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眼光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传说

六叔在年还没有过完,就急匆匆的喊来挖掘机,叫了一批施工队,在自家院里哐当哐当起来。

  我给六叔拜年时,看到六叔在挖树。我说:“六叔,过年不是不能动土的,你怎么犯了忌了?”六叔说:“闲着没事,趁着空闲把这块空地利用起来,修上几间平房。”不说还罢,听六叔这么一说,我才疑惑了:六叔的儿子在省城工作,一家小三口就是过年过节回来几天,这六叔好好地大动土木工程,该不是发高烧了?带着这个疑问我就劝说六叔,“您才退休,眼看着胡子一大把的,六十多的人了。眼下只有一个儿子,儿子又不会来,盖这么多平房干什么用呢?再说了,修建这个事儿,就是您自己全部都包给别人,但是自己也少不得要下一身苦的。这我是自己体验到的。”

  六叔抬起眼睛看了看我,眼睛里有一丝狡狯的光芒,他好奇的问我:“你没听说,附近要修一条快道。”我摇摇头,说:“没有。”六叔给我比方了比方,说从这里到那里,大概就是快道的规划。然后说:“你想想,修了快道,这里不就要成为市区了吗?”我心里想:那要成为市区,该要等到多少年呢?我对六叔的看法仍然持有怀疑。我也不相信六叔说得市区能发展的那么快。因此,我还是力劝六叔,“一动不如一静,趁您自己还能享受享受,有一点积蓄何不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去四方转转,以饱一下自己的眼福。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啊!”六叔沉默,没有反应。

  走出六叔的家,我以为六叔会采纳我的意见,因为毕竟六叔年纪大了,也的确在人生上该享享清福了。我以自己的高见而有点得意。可是,不久,在我刚刚上了班的时候,母亲告诉我,六叔还是动工了。我说我得回家看看,即使自己不能帮上忙吧,也得看看,以表示自己对六叔事情的关心。

  终于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阳光明媚,微风轻抚,我来到了六叔的家,一进门,就听到电夯“碰碰,碰碰”的声音。而六叔呢?正在拿着水管子向电夯还没有敲击的地方洒水。我说:“六叔,忙着呢?”六叔说:“哦,回来了。”我说:“没想到六叔还是干起来了。”六叔说:“活怕做,光想不做能把人愁死,倒还不如做起来。”我只好应和地说:“那也是。”

  六叔再没说什么,忙着喷洒他的水呢!我怏怏不乐的走出了六叔的院子,心里想着:这毕竟还是多余之举。

  六叔的平房在一个月后盖了起来,我和父亲还提着爆竹,酒等前去祝贺。看着六叔修建的齐整整的几间平房,迎着太阳,迎着春风,仿佛刚诞生的生命一样,在向每一个前来道贺的人们问好。我们心里也充满了快乐。

  六叔盖了房子就盖了房子,这在漠不关心的人眼里也就无所谓,但是有些人也就产生了和我一样的疑问:这不是钱烧吗?改了那么多的房子谁住呢?真是把钱糟蹋了!按六叔说得快车道规划,可是过了三个月都还没有实施,更不要说是进入市区规划了。我心里有点幸灾乐祸:你看,六叔,你不听我说,你想的好事到底没有呢?

  谁曾想,半年后,我们村子的一半纳入了高速公路规划,六叔家也被划入了拆迁之列,另外还有几家也在其中,路桥规划工程队根据各家的房屋建筑核算赔偿,由于六叔家里的房屋建筑比较多,赔偿一下子就比其他几家多出了许多。看到六叔拿到了高额的赔偿,其他几家也眼红了,就说:“六叔,你真有眼光。”

  六叔说:“我也没有这样的眼光。我只是想着咱们这儿有市区规划呢!将来呢可以在这里办个图书室,老年人娱乐中心什么的。谁曾想竟然把咱们这里划到高速路了。”因为六叔家被拆迁了,村子上重新给六叔划了庄基,六叔除了盖房子花去了一笔费用,六叔还给村上捐了二十万,建议村上再吸纳点资金,给村子里修上个图书室,老年人娱乐中心等。村子里以及广大村民都纷纷赞同。

  半年后,村子里有了图书室,有了休闲中心,娱乐场等。大家伙又说六叔:“六叔,还是你有眼光,真眼光。”看着大家对六叔伸出了大拇指,我也由衷佩服六叔的举动,以前对于六叔的误解一下子消失了。

张家口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杭州到哪儿治癫痫病好拉萨治儿童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