何外伤,但我意识深处觉得,这次晕倒绝非偶然,坚持要送他去医院。这一次,CT提示,爸爸是颅内蛛网膜下腔出血,就是通常人们讲的中风,当即办理住院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
   躺在病床上的爸爸,显然精疲力尽,很快沉睡,再一次看到老人就那样睡在病床上,妈妈红着眼眶,我转身进了卫生间,尔后泪如雨下。上一次住院,好歹爸爸神志清晰,虽然生活上需要我们协助,但懂得明确表达自己的意愿,还算可以自理。这一次,没那样轻松了,需要完全卧床休息,手脚都输起了液体,还吸着氧,由于颅内血肿压迫,爸爸时而恍惚,时而清醒,更多时侯,神志处于游离状态,大小便都需要在床上进行,一刻也离不了人。
   那样子把妈妈吓坏了,整天眼圈红红的,只好极力安慰妈妈,告诉她不要急,急也没用,若再把她也急出什么问题来,怎么得了啊。所以我尽可能地用最轻松的口吻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病,爸爸一定会好的。但我心里确实不太有底,颅内出血,这病情一点也容不得忽视,虽然目前看着爸爸也时有清醒,但那病灶可能随时再出血,一旦压迫神经大血管什么的,后果不堪设想,更不知后期的愈后情况,到底怎么样。想到只有我懂得更多相关知识,所以我决定白天可以由家人轮流守护,而晚上,就我守着爸爸,不再要弟弟来换班,24小时守在医院。因为换任何人来照顾老爸,我都不放心,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
   于是,我白天上班,晚上睡在病房,爸爸的治疗完全是持续性的。虽然打着留置针头,不易造成液体侧漏,但因为病情致爸爸极度烦躁,他不肯配合治疗,不时欲从床上坐起,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语,要不就是强行自己拨掉液体,自行取掉氧气管,我深知,这不是他的主观意识,是病情所致。所以只能侧身躺在旁边的陪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生怕一个转身,他就“乱作非为”了,夜里实在困了,就把眼睛眯上,闹铃设置成半小时一响,这样,我就不会睡着了,可以随时观察着。
   中途,不时有亲戚或是朋友们来看望,询问着病情,于心中一遍又一遍地感恩着这份关心。是啊,这是人间最善良的爱,是最真挚的友谊,虽然微小却足以温暖心扉,也足以点燃病人心中坚强的意志。
   由于救治及时,十来天后,病情得到控制,但是,依然不敢怠慢,不敢放松,闹铃还是半小时一响,我生怕由于自己的疏忽而造成老人病情的不好变化,而留下终生遗憾。
   每晚躺在陪床上,我一直身体向着爸爸的方向,看着病床上那武汉羊癫疯病的治疗哪个医院好个多数时候都在沉睡的父亲,却爱莫能助他所承受的苦,心中百般难受。只有尽心尽力守护着,细心观察着,及时发现他的任何变化,猜测他的需要,及时给予处理,心中才略有安慰。
   给他喂饭,为他擦身体,帮他剃着长长的胡子,替他接着大小便,对于一直洁癖的我来说,已然忘记了自己身在病房,只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义不容辞。事后同事们都觉得不可想像,我居然能够去做那样的事。每天每夜,心中一遍又一遍地祈祷着,老爸能早日康复,在那一段时间里,自己居然像个机器一样,不知疲惫。
   所幸病情虽然好转慢,但也一天天好转,让所有付出都值得一笑而过。慢慢地神志转清晰了,可以让爸爸下床了,慢慢地可以让他在室内活动了,慢慢地食欲好些了,慢慢地可以坐上轮椅,让我们推着到外面晒太阳了。
   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治疗,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只需要后期的慢慢调理了,医生说可以回家休养了。一家人,总算又躲过了一场劫难,又可以欢欢喜喜,团团圆圆地围坐一起了,真好。
   这两次老人的生病,让一家人拧得更紧了,也让我深刻感受到,岁月啊,真的残酷。都说严父慈母,其实做为我们家的两位老人,一直都算是慈爱有加,很少有严厉的时候。妈妈性格开朗,爱说爱笑,承担了几乎全部的家务劳动,经常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不舒服,尤其是膝关节有骨质增生,常常随气候变化而痛着,不时吃着药,却每天奔波着。相反,一介教师的爸爸,在印象中,从来不多言多语,对于妈妈不时的唠叨,假装充耳不闻,其实是一直包容着妈妈的个性,于重大问题的决定上,最后拿主意的却一定是老爸,年轻时也一直帮着妈妈做些家务,退休后,一直悠然自得。
   两位老人,克勤克俭,养育了我们姐弟三人,也各自成家立业,我与大弟就在身边,没有大富大贵,却也生活安宁,自得其乐。小弟大学毕业就去了美国,早已成为美籍华人,除了每周的定期电话,凡事鞭长莫及。
   谁曾想,突然之间,身体如此健康的父亲,两次急病,把一家人吓得瑟瑟发抖。是啊,岁月急走,我们何曾注意到,那个脊梁挺直的男人,有一天脚步开始变得蹒跚了,手也粗糙了,脊梁也弯了,反应也迟缓了。
   曾几何时,他是一家的顶梁柱,他是一家人的天,精神抖擞,健步如飞,说一不二。我们长大了,而他们却老了,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一寸寸老去,一寸寸皱纹加深,几乎让我们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
   岁月啊,多么残忍,流光啊,偷换了那曾经熟悉的面孔,仿佛一夜间,他们老了,而我们的心,痛了。但昔日那些顽皮的孩子,个子长高了,弱嫩的肩膀变结实了,坚挺的脊梁能够独挡一面了。
   父亲母亲,我多想说,用我水做的血肉,以爱的名义,做你们身上的一根肋骨吧。让我,代替你们忍受所有的疾病苦痛;让我,替你们承担岁月的风霜;让我,守着岁月陪你们多看几次花开花谢;让我,陪你们一起行走在大街小巷,然后慢慢老去。
   <癫痫的治疗价格是多少br />   后记:几年来,一直游走在文字的边缘,用指间墨韵,记录着生活点滴,感悟着岁月种种况味,却极少用手中的笔,为父母写点什么。因为一直觉得,亲情就是血管里的猩红血液,不需要任何附加的东西去渲染,而那血液,一直涓涓不息,一直温热有加。值此江南同题《以爱的名义》,让我忍不住,想要用最朴实无华的语言,用最自然的情感,写一点什么,然,终于明白,无论我以怎么样的方式,我都无法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寄托心中的那份情感,身为儿女,想说的太多,而做为也是母亲的我,更懂得爱的内涵,不仅仅只是语言,需要的,更是行动。且以这平白的如白开水的语言,为老人,书此浅墨一篇,因为,亲情本不需要任何华丽的铺陈,更不需要任何技巧的手法,亲情本身就是一支血脉,自然而然地流淌在我们的体内。
  

共 504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