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爱的重量

来源:唐山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文章
破坏: 阅读:1528发表时间:2017-11-20 10:03:30
摘要:我知道她是善良、苦难的。爱可以爱到放手,恨可以恨到呵护,听她剥开内心的一刻,我有些后悔,我不该让她再次颤抖。

【丁香】爱的重量(散文) 我知道她是善良、苦难的。爱可以爱到放手,恨可以恨到呵护,听她剥开内心的一刻,我有些后悔,我不该让她再次颤抖。
   ——题记:
  
   初识牛姐,她个子不高微胖,净白的脸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却有一层雾气笼罩,乌黑的头发,她说那是染的,细看发根,到处是斑白。我经常给孩子买各种读物,一来二去就对她的小摊熟悉了,也熟悉了周围的卖货人,她们都喊她“老牛”。
   牛姐年龄不大,信佛,只要到佛教日她都会参与,哪怕关闭维以生计的买卖。相处久了,才慢慢了解这个淳朴的离异女人经历了什么……
   牛姐与我一样来至农村,她说年轻时生过一场大病,差一点儿就去了,活过来以后就特别珍惜生活。91年牛姐与李山结婚了,父母都非常反对,因为他们不看好他。牛姐觉得他没有那么坏,记得十几岁时听的广播《少年犯》,里面的孩子只是缺了一个领路人,如果有人能够伸出手,他们都会走正途。这个男人长得精神嘴又会说,只要肯努力日子一定可以过好,牛姐笃定自己的善良,认为她能够改变他的坏习惯。婚后没几天,他就开始赌博,她不断地围追堵截,很长一段时间后,他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已经是扶不起的阿斗,你放弃吧!牛姐默然了,与他约定赌可以但是不能影响生活,日子还是要过的,她不想把他逼得太紧。94年他们从农村来到城郊,一家三口居住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牛姐以为这会是新的开始。
   然而现实不会按你的套路走,当她面对那个从农村赶来的女人时,心碎了,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与她真心对话。女人说她与他认识在牛姐之前,他们也有一个儿子,当时是他的父母不同意婚事,这次是他写信让她来的。牛姐忍痛道,如果这是真的,她选择退出,你们相识在我之前,如果他选择你,我不会纠缠。可是当与李山对峙时,他否定了,他说她是自己来的,他说根本没有什么孩子,你来玩就来吧,我老婆给你做饭你还弄这样的事情……女人失声痛哭,掩面而去。牛姐知道李山在说谎,因为她早就发现了他们的通信,如果不是他给出地址,女人如何会寻来,不过是被她提前发现踪迹,没有来得及安排好。之后的几年里,不断有绯闻被发现,牛姐暗自流泪。
   一日,李山向牛姐要二百块钱,说会还她,牛姐说没有。过了些时日他又提出要钱,牛姐说没有,他说,你要知道,你不给我会有人给我钱,你可想好了。牛姐知道他暗指什么,她说我懂。之后李山不再回家。牛姐找到他,孩子还小你得尽些儿童癫痫有啥征兆责任,一个月不多出你出四百吧。牛姐收到两个月的抚养费后,就没有了然后。由于心情长期不好,牛姐身体出现问题,当她拿着子宫肌瘤的化验单给他看时,他说我没钱给你治病,我还活不起呢。牛姐泪如雨下,她没想过他会这样说,她只是希望他能回家。牛姐想了想,你还年轻我就不拖累你了,我们离婚吧!他爽快同意了,那个家是他的,十年婚姻牛姐带着儿子带着一身的伤,开始飘零度日。说到这些时,她的手已经拿不住东西。
   没有学历,没有特长,牛姐没有再说她是如何熬过来的。孩子成绩不好,中学毕业就出去打工。隔一段时间我去看时,她说孩子懂事了,知道了打工的辛苦又回到学校。我替她欣慰又难过,她又要艰难支撑孩子的学费了。
   几年下来,孩子并没有学业有成。还是照样去打工,我听说他去学刮大白、电工、水暖工……在各种各样的职业中犹豫不决,自己挣的钱入不敷出。有时候我去买东西,也能遇到他在看摊,一米八的身高,很帅气的小伙子,只是目光里隐藏更多的是无奈。
   一次,看到牛姐眼睛发红,追问下知道孩子处对象了,这个坚韧的女人,在我面前哭得很压抑,因为市场中人来人往。家,居无定所,钱,捉襟见肘,孩子的婚事是无形的刀。她知道儿子的对郑州癫痫病都去哪治象是成不了的,可还是感到惶恐,好像失去了精心呵护的宝贝。我劝慰了许久,告诉她孩子终究是另外一个女人的,你要宽心。寻合适的人找一个伴吧,这话提了多年,牛姐皆是一笑置之,如今她迷茫了……
   为了孩子,她咬牙贷款买了房子。刚巧那天我去市场,她正愁得火上房,明天就交款还差几千块钱没有着落,该借的都借了。我从银行取了一万,牛姐只留下急需的几千,对我千恩万谢。我笑着说买房子是好事,这钱你也不用急着还,燎锅底时告诉我一声,我去热闹一下。牛姐说不燎了,都是熟识的朋友,哪里还能再让你们花钱。
   后来听说孩子去学做蛋糕了,虽然定西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没有多少收入但是工作一直稳定着,她继续卖着小百货。有几次去买东西牛姐均不在,都是附近的朋友在帮着看摊,问了问,牛姐的去向,她们说在医院。我吓了一跳,急问发生了什么?众人七嘴八舌地说,孩子爸爸得了癌症,没有人护理,牛姐不但去伺候,还复婚了。
   再见牛姐的时候,她整整瘦了一圈儿,我开口就问,你怎么那么傻啊!她笑笑,也许还爱吧!我忿忿不平,你说你顶着离婚的头衔也就罢了,现在又这个样子,以后可怎么办啊?她说,原本就没想过再嫁,这没什么。然后陆陆续续地说起孩子的爸爸,说是心疼药贵,不让用,她没有同意,为减轻他的痛苦选了好药,明知道无法挽留……她说她问心无愧,说着说着就哭了,这个可怜的女人让我想紧紧地抱着。

共 1988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看癫痫最好的医院den" name="pn2" value="1" />转到